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OUTSIDE BEAMS”是服装品牌beams专为户外爱好者专设的栏目,介绍各类与户外有关的人、单品和生活方式。第13期中,他们采访了时装设计师、户外品牌“…..RESEARCH”主理人小林节正。

从山野的户外生活到为狱囚设计制服,小林先生用自己的视角分析并构建起对时装的理解,将活力注入品牌并受到诸多好评。这次,来到小林先生在长野县某处的“秘密基地”,一探究竟,看看他的“真实生活”究竟长什么样。

18

11
a-1

正如品牌名“…..RESEARCH”一般,服装和装备的细节,舒适性和易用性,以及随着使用年数增加所消耗的部分,这些都属于小林先生“research”的范围。为了“验证”,在小林先生的秘密基地中能看到的多数产品,都是已被使用好久了的状态。这里除了作为户外产品的测试场以外,这里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为开发新的户外商品而收集信息。

跟随小林先生一同进山,看看这个神秘的山中基地在他的生活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2

3

4

5

6

首先,从与这片土地的相遇开始说起吧。

小林先生:“2000年的时候,我开始考虑要做这个场所。原因是当时去美国参加了一个叫‘fish‘的活动,它是一个all camp in的户外活动,会场设置在缅因州的一座深山里。从波士顿出发,大约8小时的车程,仅仅去参加就已经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更别说后来在那次活动中遇到的各种参与者给我带来的冲击。那群人被称之为‘DEADHEADS’,穿着花色扎染T恤的有钱人,开着自己的豪华巴士来到会场。后车厢里还堆满了segway。带着如此奢华的装备,这些有钱人们却穿着破破的T恤,自由地享受着音乐,这种极富落差的画面感,使我又震惊又羡慕。回国后好一段时间,我像他们一样,大声地放自己喜欢的音乐,一边好似悠闲地生活,但其实一直都在思考有关于露营场的事情。就在那时,我看了一本作家田渕義雄的书,得知有个被称之为‘日本的yosemite’的地方,于是就决定在那里打造一个自己的极乐天地。顺便一提,田渕義雄先生也住在这里。”

13

16

17

刚买下这块地的时候小林先生没有任何计划,并且当初这里只是片茂密的白桦树林,不过也正因如此,给了小林先生足够的自由度,从零开始任意拓展。

小林先生:“在山里寻找土地最重要的一点是,周围没有人并且得是一整块区域。若不然,我们很难做到真正的自由,分享土地的话也容易让人将都市生活代入。我完全不会去想象这里完工后的样子,按着自己的camp style慢慢发展,在各种区域划分和配置的问题上,我也会询问建筑师朋友,请他们一同参与完成。比如说木材用一轮车来搬运,地面要制作成斜的等等。正是这些点点积累,才有了现在的这个秘密基地的形成。地板的大小是根据我爱用的the north face的大型帐篷完全张开后的尺寸所搭建的。基地建成至今约有7年的时间,但我觉得自己仍处于一个适应状态,还没有完全习惯这边的生活和环境。从最初短暂的帐篷生活到最后的格局确定,虽然一直做着小小的改动,但已然满足。现在回想当初的选择,我觉得这绝对是正确的。

14

20

23

7

从震惊身穿扎染T恤的怪咖们到现在的数年间,小林不仅一手打造了自己的理想之地,也从这数年的山野生活中得到许多产品开发的灵感。

小林先生:“在这里生活,总体来说是非常不便利的,最简单的,热水得用柴火去烧。好多普通生活中我根本不需要去思考和花力气的事情,在这里你都得重头开始做,其中所消耗的体力更是不言而喻。不过,在这种不便之中也存在着我们所追求的生活中最基础的东西。来到这里以后,我发现相比装备和衣服的设计感等表面性能,体验并理解‘过日子’是怎么一回事更加重要。我与田渕先生成为邻居,从他那学习到好多知识,好比说在这里生活你所需要常用的必备工具等。如此一来,不仅与平日的都市起居拉开了距离,更多地实验了有趣的生活方式,也有时间与心情去思考,究竟怎样的生活才是真的,这些过程给到我的快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另外,山野生活对品牌的产品制作部分的影响也很大,跪地工作时裤腰的张合尺度,口袋的位置制定等。城市生活中已被丢失的种种都让我在这里捡了回来,过去那些凭我的意识开发的产品被拿到这里来使用后,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于是我将这里作为一个修正所,改善那些使用上有缺陷的产品,也更新自己的存档。真的是非常好。”

25

27

26

9

10

在说到山野生活的魅力时,我们得到小林先生的意外回答——“浪费”,但正因为这些被浪费的行为与时间的堆积,支撑着小林先生走到现在。也可以说都市生活中这般无用的“浪费”,正是户外活动最惹人喜爱的地方。

小林先生:“在体验过‘fish’的现场后,我还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五万人在同一个地方,住在各自喜爱的帐篷里,聊着各种愚蠢的天,观看着同一场演出。客观的说,在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相当的‘另类’,换种话说,我们来到这个场所时就被赋予了责任。好比野营场里,在租借完场地后我们就开始产生责任了,不做危险的事情,小心火烛发生等等。作为欢愉的代价,这点责任我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所以,像我这般需要大声放音乐听的人,为了不打扰到别人就只好找个只容得下自己的场所。想要过自己的‘另类’生活,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如此一来玩的也尽兴。但同时相应地我们需要自己劈柴,点火自给自足。只不过一旦回到了都市,这些本领不论我们多拿手,都是无用浪费的存在。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这些都是非常不得了,可以说是伟大的行为。”

30

31

22

35

野营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你可能会特别期待,也可能去了之后发现那里真的什么都没有,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们用新的视角去观察自然,体验在自然中度过的每一分钟,尽情享受这些‘没用的时间’”。

翻译_梦梦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