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Stellar Works组织于上海举行的日本手作展上,有幸与京金网编网匠人辻徹相遇,本想对他的工艺多些了解,没想被他嘻哈开朗的性格所感染,最终成为一段脱离工艺却很愉快的交谈,新一代匠人的所思所想略窥一斑。

final-6

“长大后绝不做这工作。”
“为什么呢?”
“没有与家人共处的时间、又没有收入,工作毫无意义。”

我们从直率的一问一答开始。当我抛出一连串的问号后,没想到得到的回答是如此的坚定。正处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期时,辻徹看着辛劳工作父亲的背影,换来的却是没有家族旅行,没有更多零花钱,渡过被忽略的童年时代后,他选择了“逃避”无趣生活的现实,离开传统工艺的工房。

final-2

成年后开起专营嘻哈服装店,倒是颇有几分辻徹玩世不恭的本性。销售衣服虽然收入颇丰,日复一日的进货销售中毕竟没有动手创造的乐趣。或许是遗传因子的影响,一次远赴牙买加的采购之行,离开京都的传统街巷后,才有了重新审视父亲工作的机会,从耳濡目染身心感受的传统工艺中逐渐发现其意义所在。

“日本是个流行主导市场的国度,即便是经营成功的服装店也有不测风云。日本人喜好不假思索的接受流行事物,不断的否定过去,不断的创造新事物成为发展的趋势。编网本来是为料理店专用而造,我现在更想让这些用具成为对年轻人而言自然而然的存在”,辻徹如是说。“目前为止的传统工艺依旧是传统的模样,我认为其结果才是传统工艺,随时代进化更新的’传统’,但是日本当代的业内还有保守旧有形态的流仪。“

final-16

以前金网专为豆腐店而做,更适宜长年使用,现在很多年轻人也渐渐喜欢上这些传统用具,理解其中的优点。“随时代的转变制作符合现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生活用品才是我的使命,父亲是工房的’老大’,我只是其众多匠人中的一员,匠人的水平直接影响到工房的形象,我以前就不认真,讨厌学习,但是喜好动手做东西,能满足像我这样喜好的,估计唯有工房吧。有的匠人有自己的自尊心,喜欢预设前提的做出判断。而我却不同,各地的风俗习惯不尽相同,一个形态的用具不可能全都适用,没有到现场倾听的心态,那样的自尊心只能是自我满足而已。“

final-15

“我不是艺术家是匠人,做完一个用具后,要保证持续做出同一品质才行,这才是匠人应艰守的自尊心。” 辻徹言说编制的用具并非事先设计而为,注重在实践中自然成形,考虑怎样才能长时间使用,同样也兼顾怎样才便于修理,结果在没有刻意设计的意图之下,产生了设计的结果。“我其实并不知道设计是什么,但是最近开始意识到,销量好的就是设计,为什么这么说呢,人气用具必定是获得了大众的认可,没有被接受说是好的设计恐怕无人会赞同。当然也不是金钱就等同设计这么浅薄的认知,使用过程中认识并理解了用具的优良,体现出好的设计。我不喜欢有些设计师高高在上的作风,当我穿着嘻哈衣服在东京表参道,原宿等流行标地出入高级品牌店铺时,没人搭理我,因为没人会认为我有能力购买,但十年后我不断学习磨练眼力后,对美的意识也逐渐有所提高。最初年轻人都是如此,看到我的用具都会说太贵,但是随着人生的变化会逐渐了解到其真正价值。没有人天生就懂得一切,再有名的设计师最初也是一无所知,如果从最初关上了门,那将不会有人能入门理解。毕竟我的客人不是人人好读书学习,也不是人人都是设计师,让用具自身去传达自己的意图是需要花费时间与精力的。”

final-14

京都是个传统都市,因传统手工艺而闻名,但传统只是个结果不是全部的思想,他从未曾没想过在从事的是推广传统工艺品的职业,更想扭转大众在这一思维上的惯式,传统工艺实质是创意产业的一部分,也唯世界所承认和接受。“中国也有自己了不起的传统工艺,欧洲同样有传统工艺,并不是说谁的更胜一筹,每种工艺都是当地生活习俗,历经长年累积而成的,都是文化的一部分,相互的交流更具意义。”

final-4

京金网辻先后在京都的北山、高台寺设立了工房店铺,而后又开始了网络销售,辻徹又是怎样想的呢?“当时还处于参观型工房阶段,客人喜欢看着工匠制作,我却异常厌恶这样的做法,我们编网时是身心全情投入的,被自上而下的游客围观打量,能做出好东西吗?”辻徹说到此处略显激动,可以感受到匠人对自己工作的炙热之心。“工房也理应将负责销售与负责制作分开,许多人认为传统工艺还停留在,年长者秉烛劳作于寒风黑屋中的印象,然后去购买就像是为传统工艺尽力了似的。能够很好的将制作销售分离,才能更好的服务受众。开设网店其实也是出于此目的,但是仅仅是在网上看到即买,不是我所乐见的。我在网上也有提及不希望客人是通过网络了解,用具只有在亲手触摸感受之后才能有了解,但是出于别的原因,无法携带或购买时再通过网络购买,如果仅是因为有名或有人气的跟风购买不是我所期望的。”

final-9

京金网主要用于料理用具,全盛的经济增长期曾经有30多间工房制作,而今只剩下不到4、5间,其中尤以’金网辻‘经营出色颇受好评,就此辻徹又是怎样说的。“许多工房都在经济增长期追逐流行,将用具卖往物产店,迎合旅游者的喜好被当作工艺品销售。那些真正需要和使用的料理店却没有人应对,我的父亲认为需要保持技术为真正需要的人服务,没有赶这样的潮流,所以才会有前文中他辛劳的背影,我也是从事了这份工作后才开始理解了父亲。也正是父亲当时的坚持,才能保护这门技术,才有今天我们在这交流的机会,才有了无法复制的独有技术。话说回来,中国常有模仿“学习”别人的制品,我倒没觉得不好,这也是一种技能,就好比最初的模仿是学习的过程,持续的模仿固然不好,但是从积极的角度思考,从此有所发展的话反倒是好事一桩。对我而言也是种促进,假若又有被模仿的用具,那么好我要努力做出无法复制的用具,大度且积极的面对,形成良性竞争难道不是好事吗?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将精力放在磨砺技术上更为有益。“

“三年前母亲去世了,她生前也为传统工艺付出许多,健康的时候要为他人多着想是她给予我的教诲,相同生命的人类没有人出生就是为了寻求苦难,怎样让世界多些欢乐才应是我们要思考的课题。中国人与日本人有不同的感性,但我们同为人类不应在这样的地方有差别。日本是岛国有固有的思维方式,存有害怕改变的思想。”

finalpro

“匠人首先要成为受人尊崇的职业,比如开着法拉利去上班,晚上夜生活也很丰富,才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向往从事这项职业,当然这只是个比喻。中国目前可能是经济科技等领域发展受到瞩目收入颇丰,吸引年轻人朝向该领域,这是中国的发展之路。我认为传统工艺不是为了保护,而是磨砺技术有所发展的。接下来地球村的世界,中国有善于销售经营的人才,自然也会诞生善于制作加工的才俊。中国虽然没有家族代代继承传统工艺的形态,但是中国的制造技术已经是世界水平了,怎样发挥优点长处是应该思考的问题。亚洲各地虽然有不同的文化,却有着相近的习惯,亚洲各地如果能连手发挥各自优势,那将力量无穷,是时候让世界关注亚洲了。”

曾经在上海世博会期间来过上海的辻徹,多次往返中感受到上海的活力,比起人气旅游地,他更喜好深入背街小巷,感受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他想要更多的学习了解中国真实的生活方式,或许诞生的下一个作品就是为中国而作。

final-13

最后为我们演示介绍金网编制过程的辻徹,爱开玩笑的炫耀起左右粗细不同的手臂,因为长年编制金网两支手臂用力不同,才会粗细相异。金网辻的独有技术中蕴含父子长年对生活细腻的感受与观察,菊花纹是为了阖家围炉捞豆腐时,光影微妙呈现出餐饮的欢愉。而年轻的辻徹不断在否定“传统”中磨砺自己的感性,迎接更多的挑战。(特别感谢辻徹先生的协助,撰文_Will,部分照片提供_Stellar Works,摄影_赵小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