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起,东伦敦的哥伦比亚路的露天花卉市场,每到星期天都会对外开放。于是一到周末,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便聚集于此,喝茶、聊天,然后捧一束花或一棵植物,带回家装点公寓、赠送友人。这位居住在伦敦的日本自由摄影师Kiyotaka Hatanaka也不例外,几乎每个星期天他都会去东伦敦一带报到。他擅长用照片说故事,一年中,他拍摄了很多从此花卉市场满载而归的人们,有孩子、老人,也有一家三口或是情侣。他们捧着花朵和植物,幸福之情溢于言表。“每个人怀中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植物, 象征着明日的快乐与喜悦,这是既定生活轨迹上的一个瞬间的闪烁,我想把这一刻捕捉下来”,Kiyotaka Hatanaka说。

“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 by Japanese photographer Kiyotaka Hatanaka. Soft natural lighting and Sepia like neutral colored photos of different everyday people holding their flowers and plants they may have bought from the market. These portraits will make you feel warm.

Voicer Interview with Kiyotaka Hatanaka:

你的摄影生涯是怎么开始的?
初到伦敦,我住在当地的寄宿家庭。我们一起相处得非常开心,也拍了很多的照片。一天,我把那些冲印好的照片拿给男主人看,他是一名摄影师。看完照片后,他说,“拍得不是很好······”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这些照片记录的大多是同他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照片有好和不好之分,而这也是我为之着迷的原因。不过,到底什么是好照片呢?恰巧那时我的英文还很糟糕,一知半解的程度。我想了解好照片的标准,所以,我开始有意识地拍照了。一年后,我再次来到伦敦,打算在此长期居住。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我认识了日本摄影师Takay,他经常为《i-D》杂志拍摄。和我的拍摄方式截然不同的是,他总是喜欢在街上拍路人。那些照片充满了力量,于是我问他,能否做他的助手。我决定做一名摄影师。

伦敦哥伦比亚路花卉市场系列是怎么产生的? 平时经常去那里吗?
在伦敦,哥伦比亚路是我最爱去的地方。几乎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去那里。吃三明治,喝一杯咖啡,见见朋友。我还会去花卉市场,买一些便宜的花儿带回公寓。最后我可能还会去红砖巷转转。一般来说,在那些没有安排的星期天,我就会这样打发时间,因为我喜欢那儿的人和氛围。看见人们捧着各种各样美丽的花儿,我想他们应该都在考虑,该把它们放在哪里比较好,或是这些花我可以送给哪位朋友等等。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而这些积极的情绪,让我感觉非常温暖。于是我决定用照片来说个故事,关于哥伦比亚路花卉市场。

你花了多长时间拍摄? 你会跟他们聊天吗?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拍摄这一系列,大约每周日我都会在街道上等着。同一地点,同一时间,只有我一个人。一年之后,我自然积累了很多照片。墙上已经钉不下了,所以我找了一个大盒子来装它们,而那面没有照片的墙看上去很脏(因为墙上有很多之前钉照片的印迹)。在拍摄时,我会和他们聊上几句,因为我不希望我扮演的是一个陌生人的角色。因为,一个日本人在伦敦拍摄,尤其是拍摄个人项目,并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从日本来到伦敦,你觉得伦敦是个怎样的地方?伦敦对你的摄影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人和人之间十分亲近,我可以整天和朋友混在一起,也有时间去见更多的人,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样。而在日本则是截然相反的,我只是去工作,然后回家,仅此而已。另外,伦敦的创意环境也是我所向往的,很多创意人做创意不为其他,只是为他们自己,他们只是在做他们喜欢的事情。所以伦敦的创意非常有趣,我每天都可以接收到许多新点子、新视角和新感受。

你经常为杂志和品牌拍片,对你来说,花卉市场系列和拍摄那些商业作品相比,最大不同点是什么?
其实并没有很大的不同。我同样需要考虑该如何拍模特,思考和他们之间的距离问题。如果不是拍商业作品的话,我可能要去思考另外一些事情。但是共同点都是,我在拍肖像。

说说你的第一本摄影集吧。看上去非常有质感。接下来你还会继续做一些这样的小册子吗?有什么这方面的经验可以给我们分享?
是的,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有一些手工的成分,我们称它为Zing(低成本的自制杂志)。它更小,成本低,小范围出版。有位做艺术总监的朋友在看了我的照片之后,帮我设计了这本册子。成品和我想象中一样,甚至更好。我很喜欢做书,最近我也正在忙着编辑一些故事。

你用什么相机?摄影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通常,我会使用各种不同的相机,胶片的或数码的都会用。不过花卉市场是用一台禄莱的双反相机拍摄的,这是一台经典的小相机,一位朋友在我离开日本时送给我的。我希望用这台相机来制造很多美好的故事。摄影,是我与人相识和沟通的方式。当得知有人喜欢我的照片时,我也会很开心。

谈谈给你灵感的人?
Takay和南·戈尔丁,两位摄影师教会我许多。还有我的家人和朋友。3个月前,我的孩子出生了,我给他拍了很多照片。非常棒!

你还在继续创作其他的个人作品吗?有什么新的计划?
我在做一个关于绵长的青春系列和其他一些记录性的项目,同时我还在整理和编辑在伦敦拍摄的许多照片。

(原文刊载于《新视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