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的日本摄影师莲井干生(Mikio Hasui)有一座令人艳羡的几何木屋,这座几何木屋建于2000年,是Mikio的私人宅邸兼工作室。在这座由坚固的实木构筑而成的木屋中,莲井先生的生活起居在二楼,一楼则设置了工作室、冲洗照片的暗房等。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351-930x620

FVF-Mikio-Hasui-3

FVF-Mikio-Hasui-17

在这座几何木屋中莲井先生置办了一套1960年代的Altec Lansing(奥特蓝星)音响。40多年前的莲井先生,曾为了成为一位萨克斯风演奏家而勤于练习,并且频繁地光顾会放爵士音乐的喫茶店,那些店铺里都会配备巨大的音响系统,并且用很大的音量放音乐。莲井先生将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好音响视为梦想,这个愿望直到他五十几岁终于实现。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319-930x620

FVF-Mikio-Hasui-12

在对媒体的对话中,莲井先生曾提到他对于传统日式“喫茶店”的情愫——咖啡与香烟环绕,一坐便是几个钟头的传统茶室。在他的精心布置下,几何木屋里汇聚了各类他钟意的物件:爵士黑胶唱碟、相机胶卷与暗房、在自家厨房烘焙的坦桑尼亚咖啡……莲井先生似乎在这座几何木屋中重现了他心中挚爱的喫茶店。

2

3

通过这座几何木屋的报道,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这位年逾花甲但品味出众的摄影师。当我们去了解莲井先生的履历,除了这一座蜚声海外的几何木屋外,他60岁之前的人生亦是极尽精彩。莲井先生1955年出生于东京都,大学时代主修的是社会学科,但修读三年后便退了学。此后师从Takeshi Moriya学习设计,并于1978年加入日本设计中心。莲井先生做过唱片设计、开过广告公司,最终从1984年开始自学摄影。四年后,莲井先生便举办了自己的首次摄影个展,正式成为一位专职摄影家。

FVF-Mikio-Hasui-1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3811-930x620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755-1600x1066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821-1600x1066

成为摄影家的莲井先生开始拍摄各类商业摄影与纪实摄影,譬如与新潮社杂志《03》合作拍摄一系列名人肖像、参与为UNIQLO拍摄的广告等一系列摄影活动。2004年莲井先生为雀巢咖啡拍摄的《夏日香气》广告获得日本ACC(全日本广播电视广告联盟)颁发的特别奖与最佳拍摄奖。

雀巢咖啡《夏日香气》广告系列

名人肖像系列

Giorgio-Armani

Giorgio Armani

Stephen-William-Hawking_1

Stephen William Hawking

Wim Wenders与黑泽明

Wim Wenders与黑泽明

导演编剧-Federico-Fellini_1

Federico Fellini

今年恰好60岁的莲井先生在接受访问时说,他在这一年想做的就是为自己的人生按下复位键(reset button),重新出发前往纽约去尝试新的生活。对于摄影,他亦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方向,要求自己尝试去摆脱传统摄影的风格与方式。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644-1600x1066

Freunde-von-Freunden-Mikio-Hasui-2621-930x620

前两年莲井先生曾在iPad平台推出自己的写真集《Peace Land》的数字版本,在App Store仍然有售。另外莲井先生的若干写真集亦可通过日本亚马逊购入。

《Peace Land》

fukusha-037142

fukusha-037141

fukusha-037217

fukusha-037173

fukusha-037175

fukusha-037190

fukusha-037196

fukusha-037207

IMG_01

IMG_02

IMG_03

IMG_13

IMG_15

Q&A by FvF

Q:你将如何向并不认识的你的人介绍自己?
A:我首先是一名摄影师。我做的所有事情中最核心的部分是摄影,因此我给自己摄影师这样的头衔。这样是对我自己最直截了当的形容。但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摄影师,甚至我根本没学习过艺术。我从来没有为哪一位摄影师工作过,担任过助理之类的工作。对于摄影,我完全是自学成才的。但正因为我没有任何学院派、科班出身的背景,所以我又不会太在意给我套上什么样的头衔。摄影是我用以交流沟通的一种语言。除了摄影师之外,我还是导演、艺术家和设计师。

wl16-1000x749

白景(White Landscape)系列

Q:当你在做纯粹的商业摄影而非个人项目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是你拒绝妥协的?
A:我会问自己,那是否是真实的自己。如果我不能以自己真实的状态去完成它,那我就不会接受这项工作。有的人能将商业项目与自己个人艺术项目区分开来,而我做不到。无论商业项目或个人项目,那都是真实的我。即便是商业项目,如果你以正确、舒服的方式去做,你依然可以从中找到一些值得去爱的成分。对我来说,只要是我做出来的东西,不管商业还是个人的,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至今仍然在进行商业项目。

wl1-1000x749

白景(White Landscape)系列

Q:当你拍照时你喜欢将人作为对象,或是自然风光?
A:我都喜欢。每个人在看到美丽的日落的时候,心都会被那美景融化一些。这只是自然现象,可为什么我们都会被这样相同的方式打动呢?我认为这原因写在我们的基因里。这是在我们人类的基因里就写就了的程序,是我们与生具来的,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本能。我曾经抗拒去拍摄日落之类的照片,因为不管拍多少张那看上去都像是明信片上的照片。而现在,我让自己只跟从内心和直觉去拍照,不去考虑构图、角度、色彩色调。我拍日落的照片,但我希望能让它有些新意,是用最直接纯粹的双眼看到的。在那之中存有创新的机会,我是这样想的。

SDIM1703

《森の印象》系列

Q:接下来的打算?
A:我打算前往纽约去进行我的下一个项目。我申请了艺术家的签证,如果情况理想的话,我将一致往返于纽约和东京。如果我真要去纽约了,我得逼迫自己说英语。今年我就要60岁了,我想我得给我的人生按下一次复位键。但这并不代表我要停下在摄影和艺术这条路上的脚步。这很难用语言描述,这有点儿像是要把一些黑白的东西逐渐赋予色彩的过程。我觉得我可以走到下一个阶段了。我想试着去放弃固有、传统的摄影形式,慢慢走向一种更新的状态。

SDIM1806

《森の印象》系列

撰文_言玖,图片版权_FVF,莲井干生(Mikio Hasui)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