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有这样一个人,他视别人的日常丢弃之物为珍宝,经过些许改造,使其重获生机。八年前,这个叫长冈贤明(Kenmei Nagaoka)的平面设计师,用一个司空见惯的honda废弃坐垫作为素材,组装上简单的金属支架,重造出一把舒适耐用且极具现代感的椅子。连他都没有想到,这把长的像昆虫一样的新椅子竟在日本大受好评。他并非想要做出什么一鸣惊人的创意设计,制作这把椅子的初衷恰恰很简单——为了能够继续使用罢了。在他看来,任何东西都有继续开发的潜在价值,哪怕在别人眼里,它只是个没用的垃圾。2000年,他在东京开设了一家商店D&DEPARTMENT PROJECT,专门出售二手的生活用品和再造旧物。

D&DEPARTMENT在店内进行了无印良品的买回与再贩卖的实验,探求未来能够以“第二春为前提的设计家具”等新商品开发的可能性。

他坚持“不生产”的理念,认为“好的设计是可以再次循环使用的”。此刻我们正身处一个物质过剩的时代,科技发展不断的加快制造速度,物品更迭如此迅疾,人们在消费-丢弃-再消费的牢笼中迷失了方向,大量物品尚未等到发挥作用之时已沦为垃圾。伴随着物件的改朝换代,很多东西也随之丢失了。正如朱锷所说:“被消费的物质量和对它的认识是成反比的,对‘量’的肯定就意味着对‘质’的意识上的冷漠。”长冈贤明提倡“不生产”的理念,在“生产-消费”这一逻辑中,弃绝了“生产”这一端,他以“不生产”的方式反思消费文化。他认为物品不应该只是消耗,更应当珍惜。

“re”,不只是旧物重生,更是一种对生活的重新审视。他提倡“永续设计”( Long-Live Design),即物件的可循环性,他以“想再一次拥有”的普通物件作为考量标准,经过简单的改造和包装,更长久的发挥既有物品的价值,继而影响和审视现代人的生活。他坚持以废材再利用的家具创作,将老家具结合设计的角度并赋予其新的价值,然后当作实际家具使用并销售,这类例子数不胜数:富士山下一所小学几近废弃,他们回收了所有的课桌椅,在椅子原有的基础上,加上了四个做工精良的轮子,然后卖给发廊,结果,2000多把椅子全部售罄;他以6000日元的价格回收无印良品的桌子,经过一番修复之后,还可为他人所用。即使新桌子价格比原先番了两倍还不止,却令消费者趋之若鹜,这让他看到了“循环再生”的希望;更有趣的是,他还派人四处搜集用过的品牌购物袋,擦擦干净贴上标签,继续使用。D&DEPARTMENT PROJECT就像一个中转站,维持着循环再生系统的生生不息。D&DEPARTMENT PROJECT同时保证,所售商品均接受再次回收,他们希望藉此改变长久以来被流行和时尚左右的日本独有的消费循环社会。

USED-G企划:以商品回收店的角度,从日本优秀设计G-MARK获奖的商品中选出让消费者能再次买下的GOOD DESIGN商品,并和回收价格一起公开。  

与此同时,“re”已经逐步发展为了一种新兴的创意产业,已可持续性为己任,利用再生资源创造全新的美感与价值,重塑人们的生活。即使物件的生命已尽,或许也可以通过功能的转换接着循环使用。16年前瑞典Freitag两兄弟用废弃的卡车篷布、二手汽车安全带和脚踏车内胎缝制出了世界上第一个轮胎包,正是这些最基本的材料令这只包拥有了坚固、防水、环保的功能性特质和独一无二的设计感。包的表面依然残留着脏兮兮的使用痕迹,你可以把它到处乱扔,放在地上也不会心疼。

原研哉曾说过:“从无到有自然是一种创造,但将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种创造 ”。Re-think, Recycle, Re-design, Re-make, Re-use⋯⋯实际上这一切最终都落实于一件事情——重新审视和设计我们的生活。

在1960年代日本生产商竭尽全力的生产“全世界通用的标准”的产品,那个时候诞生的产品,多是简单而品质优良的普通物品。D&DEPARTMENT将在那个时代背景之下对生产创造的精神内涵发扬广大,并落实在重建当时传统工业上,这就是60 vision系列。

Voicer interview Kenmei Nagaoka / D&DEPARTMENT PROJECT:

为什么你对旧物如此着迷?它们的哪些特质吸引着你?
我并非是特别喜欢旧物或者年代久远的东西,仔细探寻Long-Life Design的产品就会发现,只是碰巧在某个年代生产的商品特别多而已。

D&DEPARTMENT将所售卖的商品定义为Long-Life Design?什么是Long-Life Design?
意思是能长久使用的东西是好东西。人们追逐最前端的流行商品,然后在下一个流行到来时舍弃掉。这是一个很短期的消费循环。我希望人们能够停止这种做法,过一种全新的生活,珍惜身边一切可以再利用的物品。

从一个旧物迷恋者,到一个经营者,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以无印良品为例,它们开发了大量的商品,也废弃了大量的样品,所以我想如果社会上有一家二手店,像古董店一样,将收购旧东西加以品牌化的话,那么这个社会也会跟着起变化吧。我原本知道许多日本制造商有许多二手商品,于是便去找到他们,问制造商品是否有库存,是否有再生产的可能,于是才有了今天的60VISION。

你们通过哪些方式进行回收?对于回收的旧物的筛选标准是什么?
有的是从客人或者关店的店家那里买来,但大多数还是从再利用商店里买来的。以 Long-Life Design作为商品的选择标准,如果一个商品有即便是5年以后也可以售卖的信心,我们就会买下然后出售。

“再次无印”项目的想法从何而来?为什么特别指定回收无印良品的桌子?
我们刚开始开店的时候,客人要买的最多的回收家具就是无印良品的,无印良品的家具有着普适性的设计,它们是最适合再利用的家具。

回收之后,这些桌子会进行再加工吗?
除了一部分概念作品以外,基本上不会对其再进行加工。只是把它们打扫打磨干净而已。

消费者对那些通过废材再加工的家具的接受度怎样?
再加工的工程有SAMPLING FURNITURE系列的本田(HONDA)凳子,再利用学校书桌做的相架等等,这些工程作为表现D&DEPARTMENT概念的作品,都非常有人气。

60VISION是一个关于日本当地传统工业的保护和发展项目,它的出发点是什么?如何选择合作对象?
60VISION是一个重新审视企业自身,考虑企业自身特质的工程。60VISION品牌推广活动是从三重县开始的,最初我们收到三重县的窑业实验场职员的委托,为他们开展演讲会,宣讲现在日本制造业所面临的问题。与此同时,我们自己也意识到了日本地方工业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随即有了后面的活动。目前日本制造业、地方工业面临的问题是:以中国为首的亚洲诸国,以大量的生产力破坏了价格体系,日本国内产品难以获得合适的定价,比起产品品质,产品竞争的重点在于价格。因为人们都在模仿热卖商品进行商品开发,每个公司都在制造类似的商品,所以商品变得渐渐没有原创性。我认为最理想的合作制造者需要确实具备生产耐用、用坏可以修理的技术。

D&DEPARTMENT在去年一共卖了多少产品?销售收入能够支持未来的运作吗?
销售额是不能公开的,我们的商业利润的增长还刚刚在起步阶段。现在我们开展的设计活动和企划展,要花费企业的商业利润。

D&DEPARTMENT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今年4月,D&DEPARTMENT鹿儿岛分店将会开设,这是我们的第6家店铺。 另外去年12月我们创刊了设计旅游书《d design travel》,1年发行4本。第一期是北海道,第二期会在4月出,主题就是鹿儿岛。未来最大的计划是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一个个地设立D&DEPARTMENT,与当地的优秀工匠合作,开发属于当地所独有又兼具Long-Live Design精神的生活感产品。

如何平衡商业和环保这对矛盾体之间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商业和环保并不是对立的,况且,我认为在接下来的时代里,经营商业是当然的事情,这个同时,也要考虑环保,该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原文刊载于《新视线》NO.94,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