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魅力让英国杂志《MONOCLE》架设网站并且发起全球联署,想要拯救这间东京的饭店呢?(撰文_Johnnie Xu,原文转载自Johnnie Xu’s Medium

 

Tyler Brûlé在英国报纸《Financial Times》周末版的「The Fast Lane」专栏文章“Let’s Save a masterpiece”,所提到的就是Hotel Okura Tokyo。

上个星期,英国杂志《MONOCLE》的总编辑Tyler Brûlé在《Financial Times》周末版的专栏「The Fast Lane」标题是“Blueprint for perfection”,身为铁道迷、企业家、旅行家的他,用了比《MONOCLE》再更平易近人的口吻,聊着自己出国时下榻的饭店,应该是要如何如何,才是心目理想中最舒适的样子,而本周同样的在《FT Weekend》专栏,衔接了上星期的故事,写了这篇文章“Let’s save a masterpiece”,这个Masterpiece是什么呢?没错,就是位在日本的Hotel Okura Tokyo

1-ig07IfiG7A6POmGV6r99yw

《MONOCLE》官方网站一点进去看,就是「Save the Okura」的文章宣传版面

就在2014,这个月的《MONOCLE》7/8月号,在「Design」的专栏中,由记者Fiona Wilson报导了6页篇幅的Hotel Okura Tokyo,标题为“Final Check Out”,直接第一段序文就点名了这间有着1960年代风格的大仓饭店即将改建为现代玻璃帷幕大楼;同时《MONOCLE》的官网也大刺刺的广告写着“Save the Okura”,着实让我察觉到和以往《MONOCLE》给人的感觉非常背驰,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愿意自己架设全球公民联署网站「Save the Okura」、并且占据报章杂志许多版面,只为了让读者们关注并一同支持拯救大仓饭店呢?

Screen Shot 2014-07-21 at 10.35.02 PM

《MONOCLE》首度架设全球联署网站「Save the Okura」,进到该网页后便可阅读在杂志里头的整篇原文,并且还能填上个人资讯签名,拯救大仓饭店。

于是Johnnie仔细地读了该篇文章,并做了简单的翻译,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翻本期杂志,或是在联署网站上阅读被刊出的整篇原文内容。

_MG_2393-Edit

最后一次Check Out。

传言许久的消息终于在五月公开了,那就是许多喜欢现代日本建筑的爱好者非常担心位居东京「大仓饭店」的转型计划。尽管这座饭店已被称赞为经典之作多年,但自从1962年开幕以来,大仓饭店还是非常值得这个称号。但是,2015年9月,我们最深爱的这间饭店将要被老板关闭,并改建成38层楼的玻璃建筑,这是让人非常心碎且无法挽回的损失。

坐落于虎之门的大仓饭店,是非常独特且俱有日本代表设计的建案,回到1964年的东京第一次举办奥运的前两年,大仓饭店落成、开幕了!由充满天赋和来自各方的团体所组成的团队,包括建筑师Yoshiro Taniguchi、Hideo Kosaka、民艺家Shiko Munakata、陶艺家Kenkichi Tomimoto,共同打造独具日本风格传统色彩、形状和工艺现代设计的室内设计。

经过了这么多岁月,至今,游客还是能够走进大仓饭店里头感受六〇年代的东京气氛,那种结合了木头、纸门、吊灯的完美大厅,Tomimoto的巨幅和式壁画占据了整面墙壁,饭店的招牌简洁有力,大厅服务员穿著非常自然的日式和服,甚至还有花道学院所展示四季的花卉。

_MG_2455-Edit

现在如果有人想要新开一间饭店,设计师应该不会想到要包括一间教人喝茶和礼仪的空间或者是日本棋艺的沙龙,不过大仓饭店却两者都包含了。甚至还会有服务生穿着晚礼服和蝴蝶结,在日式花园和酒吧,提供六〇年代非常流行的高球杯。

走进比其他环境更优雅的饭店餐厅「Orchid Room」,这里供应着就像是1964年当时的法式料理Sole Bonne Femme和Wiener Schnitzel,而且在饭店的其它角落,总是能深刻感受到饭店服务人员非常自信而自然的面对客人工作,就像是他们已经在这深根数十年经验的感觉,服务员能够应对来自各方许多的贵宾,并且熟悉那些曾经入住过的客人,今年四月份,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日本时,就是入住东京的大仓饭店。

当后来有许多国际连锁奢华饭店进驻东京时,大仓饭店因为没有转型,因而流失了许多住房的旅客,不过相反的,如果重新思考大仓饭店给住宿者的感受,让人最喜爱的原因正是大仓特别的质感和服务,这就是现代旅行者肯消费的地方,想一想,其实能弥补因为住房率减少而带来的损失。

_MG_2460-Edit

不过还有一点能值得欣慰的是,另一栋兴建于1973年的建筑物将会被保留,Docomomo Japan的负责人Hiroshi Matsukuma,他的工作就是照顾这些现代建筑,当他一开始听到大仓饭店要改建时非常惊讶,不过,会尽量确保将改建的损坏降到最低,因为这里就是最棒的地方、这里有着文化和历史的价值,是未来再也没有办法再造的。

现今的东京居民变得越来越习惯于熟悉建筑物的消失,地震、火灾、开发商⋯⋯等原因,都影响了这些关键。在过去的十年,最惨烈的一次破坏,包括了日比谷三信大楼、羽沢公园、还有可以追溯至1915年的广尾木制住宅、甚至连日本皇族的家园也没办法逃过挖土机的手掌,1931年的白色现代主义建筑中央银行,如果政治家Kunio Hatoyama没有挺身而出的话,也有可能会消失。

_MG_2670-Edit

改变、建设,已经深植东京人的日常生活,改变了市民的想法,但是他们是否有考量到首都的历史和辨识度将会一并消失殆尽呢?世界上最棒的城市之一,东京,是因为他的内容而丰富。
近年来,东京六〇年代的两家饭店Palace Hotel(1961)和Capitol Tokyu (1963),都已经重新整修过,但都是经由非常小心的计划,不让原本经典的样式文化流逝,谨慎地防止历史消失殆尽。
另一个令人钦佩的是,东京获选为2020年奥运的主办城市,政见发表中说明将会使用1964年东京奥运原本存在的场地来运作,其实许多旧有的场馆,到现在看起来都还是经典之作,像是 Mamoru Yamada的「Budokan Judo Arena」、Kenzo Tange的「Yoyogi National Stadium」,当时都是为了奥运所兴建,大仓饭店其实也是为了让战后废墟裡的东京,能够闪耀国际而努力设计而出现,令人感伤的是,如果接下来这栋经典之作消失的话,如果未来任何人对大仓饭店有兴趣想要感受六〇年代的氛围,就必须要看1966年由Cary Grant film拍摄的电影《Walk, Don’t Run》,缅怀大仓饭店了。

_MG_2679-Edit

当然,大仓饭店的重新开发对于经济效益来说是合理的路途(也不用太惊讶大仓一些主要的投资者拥有建设公司Taisei和Mitsubishi Estate),但是问题来了,既定投资者有兴趣的建案太过强大以至于没有人有办法反抗。大仓饭店新的550个客房将会伴随着东京奥运和Rugby World Cup在2019年开幕。也毋庸置疑,新的饭店里头会注入许多日本美学和日本独有的待客之道,可是啊,旧的大仓裡,早就已经拥有这两项东西了。大仓饭店的死亡,就像是失去最好的朋友一样,对我们来说,如果失去Hotel Okura的话,东京,就不一样了。

(Johnnie Translated from Monocle Magazine & SavetheOkura.com)

extra1

 

Voicer微信公众平台试运营,欢迎查找公众号“voicer”或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