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摄影师Karl Blossfeldt一生大约拍摄了六千张植物照片,而现在仅存的只有几百张。 Karl Blossfeldt所有主题毫无例外都是植物,但是这些植物却失去了它们自身的特性,它们不会散发芳香,没有色彩,毫无植物惯常给人的触感。叶片、枝条和花朵通通被抽象化了,变为对称的几何图形,在灰色的黑色的背景上,有时它们甚至能够获得金属的质感,像是雕塑一般。本雅明在《摄影小史》中写道:“Blossfeldt拍的植物相片令任叹为观止,他让木贼变成古代的石柱样式,蕨类有如主教的权杖,栗实与栎芽放大十倍后成了图腾柱,而起毛草就像哥特风格的纹饰。” RP-F-2008-51-2170-4副本 RP-F-2008-51-2170-5副本 furosemide indication RP-F-2008-51-2170-6副本 RP-F-2008-51-2170-9副本 RP-F-2008-51-2170-12副本 RP-F-2008-51-2170-17副本 http://cialisdosage-reviews.com/ RP-F-2008-51-2170-18副本 Karl Blossfeldt不是摄影师,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他真正的兴趣并不是摄影,而是植物。最初,他使用一架自制的木质摄影机为植物拍照,作为制作植物雕塑的创作素材,这也能够解释为何他照片中的植物会如此这般抽象。 RP-F-2008-51-2170-24副本 RP-F-2008-51-2170-25副本 RP-F-2008-51-2170-29副本 RP-F-2008-51-2170-32副本 RP-F-2008-51-2170-33副本 RP-F-2008-51-2170-37副本 RP-F-2008-51-2170-38副本 RP-F-2008-51-2170-49副本 RP-F-2008-51-2170-55副本 RP-F-2008-51-2170-56副本 在1890至1896年期间他参加了一个在意大利的项目,为绘画班收集植物材料,在此期间Blossfeldt开始系统的记录植物标本图片。1898年,他在皇家艺术学会和手工艺博物馆开办绘画讲座,从那时起他就把照相机作为得心应手的工具,观察和捕捉旁人未曾觉察的细节。他常常摘采路边的野草作为观察对象,并且把野草自然的生长、成熟、枯萎、死亡,植物细部的精确特写都忠实的记录下来。在他63岁的时候出版了摄影集《Art Forms in Nature》,这本书成了当年的畅销书,从此一举成名。 RP-F-2008-51-2170-62副本 RP-F-2008-51-2170-63副本 RP-F-2008-51-2170-67副本 RP-F-2008-51-2170-68副本 RP-F-2008-51-2170-69副本 RP-F-2008-51-2170-70副本 http://cialisdosage-reviews.com/ RP-F-2008-51-2170-71副本 RP-F-2008-51-2170-74副本 RP-F-2008-51-2170-75副本 RP-F-2008-51-2170-76副本 RP-F-2008-51-2170-81副本 RP-F-2008-51-2170-86副本 RP-F-2008-51-2170-88副本 RP-F-2008-51-2170-93副本 RP-F-2008-51-2170-94副本 2 RP-F-2008-51-2170-95副本 2 RP-F-2008-51-2170-98副本 RP-F-2008-51-2170-99副本 RP-F-2008-51-2170-100副本 RP-F-2008-51-2170-101副本 RP-F-2008-51-2170-102副本 RP-F-2008-51-2170-106副本 RP-F-2008-51-2170-107副本 RP-F-2008-51-2170-112副本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