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志弘

王志弘,台湾新生代设计师,1975年生于台北。2000年开始以个人工作室承接设计案至今,以平面设计为主,领域涵盖各类书籍、电影,及表演艺术活动等宣传制作物。先后于2008年、2012年与出版社合作,自创INSIGHT、SOURCE书系,以设计、艺术为主题,引介如佐藤可士和、荒木经惟、原研哉、草间弥生、横尾忠则等人之著作。设计作品曾六度获台北国际书展金蝶奖之金奖、香港HKDA Design Awards葛西薰评审奖与银奖,并入选东京TDC。

以下全文转载自瀚文堂(由香港字体设计师许瀚文创立,致力于中文字体尤其是繁体字体推广的Facebook社区。

 

山本耀司 服を作る:モードを超えて

《山本耀司 服を作る:モードを超えて》

.

日語字體與中文設計--嚴峻環境中的慎重選擇

回想昔日還是以平面設計工作維生時,自己碰到純中文的案子便會擔心(註:在香港,設計師從歐美接到的案子並不會少;當然,即使目是在地客戶,英語也是必然搭配),因為中文字體線條處理往往都很不濟,加上造型呆板,除了家傳戶曉那幾套字體外,其他的,基本便沒有人在用--這是香港設計界的現況。在臺灣呢?

在誠品書架上吸引我注視的《海海人生!橫尾忠則自傳》、《白》的書籍排版、海報;京極夏彥的《幽談》等多部作品,以至最近的《符號帝國》、《字型散步》、《製衣--山本耀司》等,或許題目不感興趣,但從敦南誠品的樓梯爬到門口,覺得吸引而充滿設計感的書籍,總會包含他的作品。

在我眼中,志弘是華文圈內其中一位中文文字設計最出色的設計師。

從自己觀察發現,最近兩年志弘對日本字體多加運用,特別在標題上。這令我想到這是否跟中日字體存在基本素質差異有關。為此我直接問志弘。

「日語字體真有那麼好用嗎!(笑)」我「質問」。「我電腦裡的中文字型其實不多吧,我相信大陸跟香港有ㄧ些好字型的,只是我手上並沒有這些東西而已。(笑)」志弘說。

談到字體,志弘再細想一下,神色比剛才稍稍凝重。「嗯,我想最初使用日本字型大概是零三年吧。也沒有誰教我這樣做的,只是遇到困難時,自然會發展出ㄧ套對應方法--無論這方法是不是正統的。」他笑說。「臺灣的中文字型在細節處理不好,在需要放大文字時,缺點就會曝露出來。我當時發現日文字型裡原來有不少漢字可用,雖然不足以排版,但製作封面主標題已經足夠,所以才開始選用日文字型。」志弘的看法,該有不少設計同業共鳴。

中文字體開發時間極漫長,與其等待好字型某天誕生,設計師大多已經發揮自己的創意措施,以繼續為客戶、作品保有最高素質產品。中文排版、中文設計,與其他語言的設計師相比,從來不是一份好差事。每一位在現有嚴峻文字環境中,只要能夠設計出色中文設計的設計師,都值得我們致敬。

自己當時立志從事字體設計(內文字體設計、明體、黑體設計),也是察覺到這種現像,希望有一天,可以改變「中文字體難用、細節表現」不好的問題,總有一天,我們不用再為中文字體擔驚受怕,我們的母語文字、在地設計,最終為我們帶來工作上的安心感。

 

背影的記憶,長島有里枝

《背影的記憶》

.

「我們需要太多太多『好用』、『堪用』的好字型」

志弘的工作還會涉及其他語言,像日語、歐文,我還想知道他對中文字體的一些抽象思考、技巧吧。

「中文真不好排呢!歐文好讀、好排,只要手上有對的字體,很快便可以構想出不錯的版面了。」我說。「大量、或巨大的中文字並不好設計,好壞得要看文字本身是哪些字了。」志弘道。

編排好不好做,還需要碰運氣,看遇上哪些字呢。要是是兩個、四個字造型都四四方方的,就是一項難題。

志弘續說:「要將中文排得好,就必需要能夠了解手上的文字是甚麼造形,該用甚麼方法『料理』它。」就像「令」字呈棱形、「書」字是長方形等等,無論造「漢字」還是使用「漢字」,便必須要考慮到這些要點。

志弘又認為,我們需要很多很多「好用」、「堪用」的好字型,猶如是一項永不止息的要求。他更強調能有ㄧ些中宮較緊、有明顯中文型態的字型,特別是黑體。

他續道,「中文字本身四四方方,筆劃既多又笨重,難以符號化。我們還常常需要處理雙語(中歐文搭配、中日文搭配等等)結構,這讓我們在執行上增加不少難度呢。」

10410432_677737402324953_9210563597959905238_n

《為甚麼設計》

.

中文字型製造者與使用者、閱讀者的期望落差

今天中文字四四方方,背後有很多技術考量。

除了對於小字號(內文字、註釋大小)的辨識度、閱讀性外,更多是開發商、製作廠商在生產的考慮,而不是出於用家、閱讀者意願。

在金屬活字時代,一個字重中文字體動軏萬字,大量的金屬燒製、刻模,可以想像需要很多人合作製作才能成事。要是中文字以方塊形式展示,那麼整體風格更容易以單一標準統一,在品質檢查時也更方便經由不同文化背景、知識程度的員工去合作處理--中文字體的美感,就在文字的個性高度受限後流失了。即使今天造字軟體、技術大解放,這流弊還是至今不改。

至於筆劃設計等,以往造字師傅都是工匠,在工廠內只屬於工人階級,對於筆劃的線條或文字的結構或許熟悉,可是要將字體調適至符合平面設計師、用家的期許,在今天看則應該是字體設計師的工作。

10682302_886317538075585_2137600679998484698_o

.

那怕中文缺陷連連,貫徹美感足以破除所有障礙

「即使了解到背後有原因,礙於產業的運作、加上大部份人已經『適應』下,難以全面改變這局面呢。」我說。「這是事實,還是ㄧ種認知上扭曲,ㄧ時也難以釐清吧。」對於中文字體,志弘表示感慨。

不過,他卻並沒有像我一般採取拒絕態度,畢竟,在要完全根除問題前,生活還得要過,工作還得要做,他心中的美學,還得要透過各式各樣作品去貫徹。「找到ㄧ種合乎標準與兼顧中文美感的排版基礎,是我ㄧ直在貫徹的事。」他說。「這不是用拒絕使用外文可以解決的事,所有的文字結構、排版方法都應該在自然的演化中發展,我們只要在過程中不斷關注品質就可以了。」

貫徹自我對美的追求,不就是志弘從退伍、多封履歷信被拒收,到今天獨當一面下所賴以成功的奧訣?只要對美的追求清晰,就會用盡手上方法去達成心中所想。

後記

與志弘對話,可以感受到他冷靜、心境澄明,憑思考能夠洞悉世情的人,卻暗地裡抱持有一股熱血,透過自身力行去改變世情,也是為甚麼他一直走到今天,能夠特立獨行於世的中心思想。洋蔥設計家賢(Andrew Wong)愛說「The Man Himself」,正好適當形容志弘跟他的事業。

访谈 Interview|王志弘(Wang Zhihong) 上辑

 

wecha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