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Li Wei),1976年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祖籍山西省右玉县。2001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2007年参展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2008年《大地》北京奇遇花园咖啡馆“摄影如奇遇”摄影展。2008年《大地》参展柬埔寨吴哥国际摄影节。2009年《大地》宁波空空间艺术机构《篝火─中国青年艺术摄影展》。2009年《三峡》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三峡!三峡!》摄影展。2009年《大地》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向西向西》谷仓西部摄影师作品联展。2009年《大地》参展叙利亚阿勒坡国际摄影节。2009年《大地》北京BALANCE摄影展。2009年第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家乡》摄影展。现为自由摄影师,工作生活于北京。

Voicer interview with Li Wei

怎么想到拍摄《大地》系列?想传达给观者怎样的信息?
出发点很简单,就是想拍摄家乡。我的主题是当下蒙古族人的生活和文化变迁。拍摄方式上是比较散的,有点像美国摄影师Alec Soth拍摄《眠于密西西比河畔》那种,不是想专门的讲一个故事。而是想拍摄这个地域的景观,人物,甚至细节什么的,每一幅影像都可以独立呈现。

你本身是内蒙人,多年后再回到家乡,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我在呼和浩特长大,呼市就是北方一个中等工业城市。关于草原,我并不太了解。回到家乡并且拍摄家乡,实际是我寻找自己的心灵归属,我想每个人成年后,都有这样一个历程。

整个项目拍了多长时间完成?拍摄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事?
《大地》这个项目我还没打算结束呢,看自己的经济情况吧,看是不是能坚持再拍两年。经历的这些事情都会塑造你,2010年1月在东乌旗,坐班车从道特出来,想去旁边一个叫查干诺尔的小镇,于是就在草原公路那个路口下了班车,拍了几张照片后就快傍晚了,等了好久都没有去那个小镇的车,天逐渐黑了。自己开始有些害怕,因为室外气温夜里会降至零下三十度。我只有不停的活动腿脚,一直招手搭车。总算搭到了车,上车后司机一直开玩笑,说小伙子你在外面再待几个小时会冻死人啊!

在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你就有明确的计划了吗?还是在拍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
项目开始时候,大概的拍摄方式和内容心里都已经有些底了。当然,因为2008年,2009年,到2010年我已经第三年了,这几年对于整组照片的编辑和拍摄思路是有些调整的。

你用什么相机拍摄?用座机拍摄来摆拍, 你会刻意引导被摄者吗?
我用中画幅胶片相机,叫玛米亚 RB67,是个比较笨重的俯视取景相机,所以我取景拍摄会慢下来,照片也会更宁静些。对于被摄者有的是抓拍,有的时候和他们打个招呼就说想拍张照,很多牧民们都会同意的。

你喜欢拍摄普通人,他们的什么最吸引你?
普通的牧民们都很善良,也愿意和你说话,一般问问他们养多少头羊,今年草长的怎么样。这些人不像城里人,他们很质朴,呈现给你的正是边疆地区人们真实的情绪,真实的生活状态,这些最让我感动。

你会不会担心看你照片人会被表面的民族/异域特色所吸引,而忽视了你想要表达的内容?
被民族特色和地域文化吸引很好啊! 我这个主题就是拍摄当下蒙古族人的影像,呈现了他们的生活和文化变迁。本身这个项目的意义就在于此,我想大家觉得它好看,也是由于内蒙古本身的影像稀缺性,大家看得新鲜。

你辞掉工作做这个项目的拍摄,在中国这是一件极其理想主义的事情。当时是怎么下定决心的?你觉得值得吗?
我想这个时代还是有不少人愿意过有些理想主义的生活。实际你只是选择一条路,怎么都是一辈子,可能这条路更艰难也更充满未知数。有期南都周刊文章里写“知识分子的用处何在?”列维·斯特劳斯回答是:“把精力集中在他所选择的道路上。” 具体当时怎么下决心?那也没什么了,就是上班上到腻烦。做摄影最终我还是觉得值得的,我想比起中国老一辈搞纪实摄影师,我们获得成功会更快些。

你在北京多少年了?有没有想过要回去?
我是1997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2001年毕业后就一直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结婚也好几年了,我应该会在北京生活。拍摄家乡内蒙古是我长期来做的一个项目,回去可能还是不习惯的。

(原文刊载于《新视线》杂志,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