漫步京都清水寺前清水五条坂,总是会不由的被两旁琳琅满目的精美陶瓷器所吸引,也因曾遍布陶房窑元清水烧就此得名。自称只是上班族匠人的“藤田瑞古”在这条竞争激烈的清水道上,又有着怎样与众不同的过人之处呢?

五条坂口(插画_藤木亘

京烧・清水烧既京都的陶瓷器,因陶房窑元能工巧匠聚集于清水寺周边而得名,从桃山时代(1573-1603)开始以华丽优美的釉色彩绘著称,同时京都的宫廷文化熏染下公家、茶人的极高美意识并存,也形成独有的京都陶艺文化。陶艺名工百出竞争异常激烈,没有些许自己独特的设计与技艺,实在难以生存,京都亦因此成为日本陶艺的朝圣之地。

传统工艺师“藤田义孝”雅号瑞古,出生在广岛,家业与京烧・清水烧可以说是毫无瓜葛,高中尚未毕业却已拿到进入金融相关公司工作的内定通知。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当时,被祖母教诲说“人总要有门手艺在身”,随后藤田便利用高三的暑假,前往祖母兄弟经营的京都陶艺工房,开始了一段就此改变一生的零工生活。

匠人想要出师有着不成文的规定,至少需要10年时间,但是藤田有着自己的“战略”。高中毕业后直至44岁独立的那26年间,他的生活简直就是上班族匠人的每天。“时间”是他的意识中的要素,自认起步较晚,就必须如同上班族朝九晚五的丝毫不可懈怠。也许是曾有金融方面的潜质,理性合理不浪费时间的前提下,提高自己的技艺成为他的信条。通常别人一年所学的技艺他半年就要掌握,26年间一心玩转辘轳的执着,从直径一尺大的大皿到猪口小钵,不惧尺寸皆可对应磨练出的技术是他的武器之一。

拒绝与别人相同的不仅仅是在修业中,每日只睡3小时的日子也多不胜数,当其他匠人休息时,他依旧整日整夜的工作。有前辈曾说过“只有时间,不论贫穷或富有,大家都是公平的”,修业时代的勤奋成为他成就今日工作的武器之二。

步入他的工房,有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之感,实际这也是战略刻意而为。拿取工具、材料全部都在触手可得处的设计,亦是下了番工夫的。在匠人间有“比起工作,工作的计划更重要”的名言,开始工作前在脑中酝酿整个过程,是比实际操作更为重要的意思,正是于此他才将自己的工房设计成“便利8分,操作2分”的格局,相对较小使用方便,可更加有效使用时间成为他的武器之三。

藤田以制作瓷器为专又是他的一大武器,将瓷器的技艺发挥到极致一直是他的追求。不仅是清水烧,除此之外的日本其他瓷器流派,急须、土瓶甚至海外瓷器都是他潜心研究的对象。造形之美当不必言说,作为日常生活中的用具,所具备的功能之美而成的器形,更是他注重钻研的所在。清水烧追溯上千年的漫长历史中,无数能工巧匠日积月累才逐渐形成的现今所见的造形,可以以“完美”来形容。藤田一面是对此充满敬意,延续京都的雅致、优美与细腻,另一面心怀不抢夺料理的光彩,而做出设计。“料理是主角,器皿只是辅助,抢了戏份又想如何?“藤田如是说。

关于传统藤田也有着自己的一番见解,“将自己继承的技术知识,融会贯通的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这才是传统”,为什么如此?比如,活跃于江户时期的绘师“尾形乾山”,他将和服中的纹样用于瓷器,当时这种手法称作“非主流”,可是随时间的流逝,证明此方法也会逐渐变为主流,成为当时人所热衷的品类。“为当代而制作不止,随后就会成为下个时代的原型”,传统就是为下个时代而生的“传统”,今天的作品会成为明日的传统。

藤田的作品以纤细优美,将薄胎追究至极限的,施以优美华丽彩绘的食器为多。“京都是公家文化之地,无所事事的公家,尤其是女性不喜好笨重的器皿”藤田继承京都传统文化的同时,运用几十年匠人经验中培育出的技艺,才有呈现出透光薄胎的器皿。如今,藤田已不满足仅用釉药的彩绘来表现他的作品,将涂漆的技术引入其中,不断挑战的是藤田自己的创作欲望,磨练日臻成熟的独有“武器”。(撰文_Will,图片_凄婉职人街

以上内容为Voicer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