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伦敦V&A美术馆有一个展览的名字叫做“David Bowie Is”,展示了这位不朽传奇的所有杂志封面,从华丽摇滚时期,到电子、灵魂乐时期,全面展示了这位先锋艺术家瑰丽的一生。而这些杂志的所有者,正是James Hyman

25年来,James Hyman一直在狂热的收集杂志、手册、简报、宣传册、票据、明信片等一切印刷品,至今超过3000种,8万册,而且每年仍在以20%的惊人速度增长。

James Hyman并不是普通的收藏癖,他的目标是流行文化,涵盖面极其广泛,从电影、电视、音乐、电台,到艺术、摄影、时尚、建筑、室内设计、科技、运动、非主流文化等等,无所不包。

Hyman的海量藏品最早可以追溯到1910年,包括最早《PLAYBOY》(封面是玛丽莲梦露),超过一半以上是大英博物馆没有的珍藏品。

25年来,家中的书架早已容不下James Hyman海量的收藏,空屋子也一间一间满起来,于是James干脆搬到了伦敦南部的泰晤士河边的一个大仓库。负责展览和档案管理的Tory Turk按字母和时间顺序重新整理了这些杂志。“真正奇妙的是,这些东西来自一个真正热爱杂志的人,他真的用心对待他们。其实这间仓库就是他的卧室”,Turk说。

有些珍贵的收藏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比如邪典杂志《Factsheet Five》和《Cheap Date》,还有《Faerie Magazine》。Hyman 说:“我不记得《Faerie》的广告语是什么了,但读者都是森林爱好者,杂志上会拍些小红帽和狼,但拍得非常美。”更惊人的是,1947年还默默无闻的《New Musical Express》也在收藏之列。James说,光是整理旧的《NME》,就花了一个星期,因为封面的眼花缭乱的封面实在令人分神。

其实这些古董刊物中最神奇的,是“读者来信”版块。常常有著名音乐人和艺术家向James询问他们早期投稿的来信。“《NME》上曾经登过一封Morrissey的来信,下面还附上了他的住址,你能想像吗?”

未来,这些古董杂志将在网上向订阅读者开放,Hyman称之为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Google总是让人觉得它搜罗万象,但这其实是一种错觉,我们这里有许多东西是它没有的,我们可以做得远远比他们更好”,他说。整天与这些老古董打交道的Hyman并不是一个怀旧主义者。他说:“我并不想活在过去,但我知道这些东西对改变未来举足轻重。人们总是说,如果不审视过去,那就只会落入对过去的无意义的轮回往复,其实流行文化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