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Matthias Schaller坚信,调色盘与画家、画作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调色板是画家艺术创作的抽象景观,亦是一个窗口,让我们有机会走进他们的创作世界。于是,从2007年起,他遍访欧洲和美国的博物馆、私人基金会和艺术家的亲戚以及收藏家,为当代绘画大师们的超过200块调色盘拍摄了“肖像”。

除了特殊的纪念意义和历史性之外,从这一块盘面都包含着非常多的线索,诸如画家的绘画习惯、笔触、用色等,不是每位画家都用满整块板的,你看修拉和毕沙罗的调色盘,他们都只用一侧。你倾心的画家的调色盘长什么样?快来找一找。
picasso

毕加索(Pablo Picasso)

梵高(Vincent van Gogh)

梵高(Vincent van Gogh)

莫奈(Claude Monet)

莫奈(Claude Monet)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

保罗·高更(Paul Gauguin)

保罗·高更(Paul Gauguin)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

亨利·德·图卢兹-罗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亨利·德·图卢兹-罗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穆夏(Alphonse Mucha)

穆夏(Alphonse Mucha)

透纳(J.M.W. Turner)

透纳(J.M.W. Turner)

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修拉(Georges Seurat)

修拉(Georges Seurat)

阿列克谢·约尔恩斯基(Alexei Jawlensky)

阿列克谢·约尔恩斯基(Alexei Jawlensky)

维亚尔(Édouard Vuillard)

维亚尔(Édouard Vuillard)

埃米尔·诺尔德(Emil Nolde)

埃米尔·诺尔德(Emil Nolde)

保拉·莫德索恩-贝克尔(Paula Modersohn-Becker)

保拉·莫德索恩-贝克尔(Paula Modersohn-Becker)

波纳尔(Pierre Bonnard)

波纳尔(Pierre Bonnard)

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居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

居斯塔夫·莫罗(Gustave Moreau)

卡米耶·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

卡米耶·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

卡米耶·柯罗(Camille Corot)

卡米耶·柯罗(Camille Corot)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

乔凡尼·塞冈提尼(Giovanni Segantini)

乔凡尼·塞冈提尼(Giovanni Segantini)

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

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