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电车从东京市中心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便可以到达环绕在周围的神奈川、千叶、埼玉、群马、枥木、茨城和山梨,这“一都七县”被称为“日本首都圈”。因为地理和交通的便捷,房价租金的巨大差异,每天早晨,通勤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入东京;夜幕降临时,又坐上电车回到家中。周而复始,每一天都像通往心脏的血管,为大都市的繁忙紧张输送能量。如果你第一次来东京,可能会被他的炫目迷住,但又会同时怀疑自己究竟身处何方:香港?还是上海?乍看之下差别似乎没有很大。但只要你跳上电车,往外开的方向,一个小时以后你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景色:宫崎骏笔下的农田、树林、海边便一幕幕闪过你的眼前。

就像美食家初到一地先要品尝手作豆腐来了解当地的水土一样,只有在最接近泥土的地方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本地风物。我们是这样的初衷。于是, MIN计划™首次日本工艺寻访之旅的目的地并没有选择已经备受关注的城市、或以某项工艺闻名的地区,而是走进茨城、千叶,就在东京之郊,却是最普通不过的日本乡村。


01, 02
石引先生家的整幢房子是纯木结构,一梁一柱,甚至一颗木钉、一块雕花都是石引先生亲手打造的

「日本工艺寻访之旅」
Vol.2 木匠石引先生|留住朴素的手艺

刘老师家开车出来,往北不远就到了日本第二大湖——霞浦湖,水域面积大约两百多平方公里,这在中国看来不值一提。“对面是山,周围都是农田,还可以坐船游览。”水面平静,间或几条肥美的鱼扑通扑通跳跃出来,我们很是羡慕岸边钓鱼的人,“钓完了都倒回去,日本人很少吃淡水鱼。”刘老师解释说。

经过霞浦湖和一块块农田,往半山的位置拐上去,就到了一片老式房屋集中的村落。一家一院,修剪整齐的灌木像童话里出现的蘑菇形状,黝黑的铁制房檐勾勒出整个建筑的轮廓,四角翘起,一串风铃垂下,随风叮叮作响。木匠石引先生的家就在其中。


01
石引先生的木雕工作室
02
石引先生和太太

一进院子,右边是农用机器和木工房,左边是木料库房和他自己的木雕工作室,正面是庭院和正房。整幢房子是纯木结构,一梁一柱,甚至一颗木钉、一块雕花都是石引先生和他的兄弟花了半年时间亲手打造的。从玄关走进去,马上领会了日式传统建筑层层递进的关系,只以塌塌米、竹、石、纸、木为构成要素。

石引先生既是农民,也是村里的木匠,专门建造和修护传统建筑,这在日本农村还是有很大市场。年轻人都去东京工作了,留下长辈和祖宅在乡村。养护居多,偶尔也有继承了祖产重新翻建的。还有许多老宅已经破败,屋主过世,或无子嗣继承,又或者无法承担高额的遗产税而任凭老家荒芜,这在乡下已经成了极常见的事。


01-03
除了房屋的木工活,石引还专门雕刻能剧脸谱

除了房屋的木工活,石引还专门雕刻能剧脸谱和庆典上舞龙用的龙头。一整块木头握在手里,砍、削、打磨、雕刻,再涂漆、上色,一张面具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调整、精细。

并不为生计,只是爱好,但也坚持了几十年。节日庆典上,有小朋友表演能剧,会专门用他制作的面具;庆祝活动村民会舞起他雕的龙头,祈福好运。


01, 02
一整块木头握在手里,砍、削、打磨、雕刻,再涂漆、上色,一张面具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调整、精细

平日在社区的文化中心,他会教孩子们制作面具,讲着一辈辈流传下来关于面具背后的鬼怪传说。而石引太太与一般的日本农妇无差,除了打理一家老小的生活、侍弄一块种满花草的庭院,生活已经非常忙碌了,却还爱好书法水墨画,这让我们着实吃惊,也大致理解了刘老师言下的“环境”。


01
石引先生制作的,在庆典上舞龙用的龙头
02
石引先生和太太

「日本工艺寻访之旅」由民间公益组织MIN计划™(Museum in the Nature)发起,MIN计划™是由来自各行业不同背景的志愿者组成,调研落后地区乡村,结合当地自然和文化遗产,开发农业、手工业、建筑、民俗等方面的项目,帮助当地居民改善物质文化生活,尽力使村庄免遭破坏和遗弃。MIN计划™和清华大学及多个公益机构亦有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