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连听到两个喜欢的姑娘说,梦寐以求一盏Michael Anastassiades的灯,心里跟着默默点赞。他的灯,有谁会不喜欢呢,​任何一盏都令人目醉神迷。今天就一起来认识这位为光打造移动雕塑的设计师Michael Anastassiades。

922

casa-casarin-web6

选择设计灯具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它有两种状态:被开启/被关闭。这样它也就有两种不同的环境和性格。同时灯的不同色彩和光晕也非常诱人,它在不同环境下产生的阴影以及它的可移动性都让我很有设计的灵感和冲动。

String-lights-by-Michael-Anastassiades

159

1024

string-lights

塞浦路斯设计师Michael Anastassiades曾在伦敦皇家学院工业与工程设计专业,毕业后进入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1994年创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

mc1-mood

helene-binet-mobile

他的灯是艺术与设计的完美结合,多以基本的直线、圆形为基本元素,结合重金属的材料,光线柔和却有着非常强大的存在感。他为灯具的“不稳定性”感到着迷,他一直在探索,如何将光源照明与结构力学平衡统一。

moonlight2

moonlight4

秉持小批量制作的方式,他倾向于跟有着独特生产技能的小型家庭作坊生产合作,虽然产量不高,却更能理解设计师天马行空的想法,在工艺上也更为精益求精。

tube-wall-light-brass-index-picture-photography-edouard-auffray-michael-anastassiades

tube-wall-light-brass-photo-edouard-auffray-0-9mb-michael-anastassiades

NOWNESS曾探访过Michael Anstassiades位于伦敦的极简的大宅,这让人感觉像是一个秘密基地,设计师Michael Anstassiades在遥望伦敦滑铁卢车站的轨道时如是描述起自己的家以及工作室,我并不介意火车发出的噪声,因为我对穿行的人群更感兴趣。

设计师这一居所是个收藏了大量动能灯光雕塑以及有着极致摆设的艺术品的宝库。我非常奉行比例主义以及事物周围相关的空间。曾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深造土木工程的Anastassiades透露说——如今他的作品已被MoMaVictoria & Albert博物馆永久收藏。

unnamed-3

unnamed

作为意大利灯光专们品牌Flos的著名合作人之一,Anastassiades1994年请到了自己的好友、比利时建筑师Wim de Mul来操刀这一兼容工作与居住两大功能的空间,并旨意在其中展示自己的创作,其中包括了他的舌尖——乳白色的球状灯轻置在金属底座的边缘之上,给人临界于稳坐和坠落之间的微妙之感。

tip-of-th-tongue

get-set-brass

michael-anastassiades-02_mbf

我对设计中存在的不稳定性感到兴趣。在可移动的系列中,一切事物都是先具有完美的平衡,但一当身边的空气中有了丝毫的移动,灯具就开始移动。那时你就能意识到所有事物的精妙。

litlineswebsite

michael-anastassiades-06_mbf

你从何处找寻灵感?

我对剧院、精神分析学和人类行为非常感兴趣,所以我总是从它们身上找灵感。我很关注使用者和我早期作品之间的心理关系,比如说,我的反社交灯(Antisocial Light)只在完全安静的时候才会亮起,当你开始说话,它就会逐渐变暗,所以你必须要尊重它,为了让它提供光亮。它创造的是一个复杂的关系。

social-antisocial-light

social-antisocial-light-2

你如何看待人和灯之间的关系?

我们看一盏灯,最开始看到的是很实际的,就是它能够被看到。白天你有阳光,到了晚上,你需要其他的照明方式来继续自己的活动,这是照明最早出现的原因。有一次,我从我父亲的一个建筑师朋友那里听到一句话,一直铭记于心:他说,“总有一个原因,让日与夜存在在世界上,我们不应当努力让其一去替代或模仿另一个。”这让我明白了一些更深层次的道理,也不仅是解决一个实际问题那么简单。有很多的元素可以让灯变得很特别,甚至超越它原本的照明功能,它是一个非常诗性的、强大的媒介。

michael-anastassiades-lighting-2015-1

e113d18316acf5bc90fd4439d3fd5aee

img_08

本文视频和部分文字来自NOWNESS(微信号:NOWNESS_OFFICIAL),已获NOWNESS授权。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