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_陈小堂(微博 / 博客

陈小堂,文化撰稿人,生活工作于巴黎。美院毕业后,开始从事服装设计,2009年偶然进入到媒体工作,对杂志和出版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最近在忙于自己的城市艺文系列书籍出版。闲时最爱逛菜市集,买回新鲜食材,做菜的同时也是放松良方。

未标题-33

梦露曾经说过:“如果你不能应付我最差的一面,那么你也不值得拥有我最好的一面。”感觉这句话除了她,放在谁身上都会显得矫情。然而用来形容巴黎,却是再适合不过了。

在巴黎居住,跟前来短暂旅行的闲暇心态,可是完全不同。城市糟糕的治安让人胆战心惊;走在路上,需要时刻警惕着扒手和小偷;排队时还要留心某个穿着得体的家伙“不小心”跑到你的前面。下班高峰时乘搭地铁回家,什么优雅、时尚之类的也都要抛开才可以。法国人都不喜欢贴得太近,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整个车厢都会充满了尴尬的气息。不过话说在经历最差的一面,仍能由衷地说出喜爱,大概可以算得上真爱吧。

当我刚搬来巴黎的时候,常常会跑到离家不算近的图书馆,待上一整个下午,然后在旁晚前离开。我很喜欢有河(或大海)的地方,到外国旅行时,也常常会跑到河边去看看。图书馆离塞纳河相当近,我会在完成工作后,散步到河边吹吹风;或者只是就站在桥上,看日落和河边坐着的成群结队的年轻人。这家原本是座古堡的图书馆,最近闭馆翻修了,我的夏天也因此推迟了15天。

冬天时的塞纳河是相当冷,可是从夏初开始,弯弯的树枝随着风哗啦啦的飘起来,水波也变得温柔起来。从超市买一罐啤酒,坐在河岸边的石椅上,缓缓将书读完,真的是相当舒服。有时候也会跟朋友约好,带上自己做的三明治和沙拉,到河边野餐。从竹篮子里面陆续翻出便携装燻肉、酸黄瓜、番茄、牡蛎罐头和新鲜水果,还有一整盒黄油,抹在刚烤好的法棍上,开吃。载满观光客的游船,一条接一条的从我们眼前驶过。而我们这些在岸上的人们,也被填进了塞纳河的好风光,成为观光客相机中捕捉的好对象。热情的美国观光客,更是会朝我们呐喊,靠在船的栏杆上,发出“喔~喔喔”的叫声——真是非常特别的打招呼的方式。

未标题-1

记得还有一次,跑到餐厅外带了晚餐到塞纳河岸吃。傍晚的潮水开涨,水浪不停地向岸边涌。我们当时所在的那段,是水花能轻易拍到脚边的堤岸,但还是密集的坐满了人。晚餐吃到一半,旁边有个年轻人突然脱掉上衣,猛地跳进河里游起泳来。游没多久,碰到海上巡查队巡逻,往我们的方向驶来,这回可好,浪终于逮到了推动力,狠狠地向我们打来。堤岸上的所有人,赶紧跳起来将啤酒啊、红酒啊、凌乱的食物和私人物品,慌张的移到更高处。非常好笑的是,在海上巡查队走后没多久,一群结伴的鸭子又经过了我们。大家只好相视无奈的笑了笑,赶紧又将所有的东西收起来。而这顿晚餐,就在一阵阵无法预计的水浪、漫无目的徘徊在河边的鸭子、各种打翻的酒和夏天特有的凉爽微风中,神经紧张的吃完了。

不管怎麽说,在塞纳河边喝啤酒和野餐,真是填满了我整个夏天的回忆啊。

 

* 点击阅读「盛夏,让身心凉爽的秘诀」特集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