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海弟,还是个坐在化学实验室里从事质检工作的理工男,却一直对木头怀有深深的情感。在海边长大的他,从小就喜欢用木头做各种玩具,海边的许多造船厂也常令他驻足。

“当你把喜欢的事物装在心里,白天夜里做梦都会想到。我觉得人本身就是一个磁场,在不知想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以后,我遇到了我的老师苏中海。”怀着对木头的一片赤诚之心,海弟拜师学艺,从鉴定木头开始学起,到如今专职从事木工创作,用十年时间打磨技艺。“我在木头里看到世界”,海弟说。

鉴定木材副本

海弟在鉴定木头

木头标本1副本

木头标本

中国人很喜欢木头,却并不了解它们,于是他开设了微信公众号“说木头”与大家分享木头的知识与知识。最近,海弟也在积极准备自己的木器品牌,非常期待。

IMG_9325

海弟用古代铁力木根据自己的手做的小雕刻“山”

5D3_0141

海弟近期新作

.

Q&A – Voicer X 海弟

Q: 你大学是学食品专业,有一个怎样的瞬间让你想要去尝试跟木头相关的事情?
A: 大学毕业之后,我又去中大学习了艺术与设计,也居住在广州美院附近。在我工作的地方,天天都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进出口产品,这其中就包括木头,我看着那些木头,就很想去接近它们,搞清楚它们是什么叫什么来自于哪里,后来又碰到了我的老师苏中海,便沉下去了。

Q: 在什么时候下定决定,要将做木头”作为终身职业?
A: 这不是一个时间点,而是一个过程,慢慢慢慢的熟悉它、了解它,就想好好的做下去。

亭1

亭3

为画家白父七十大寿设计,用来装画的盒子“亭”

Q: 你跟木头打了10年交道,现在才开始准备做品牌,你认为到了什么时候,可以说自己是一名木头匠人了?
A: 一直到现在,我也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不懂的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这个世界上木头种类那么多,就像我们人一样,每一种都有自己的性格,中国是用木的大国,可是对木头的了解却少之又少,也比较杂乱,我的朋友都鼓励我去做点事情,我自己也非常热爱艺术、设计,这么多年后终于想着去做看看。
现在,在哪里都能看到匠人这个词,其实这是个好事,说明大家心里面有了这个美好的愿望;可是确实它也有被滥用的嫌疑,它有一个很基础的标准就是时间,你得真正得热爱,投入进去,才有成为的可能,我觉得自己跟匠人还差得远,我会努力,好好踏踏实实的做,去接近它。

Q: 木头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A: 好多啊,每一种木头的构造都不一样,我能在木头看到世界。现在做了说木头的公众号,经常有人发照片来问这是什么木,我总是不太知道怎么回答,木头的鉴定不是看花纹的,是得看它的细胞构造,认认真真的看,核对标本才能得出一个负责人的答案,它是要求人静下心来去了解的。现代人最感兴趣的就是什么檀”、“什么花梨”、“什么酸枝,急切的想知道是不是诸如此类的木头,好像不是这些就没有什么价值,可是在我看来,只要用对了地方,每一种木头都是最好的,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它的这些特性都非常的吸引我。

5D3_0157

书签3

海弟用收集古材柚木和纯卯榫结构制作的书签“檐”

 Q: 通常来说,你做一件作品的过程是怎样的?大约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A: 我做作品可能跟别人不一样,别人拿到木头就开始做了,可是我是总鉴定木头开始的,我自己去找木头,鉴定它们,按照它们的秉性来做东西,强化它们美的部分,让木材本身的特性也更多的在作品里彰显。之前我做的大都是抽象的艺术作品,更多的是感受,感受这种东西很难形容,你心里有那一股子东西,用木头这样的媒介去表达,把它冲冲出来。时间也不定,有时候几天也下不了一刀,可有时候那个感觉对了,能非常酣畅的把我想表达的表达出来。

Q: 在很多人看来,做木艺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你觉得枯燥吗?你最享受的部分是什么?
A: 没有枯燥啊,我很享受它,这么多年了,我依然很享受与它们的对话。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a8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a8 preset

茶盘

Q: 你早期做比较多的是装饰性比较强的工艺品,最近看到你在梵几销售的木器更多是生活用品,功能性更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在未来五年甚至十年,你会进一步去探索什么?
A: 其实我很早期的时候,就开始用木头做实用器物了,只不过大家没有看到而已。那是在0708年的时候,哈哈,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这股木匠风,我就自己做着用,也送给朋友,什么勺子啊筷子啊碗啊盘子啊等等,这些东西都一直用到现在。后来读艺术,自己非常热爱,就开始艺术品创作了,不过,我觉得它们都是相通的,都是创作的过程,并且也不能很明确的把它们隔开。
现在在梵几销售的木器,其实很多也是原来的作品,譬如小山、纸镇等,这些东西的功能性是相对模糊的,它不是很具体的干什么的,需要想像力。说实用性的话,小山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笔架等;纸镇是一个多面体,是我的一个艺术作品镜子,我觉得纸镇只是它一个附加的功能,它其实是有更多可能性的,我们需要更多好玩的东西。接下来,我会尝试更多的可能,利用对木材、工艺的了解,去尝试更多的东西,慢慢来吧,很多东西才刚刚开始。

Q: 你说过爸爸也是手艺人?受到爸爸很大的影响吧?
A: 我爸爸是做风炉的,就是最传统的、现在基本上都淘汰了的那种,他用最传统的方式做胚,最传统的方式用柴火烧陶。他是一个乐天派,什么事都不着急,天塌下来当被盖,一辈子不争不抢,他就在他那个小工坊里勤劳的干活,到现在基本上没销路了,他也天天起一大早去,早出晚归,在工坊里喝茶听潮剧一边干活,这样的画面一直留存在我的脑海里,我觉得我的性格里很多东西都是来自于他的,我很感谢他。

摄影_杨弘迅,梵几

「China’s Creator」栏目 将持续报道具有独创力与开拓精神的“中国创造”的品牌与创造者。希望通过Voicer的力量,让更多的人看到和了解中国优秀的原创设计,让好设计持续发声。欢迎发邮件(pinko.zhao[a]qq.com)给我们推荐/自荐:)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