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7年的第一台凤凰傻瓜机开始,咖小西就一直在用镜头捕捉着自己眼中的世界。八年来记录下的每一个瞬间:烈日下不愿掐灭烟头的手指,深海中某个转身离去的背影,在咖小西看来都不是告别的姿态,它们重构出一个布满诱惑的新世界,他称之为“酒精星球”。


01
咖小西的摄影集《Never Say Goodbye to Planet Booze》

Q:为什么会成为一名摄影师?

A:以前我只是个拍着玩的爱好者, 2007-08年的时候,每次看演出的时候我都会带个傻瓜机,2009年的张北音乐节拍了很多。纯粹觉得好玩,几乎国内乐队我都拍过了。第一台相机是凤凰牌,99块,拍了三卷在演出现场就坏了。第一次被称为摄影师也是在2009年,当时我帮北京的一个朋友诸妙妙拍日本作家乙一。后来帮Adidas拍了陈冠希和陈奕迅,还有我最喜欢的SUBS乐队。之后又过了二年,我就专心做摄影师了。


01
咖小西作品

Q:到现在仍然还是用胶片拍摄吗?

A:现在用数码比较多。但《Never Say Goodbye to Planet Booze》这本影集里的都还是胶片的,12年到15年的作品。

Q:有人说,如果你问摄影师,最喜欢的相机是哪一部,很多人都说是手边最近的一部,但我发现你平时手里没拿着相机。

A:我是从今年开始才不常拿相机的,哈哈。之前一直拿着,见人喝醉了就拍。这个主题一直持续到现在,比如上个星期去Shelter酒吧,看到很多很酷的小青年,我没有相机,就拿手机拍。不拿相机的时候就会错过很多这样的瞬间,但错过了也就错过了,现在我不太刻意追求这种瞬间的捕捉了。


01, 02
咖小西作品

Q:这本影集的主题是“Never Say Goodbye to Planet Booze”,它的中文翻译是“酒精星球永不别”。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A:其实当时也起了很多名字。大家都知道我拍摄的主题是年轻人,我的第一本书有个词是青春——Youth(《A Fragment of China’s Youth》),但一个词总是出现就没意思,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就想了“酒精星球”这个东西,“Never Say Goodbye”是一个状态。其实也是一个比较随意的名字,但是大家看了这个名字,应该就能想到这是有点疯狂的、地下的。


01, 02
咖小西作品

Q:你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吗?

A:本来以为现在的年轻人都听EXO,但发现他们也在听我们听的音乐,尤其是听电子的年轻人,非常厉害。我发现,听乐队的年轻人和听电子乐的是两拨人,去电子乐派对的都是时髦小青年,拍起来更好看。他们跳舞都跳的特别好,衣服都闪闪发光。

Q:其实你观察到的是人们对自己生活方式的表达。

A:对。你拎着啤酒站在罗森门口,也是挺年轻的。而且别在十点之前睡觉。


01, 02
咖小西作品

Q:你认为你拍的题材会年龄的限制吗?随着年龄的增大,拍摄的方向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A:不会。(年龄)增大可以尝试的东西更多,更包容。现在的方向是偏艺术和时装,但不管怎样我都坚持尽量只拍摄自己喜欢的照片。

Q: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你的风格有受到他的影响吗?

A:最早肯定是Terry Richardson,他对我的影响太深了。 影集的内页设计也是向他那本著名的Terry World致敬,不过我自己加了一些中画幅的照片,他不拍这个尺寸的。现在喜欢很多摄影师,推荐Chikashi Suzuki, Tyrone Lebon和Harley Weir.


01
咖小西作品

Q:如果用三到五个词来形容你的照片,会是什么?

A:Authentic, Raw, Bold, Snapshot & Nude。

Q:这本影集里,最让你难忘的是哪一张或什么故事?

A:大家可以翻一下书里的第一张和最后一张:脱帽的杜可风和奔跑的上官哲,一个有意思的首位呼应。这本书里花费了我们不少心思,封面就做了十几个版本。我请了三个朋友来做不同的封面,没图片的封面,布面上贴图片和纯手工的涂鸦画布,基本上想尝试的手法都用上了。


01, 02
咖小西作品

Q:如果可以自由选择,你最想给谁拍?

A:菊地凌子,还有Wiz Khalifa。

Q:请推荐几本你最喜欢的摄影集。

A:推荐三本吧。一是我至今都还没拥有的(言由有一本),日本女孩HIROMIX的第一本影集;Mark Borthwick的Not In Fashion , Closing Ceremony书店的evan知道我喜欢转让给我;还有Terry World, 我拥有的第一本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