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京都」

摘一片京都风景,偷偷夹在你的笔记本里。
干燥后,温水泡开,烦闷时服。

五条商场(五条モー儿)内的Eden(えでん)总叫我想起日本旧式的喫茶店,灯光幽暗,只在吧桌前设有座位,比起咖啡美食,店主与他/她选的音乐才是客人来店的最大理由。这时Eden中播放着一种叫“小呗”的民瑶,伴奏的三味线勾出的每颗声音铿锵,女声千迴百转,音节的尾巴绕了又绕,好不容易才绕到下个音节去。“咲子小姐喜欢小呗吗?”我问Eden的店主咲子小姐。“不。”咲子小姐似乎觉得自己不打自招,露出了淡淡的尴尬表情,笑说:“只是为了制造气氛而已。但也不是不喜欢。”


01
咲子小姐身后的酒柜,由两把古老的铁梯配上木板组成,铁梯是她以前经营古道具店时的藏品
02
Eden的每个角落都放了咲子小姐的古道具藏品

五条通以南的一带跟旅客熟知的京都有点不一样,虽然同样满街风情浓厚的老建筑,只是它们不少都空置多年,衡门深巷,走在街上时难得碰到途人,绝对不是开店的好地点。只是咲子小姐与这一带的缘份,却远远超越了商业上的利益考虑。

咲子小姐于神奈川县出生,完成高中后来到京都,在左京区的精华大学就学。因为喜欢京都,大学毕业后决定留下来工作,先是为方便上班而住在伏见区,两年多后离职,决定住进市中心来,当时居住的区域,就是五条通一带。十多年前,她在这小区内开设了含喫茶店的古道具店,后来又在五条河原町开设酒吧。感情逐点逐点地累积,她很疼惜这小区,眼看着原本就人影寥落的它,在十多年来渐渐变得十室九空,她担心这里有一天终将凋零,于是,她开始想方设法,希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为这小区添点生气。

咲子小姐在之前经营的酒吧中相识了三位好友,一位是杂志的前副总编、一位经营着摄影画廊、另一位是建筑师,她跟他们谈起自己的计划——租一幢偌大的老房子,将之稍作翻新,再租给年轻的创作人作为工作室及商店,从而增加固定进去小区的人口。大家兴致勃勃,决定一起将之实践。那时是2010年,没想到,到他们觅得接受出租的房屋时,已是三年后的2013年的事。“大多数的业主都只愿意转售,很难才找到出租物业。”

这些年来,五条一带的空置老房子,不少都卖给人改建成町屋旅馆。老房子与土地的业权人大多是老人家,宁愿把物业化为大笔现金,而非每月相对微薄的租金收益。这想法也非难懂,只是如此一来,欲在此经营小店的人苦无场所,社区就会过于单一化。而且,振兴社区需要长久而持续的力量,住在旅馆的旅人都是过客,来了又走,难以为社区带来实在的创建。自己珍视的社区就由自己维护,五条Mall的经营稳定下来后,咲子小姐已与朋友在附近找到两个物业,将以跟五条Mall相近的方式营运。


01
Eden的猫店长Osero(オセロ)
02
咲子小姐会随自己的心情,决定当天是否提供猪肉味噌汤定食

Eden的营业时间由中午12时至晚上7时,卖咖啡、台湾茶,还有酒,咲子小姐有时也会做猪肉味噌汤定食,视她的心情而定。周末来的大都是游客,平日的客人则多是朋友,大家喝喝小酒聊聊天,听咲子小姐选的音乐。

小呗一曲已尽,我问咲子小姐其实喜欢什么音乐,“浅川MAKI。”她不加思索,然后用电脑搜索她的录像给我看。一个歌唱得很随性很从心而发的六十年代女歌手,照片中的她总是烟不离手。“我喜欢日本六十年代的文化。”咲子小姐说。六十年代的日本,喫茶店文化正盛,三岛由纪夫在喫茶店中认识了美轮明宏,然后将他带进寺山修寺的天井栈敷;参与反对美日安保条约的运动的学生,以喫茶店作为联络站;那年代的喫茶店象征着独立、自我主张与革新。“五条商场的计划将试行多少年呢?”我问。“十年。”咲子小姐坚定地说,似乎已计划周详。十年,这十年间,将会有多少计划在Eden的吧桌间发酵?

五条商场(五条モール)
地址:京都市下京區早尾町313-3
网址:5jm.jp

Eden的邻近有趣地点


01
梅汤:创办于明治时期的梅汤,曾一度面结业,2015年时曾在这里兼职的凑三次郎知道后决定接手经营,现年才25岁的他,将这历史悠久钱汤打造成年青人聚集的场所。

02
河原院址:位于五条大桥西南边的河原院址,原是建于九世纪的邸宅「河原院」的庭院中的小岛,后鸭川犯滥将小岛淹没。现址还留下供奉榎木大明神的小神社,神社建筑极现代化。

03
五条大桥附近的咖啡店E Fish:就建在鸭川旁边,坐在店内靠落地窗的位置能饱览鸭川景色。

关于作者:
林琪香,旅客,卖文人,现居日本。替港台杂志写旅游、设计、生活文章讨生活,最近开始写书,作品包括《好日京都》、《喵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