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京都」

摘一片京都风景,偷偷夹在你的笔记本里。
干燥后,温水泡开,烦闷时服。

🍵

推开36号房的房门时,内里的男生有点迷惘,但我相信自己没有走错房间。从二楼踏上往三楼的梯间的一瞬,咖啡香从四面八方飘然而至,那是经年累月累积下来的香,早已渗进建筑物的骨里肉里。房内香气更浓,而且男生面前的桌子上,有一盘未烘焙过,灰白的咖啡豆,我想这里就是Miepump Coffee了,而男生应该就是咖啡豆烘焙师大塚俊孝。


01
咖啡豆烘焙师大塚俊孝
02
大塚俊孝现场冲咖啡

Miepump Coffee内里有悠扬的音乐、香浓的咖啡,却不是咖啡厅,不提供蛋糕甜点,甚至只有一个座位。若想在这里享用咖啡也非不可,但得先买豆子,只要顾客不急着离开,大塚俊孝会给他们泡一杯咖啡,让他们尝尝其他咖啡香。在房间的窗前那张彷如小学生学习桌的小桌几,以及一张蓝色的老旧椅子,就是为了招呼前来买咖啡豆的顾客。

大塚俊孝今年才27岁,大学时修读建筑的他,因为一向体弱,学习建筑是搬搬抬抬的工作教他的身体承受不了。他隐约感到建筑或许不是适合自己,却没有其他明确的目标。


01
Miepump Coffee店内一角

01, 02
店内陈设都出自大塚俊孝之手

01
朴实的手写价目表
02
形状各异的咖啡豆子
03
Miepump Coffee的日常角落

“念大学时我便常泡在咖啡厅,最常到的时河原町三条的六矅社,以及出町柳车站附近的FACTORY KAFE工船,两家的店主都是自己烘焙咖啡豆的,我渐渐觉得,烘焙师或许也是不错的职业。”

大塚俊孝时声音也很小,缓缓的,平齐的刘海一边翘起来了,有点随性,也有点柔弱。他六年前大学毕业,边打工边自学烘焙咖啡豆,促使他成立Miepump的原因,也是健康。“两年前左右我在面包店打工,每次吸着烘面包时产生的烟,某天我被熏得昏倒了。我想是时候辞掉工作,开自己的咖啡店。”


01
Miepump Coffee有多难找,看看这张图就知道了

01
铁皮盖制成的贴心指示牌
02
Miepump Coffee的门廊
03
咖啡馆楼下的杂货店

两年前Miepump Coffee成立了,选址在净土寺附近一幢铁皮老房子的36号房,离地铁站有点远,称不上方便,又在三楼,即使在房子出入口放了招牌,还是不起眼,看来不是设店的好地点。

“其实我以前就住在这里的,在这房间内。”大塚俊孝说,这幢建筑物是属于一位大学讲师的,以往廉价租给学生当宿舍,现在一二楼租给了书店及杂货店ホホホ座(音:HoHoHo座),三楼仍是住宅。“难得屋主放住,让租客将房间作任何用途,这在京都很罕见。”建筑物地下画了书店招牌的墙后面,是共用的浴室,大塚俊孝虽然不住在这里了,还是常用那浴室,因为自己家里没有。


01, 02
楼下的杂货店也十分有趣

大学时学习的建筑知识此时还是派上用场,八叠大小房间内的装潢,从铺地板、建储物空间与简单的灯饰,都是他亲手造的。至于家具,则是从岐阜县老家的储物小屋内挖出来的宝,是家人用了数十年觉得旧了不想要的,他见还实用便搬回来,跟他喜爱的旧物风格也很搭调。

在下午一点Miepump Coffee开门前,大塚俊孝便在这自己建构的房间里烘焙咖啡。烘焙过的豆子包装好,有些直接寄给网上订购的顾客,有些送往京都市内十多间的咖啡厅,有些则送到京都市乌丸四条的Tokyo Heads中——Tokyo Heads设在家品部的咖啡店,采用的就是Miepump的咖啡。独立经营自有其不足却自在,大塚俊孝自言营运困难,但且行且看,以自己的步伐拓展Miepump Coffee。


01, 02
未经烘焙的咖啡豆都是青涩灰白的,经过高温的历炼,才会变得颗颗油油亮亮

大塚俊孝为我泡了一杯中焙的巴西咖啡,味道很清爽,没有任何杂味,呷上一口,口里甘香久久未去。我说要买两百克,大塚俊介便拿出了大包烘好的豆子,哗啦哗啦倾泻在电子秤上的金色盆子里,碰撞出的香气扑鼻而来。未经烘焙咖啡豆都是青涩灰白的,被虫子咬过的给挑走,发霉的给挑走,太小的、缺块的也给挑走,余下大小一致的,经过高温的历炼,才会变得现在这般,颗颗油油亮亮,自信满满,在这小房间内,等待着沿着香气而来的人。

地址:京都市左京区浄土寺馬場町71三樓36號
网址:http://miepump.shop-pro.jp

 

关于作者:
林琪香,旅客,卖文人,现居日本。替港台杂志写旅游、设计、生活文章讨生活,最近开始写书,作品包括《好日京都》、《喵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