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离世后,摄影师Lauren Fleishman在他的床边,发现了几封写于二战期间,祖父写给祖母的信件。祖父和祖母的婚姻长达59年,历经岁月的洗礼,字里行间的情感令人动容。

感动之余,这些信件也令Lauren Fleishman获得了创作灵感,她决定去拍摄跟祖父母一样,生活了一辈子感情依然如初的老夫妻,去记录他们如何在生活中彼此相爱。之后的三年中,她敲开了许多金婚夫妻的家门,听他们讲述对爱的故事和永不消逝的爱的秘密。

关于相爱的秘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但是他们都很尊重彼此,他们允许甚至是非常支持对方去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Itig and Golda Pollac
大喜日子:1946年8月13日

“我们在战前就已相识但是从未表白过,他当时和别的姑娘在一起,因为他的年龄比我大很多。你知道他那么英俊!他是一个裁缝,有一家专为男士订制西装的店。在战争之后,他去了我姐姐家,我则和我姐姐在一起。在今年八月,我们已经结婚63年了,我会说爱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不是一见钟情的。我们那时都很年轻,虽然他的年龄大,但是我喜欢他,他会用一种非常美妙的方式与我交谈。”-Golda Pollac & Mill Basin,纽约布鲁克林

Fred and Fran Futterman
大喜日子:1945年1月7日

“你需要记得的是,时代不同了。我们在1939年相遇,但是那时候我们没有钱。所以,我们一帮朋友老是在我朋友Betty的地下室里聚会。不过那时候我们没有约会或者出去吃晚餐之类的,我们不知道这些东西因为我们没钱。所以,取而代之的,我们很享受陪伴在彼此身边的时光。”-Fran Futterman,纽约布鲁克林 

Yevgeniy and Lyubov Kissin
大喜日子:1941年6月29日

“我们在一个舞会中相识,那是在1938年的1月。我朋友邀请我去参加那个派对,他说那边有很多漂亮姑娘。有一个穿着高筒靴的学员走近他,但是她并不喜欢高筒靴所以拒绝了他,我是第二个上前邀请她共舞的,当时我穿着一套与众不同的制服。不过,我现在仍然不确定究竟是我的制服还是我的容貌吸引了她。”-Yevgeniy Kissin,纽约布鲁克林

Jin Lin Chen and Lai Mei Chen
大喜日子:1961年2月4日

“我们还在中国生活的时候相遇了。当时我正在另一个城市度假,我们只相处了三天。我们住的相隔很远,所以当我回到家时,我们就开始给对方写信。当时还没有电话,我们每星期都会写信,经过20天左右对方才能收到。我们就这样写了5年。”-Jin Lin Chen,纽约布鲁克林

David and Sheila Newman
大喜日子:1957年4月12日

“我在学校的时候遇到过一个麻烦——我要写一篇音乐论文,但是我从来没有写过任何关于音乐的文章。我的母亲建议我去找David,因为他知道对音乐特别了解。所以,我去找他了,我想也许他会愿意帮我。但他说,不,我会帮你,但你必须自己来写。他对凡事总有非常高的要求。我们一起写完这篇论文后,他邀请我参加他军队里朋友的聚会。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浪漫,他就像一名刚退伍的军人盯着性感的女人那样看着我。”-Sheila Newman,纽约布鲁克林

Gino and Angie Terranova
大喜日子:1947年9月27日

“你不会注意到自己变老这件事情。因为首先,你们两人一起慢慢变老,如果你每天都见到这个人,你不会察觉到有何改变。就像你不会发现,今天脸上的皱纹比昨天更深了。但是我们确实是在一天天的衰老,只是没有去注意它而已。真的,我不会每天去想:啊,我的丈夫已经83岁了,很快就要84岁了。天哪,我竟然嫁给了那么老的老头子,同样的,我希望他也这么想。”-Angie Terranova,纽约斯塔顿岛

Sol and Gloria Holtzman
大喜日子:1956年1月14日

“我属于那种容易一见钟情的女孩,因此,第二天我就告诉朋友,太好了,我已经恋爱了!但是,在和Sol的第一次约会后,我并没有恋爱的感觉。我明白了不能在那一天就下定论,也许一见钟情不管用,但随着你对一个人了解的加深,爱就会降临。”-Gloria Holtzman,纽约布鲁克林

Moses and Tessie Rubenstein
大喜日子:1942年6月21日

“每天我的太太都会跟我说她爱我,她会说,我有告诉过你今天我有多爱你吗?每天的每天她都这么跟我说。”-Moe Rubenstein,纽约布鲁克林

Ykov and Mariya Shapirshteyn
大喜日子:1949年7月6日

“相爱的秘密是什么? 秘密就是秘密,我才不会告诉你。”-Ykov Shapirshteyn,纽约布鲁克林

Jake and Mary Jacobs
大喜日子:1948年4月27日

“Jack问我,我有机会娶你么?我说,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几率不高。事情就是这样的,他清楚我嫁给他的机率不高。所以当他回到家乡时,我父母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总是在信里写,我总有一天会回来。”-Mary Jacobs,英国索利赫尔

Joseph and Dorothy Bolotin
大喜日子:1938年6月16日

“到了6月,我们结婚74年了。我没有想过这份爱的期限会是哪一年,我想大概会是很美好的那一年。在爱情中,炽烈的浪漫不会长久,我觉得,爱是会变化的。爱是一个过程,对彼此的爱也会越来越深。”-Dorothy Bolotin,宾夕法尼亚州

Aldo de’Spagnolis & Maria Filiozzi
大喜日子:1949年10月23日

“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年她只有14岁,我22岁。我会担心对我而言,她是不是太年轻了。不!即便是现在,我看起来还像个年轻人。没错,现在我仍然很年轻。”-Aldo de’Spagnolis,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