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电车从东京市中心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便可以到达环绕在周围的神奈川、千叶、埼玉、群马、枥木、茨城和山梨,这“一都七县”被称为“日本首都圈”。因为地理和交通的便捷,房价租金的巨大差异,每天早晨,通勤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入东京;夜幕降临时,又坐上电车回到家中。周而复始,每一天都像通往心脏的血管,为大都市的繁忙紧张输送能量。如果你第一次来东京,可能会被他的炫目迷住,但又会同时怀疑自己究竟身处何方:香港?还是上海?乍看之下差别似乎没有很大。但只要你跳上电车,往外开的方向,一个小时以后你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景色:宫崎骏笔下的农田、树林、海边便一幕幕闪过你的眼前。

就像美食家初到一地先要品尝手作豆腐来了解当地的水土一样,只有在最接近泥土的地方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本地风物。我们是这样的初衷。于是, MIN计划™首次日本工艺寻访之旅的目的地并没有选择已经备受关注的城市、或以某项工艺闻名的地区,而是走进茨城、千叶,就在东京之郊,却是最普通不过的日本乡村。

「日本工艺寻访之旅」
Vol.3 铁匠小谷中先生|锻造“铁”的性格

初夏的霞浦湖是赏菖兰花的好地方,岸边一丛丛的,颜色不同。霞浦湖在茨城和千叶两县之中,湖的南岸就到了千叶。曾经在东京设计界名噪一时的平面设计师小谷中清现在就生活在松户市。

对于小谷中先生的作品恐怕我们一点也不陌生,中国游客热衷“扫货”的药妆店松本清(Matsumoto Kiyoshi)的店招设计正是出自他手。平面设计、商业广告,项目应接不暇,他经历了日本商业腾飞到衰退、设计行业在世界舞台拥有一席之地的辉煌。但设计始终无法 “我手画我心”,在人到中年时急流勇退,投身一位锻造铁艺大师门下学习“打铁”。


01-03
小谷中先生到中年时急流勇退,投身一位锻造铁艺大师门下学习“打铁”。

01, 02
小谷中家里楼下是工作室和展厅,楼上是生活区

现年69岁的小谷中家里楼下是工作室和展厅,楼上是生活区。看着一群年轻人的到来,他的喜悦中又带着一点焦灼:原来夫人在两年前过世,展厅疏于打理,有客人来了理应准备一些茶点招待,他却不善应付生活中的琐事,很是抱歉。

透过展厅的一角,我们可以看到后面的工作室,满墙都是设计类书籍,手稿、烟蒂、咖啡杯散满桌面,一台苹果一体机据说是家里“唯二”的家用电器,另一件则是冰箱。


01-03
拙朴、坚硬的黑铁被打造成最简单的线条或形状,勾勒出憨态可掬的生命

老人表情刻板,作品倒是可爱:猫头鹰、鸭子、蜘蛛、花朵……都是自然里常见的元素,拙朴、坚硬的黑铁被打造成最简单的线条或形状,勾勒出憨态可掬的生命。“这些都是树林里、花园里最常见的,猫头鹰在日本代表‘福气’,这只蜘蛛是我太太最喜欢的。”一反最初的不苟言笑,这个长相、穿戴都有点像毕加索的倔强老头终于笑了出来。


01, 02
小谷中先生和他的作品

太太过世后,他依然保持着一早出发去白井市的锻造工坊的习惯,开一辆既拉货又载人的白色面包车,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到乡下。打铁是重体力活,工具夯实、材料粗重,捶打、锻造、切割,又是砂轮又是火枪,噪声极大又危险,工坊只能选在偏僻的村脚。每天带上几个饭团和水,打起来就忘了时间,直到弓着的背都直不起来了,才发现太阳已经西下……


01-06
小谷中先生的工坊和作品

工坊里完全符合他硬朗的外表,爆炸后的碎片般填满了作品和边角料,机器工具也只有主人才知道位置;而从他手里托生出的作品却又像老人眼角童真的笑容,稚趣盎然。问他做铁匠的理由。答说,“铁是最真的,打下去的每一下也都结结实实,掺不得假。”

「日本工艺寻访之旅」由民间公益组织MIN计划™(Museum in the Nature)发起,MIN计划™是由来自各行业不同背景的志愿者组成,调研落后地区乡村,结合当地自然和文化遗产,开发农业、手工业、建筑、民俗等方面的项目,帮助当地居民改善物质文化生活,尽力使村庄免遭破坏和遗弃。MIN计划™和清华大学及多个公益机构亦有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