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大仓饭店(Hotel Okura)将要推倒改建为玻璃幕墙大楼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座落成于1962年的大仓饭店是诸多日本建筑设计爱好者心中的不朽经典,辅一开幕大仓饭店就担负起1964年东京奥运会接待世界宾客的重任,直至去年4月,大仓饭店亦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访日时的下榻之选。8月31日,是大仓饭店本馆推倒改造前的最后一日。

hotel-okura-sign

140715072428-main-image-entrance-hotel-okura-horizontal-large-gallery

hotel-okura

这座令《Monocle》杂志都想极力拯救的酒店

2014年夏天,英国著名杂志《Monocle》在其官方网站及杂志刊载了一篇名为《Save The Okura》的文章,甚至架设起全民联署的专门网站savetheokura.com。这一举动使众多大仓饭店的粉丝扼腕叹息的同时,也令全世界更多并不了解的网友和读者意识到,东京存在着这样一座可视为文化瑰宝的饭店。

大仓饭店建成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前两年,至今已经度过了53年的风雨历程。由建筑师、民艺家、陶艺家等众多艺术家共同打造的大仓饭店,将日本传统文化元素和氛围与现代酒店需求完美结合。从建筑材质、软装陈设、色彩的运用,甚至服务生的和式着装与谈吐礼仪,无不令人沉醉于1960年代东京的时代感。

Okura Tokyo Lobby3

hotel-okura-lobby

IMG_3129

Okura Tokyo Lobby1

OKURA0515-cloak-room-service

OKURA0515-ballroom-wall-detail

当年贴切的呈现,如今看来仍是毫不刻意自然而然的彰显,这便是大仓饭店令人难以忘怀的部分。同时包括了饭店著名的“Orchid Room”餐厅,茶艺空间、棋艺沙龙以及日本花道无处不在的体现,都使得大仓饭店与后来不断进驻东京的连锁奢华酒店形成区隔,独树一帜。

OKURA0515-bellhop

OKURA0515-graphic-wallpaper

OKURA0515-hallway

OKURA0515-lobby-shade-detail

OKURA0515-orchid-bar

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规划甚至自然灾害,东京居民已经习惯于建筑的消失,建筑的改造与重建之时也都会有融入日本美学和日本待客之道的考量。可对于这二者皆是与生具来的大仓饭店,《Monocle》的形容是:大仓饭店的死亡,就像是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一样,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失去了Hotel Okura,东京,就不一样了。

长达300天的纪念活动

出于对大仓饭店本馆改建前的纪念,饭店官方发起了一场名为“This is Okura”的300天纪念活动。这场活动从2014年8月30日进行到2015年8月31日饭店正式改建前一天,在活动logo的下面有一行slogan,大致译作:哪怕只有1秒也好,Okura。这场活动分为四个阶段,分别囊括了饭店纪念品的限量发售、婚宴主题中对Okura饭店纪念元素的置入,征集广大顾客心中最美的大仓饭店的图文等等。

detail-1

其中活动的第三阶段(2015年4月1日-2015年8月20日),名为“被Okura当作珍宝的东西——人、空气、季节、食物、和的精神,全部都在这里”。在这个活动阶段,大仓饭店以慈善活动的形式,将饭店内珍贵的名画、器物等整理,再改建前进行展出。其中有趣的活动还包括了“传说中大仓饭店的私人Disco舞厅复活之夜”,邀请10国驻日大使夫人参与的庭院派对等等。通过或欢乐或珍重的活动,大仓饭店亦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饭店本馆的怀念。

detail-2

在最终章开启新篇章,大仓饭店的最后一天

这是大仓饭店改建前的最后一天,在东京即将再次举办奥运会的前几年,大仓饭店将迎来它的重生(或是永别?)新的设计师,即是当年设计大仓饭店的建筑师Yoshiro Taniguchi的儿子,Yoshio Taniguchi 。饭店的房间数将从408间增至550间,房间面积也将从平均30-33平方米增至48-56平方。Yoshio的设计手法无疑将使这座历经了53年洗礼的东京之宝愈发现代、简约利落。虽然已有媒体和从业人士猜测,无论如何大仓饭店将永远失去原本以纯熟的传统工艺、复古的情调为基础的魅力,但我们在纪念大仓本馆的离去时,也不妨期待它是否会以令人惊喜的形象重生。

hotel-okura-sign-detail-tokyo

今夜,在大仓饭店将举行最后一场音乐会。在300天的纪念活动中,最后的阶段被称为:“超越最棒的——在最终章开启新篇章”。

撰文_言玖 图片_Travel Leisure, Casa Brutus, Hotel Okura website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