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情侣选择居住在一起,选择分享彼此的生活时,常常会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在这种几乎没有分隔的空间中,保持自己的私人空间,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在一个共同的家中,当个性被无限放大,两人无节制追求自我,可能的结果就是两个越走越远的身影,两段忙碌的人生只剩下一个微小的交叉点。

如何能够在经营感情的同时保持自我?面对这个问题,建筑师张羽上并没有给出直接的答案,而是设计了一个虚构的建筑,来探索人与人交往恋爱中的关系,为我们呈现了一段既执着追寻自我又试图维系感情的恋爱关系。情侣是如何在追求自我与经营感情之间失去平衡并渐渐走散的?下面这篇故事里的一栋房子会将整个过程物化给你看,而问题的答案还需要每一对情侣自己去挖掘。


01
故事的主角阿福和小菲原本住在一栋简单的小房子里。每天一起吃饭、睡觉、看风景、聊过去。快乐的日子似乎永远都过不完。房子虽然不大,里面却装着一个温馨的家。在这个没有分隔的空间里他们几乎成了彼此的空气,形影不离。
02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心里渐渐萌生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房间有了越来越清晰的想法。这栋小房子已经不再能满足他们了。于是有一天,他们讨论起扩建的事。

03
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延续目前生活的卧室、餐厅、回忆室之外,他们各自提出的房间迥然不同且数量众多。对于房屋的建筑特征他们也有不同的喜好。小菲想要一个流线型的大空间和落地玻璃窗,而阿福喜欢规整的房间和厚实的外墙。于是阿福提议:“想让房子看起来统一并且尺度适中的话,可能需要把建筑特征折衷一下,把新的房间减少一点。” 小菲说:“不要吧。那些都是我很想体验的活动呢,而且说实话,我期待拥有自己的风格很久了。我猜你一定也是吧?”阿福想了想说:“确实。”
04
小菲接着说:“亲爱的,看来我们相爱但不相同,所以我看我们应该设计两个彼此不同的条状的房子相互交叉。内部直线排列我们自己想要的房间。这样一来,我们就拥有了自己的风格、最优化的视野和彼此间最小的干扰。在两个房子的交叉点布置我们共用的房间,让我们可以随时方便地回到像现在这样的没有距离的生活。”阿福说:“嗯,是个好主意。而且分开做事应该会让咱们见面时有更多话题可以聊。就这么办。你真聪明。”

05
小菲的提议解除了束缚。他们开始了进一步的想象。阿福把自己的房子构思成了一个石材包裹着的简单长条,而小菲则打算用丝带状的混凝土屋顶和地板来定义内部的流线型大空间。
06
在交叉点,小菲的屋顶和地板分别从阿福房子的上方和下方越过,形成了他们共用的上中下三层,分别是卧室、餐厅和回忆室。最底层的回忆室正对着整个建筑的主入口。从回忆室的任意一侧都可以上至小菲的空间或者进入餐厅。从餐厅可以进入阿福的空间或继续上楼。楼上就是他们共用的卧室。

07
接着,小菲设计起自己的部分:“我的室内就是一个连贯的大空间。在一端,一个卫浴/衣帽间分割出我的个人卧室。在另一端,一个储藏/洗手间服务于一个次入口。剩下的空间里是客厅、吧台、养鱼池、瑜伽区、时装设计区。对了,曲面地板拱起的地方就做成一个小电影院。”
08
关于阿福自己的部分,他说道:“我的室内就是一连串尺寸、材料、功能各不相同的房间。有画室、琴房、游戏室、卫生间、健身房、模型室、书房、茶室、储藏/卫浴和我自己的卧室。房间之间的玻璃推拉门都在中轴线上对齐,这样一眼可以看穿所有房间。哦,洗衣房和机房可以放在我这里没关系。”

09
“好啦,我们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们说。
10
地下一层(入口层)平面

11
一层平面
12
二层平面

13
阿福空间的断面扫描
14
小菲空间的断面扫描

15
等角投影图
16
小房子被拆除了,新房子按计划被建造了起来。

17
他们从交叉点进入这栋房子。在他们面前的是回忆室。上方是餐厅和卧室。这三层里的家具和物件都保留自原来的小房子。
18
他们将最喜爱的彼此的照片挂满回忆室的环形的木墙,并把来自对方的礼物摆放在柔软的地毯上。录音机播放着的是他们一起听过的歌。

19
上楼来到餐厅,他们做了丰盛的一餐来庆祝新生活的开始。
20
躺在卧室里,阿福说:“这个交叉点真有原来的小房子的感觉。”小菲答道:“没错,这里很温馨,不过那些新房间也有点让人等不及想去用了呢。”“走,去瞧瞧。”

21
阿福来到他的健身房。运动带来的充实感很快令他上瘾。他给自己制定了详细到几乎要训练到每一条肌肉的健身计划。
22
小菲来到她的小酒吧享受起一个人静静地品酒的乐趣。啜饮一口,青草、花朵、水果、香草的香气就会从鼻中流过。每一瓶未打开的酒都有想象不出的味道令她期待。

23
阿福书房的两面长墙上分别是一排书架和一块可显示影像的透明玻璃。他沉迷在了这样两种实体与虚拟的知识媒介之中,捕捉着写作的灵感。
24
小菲开始着手她向往已久的时装设计。她坐在一把转椅上在环形的工作区内来回切换着工作任务。每当零散的布料在自己手中变成艺术品,小菲都能体验到强烈的成就感。

25
阿福的茶室成为了他约见朋友的地方。古色古香的茶几表面镶嵌着一块巨大的触控屏幕方便聊天时搜索信息。沏茶品饮,谈艺论道。这样惬意的时光总感觉过得很快。
26
小菲开始常常在她的大客厅里办聚会。可任意组合、打散的沙发上坐着形形色色的人。许多有趣的想法在整晚的闲聊中不停地产生。

27
阿福的画室外有视野很好的阳台,他喜欢画画时心里的那种平静。他越画越好,因为他不断地画着同一样东西——日落。
28
小菲卧室里巴罗克式的家具满足她对另一个时代的各种幻想。除了在大镜子前梳妆打扮之外,她在卧室里最常做的就是在电话里向闺蜜倾诉心事。

29
随着他们越来越深入地探索自己的空间,阿福和小菲作息时间的差异越来越大,他们在交叉点相遇的频率也就变得越来越低。常常是某一个人等很久也等不来另一个人。同样在预料之外的是,分开做事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话题,因为他们越来越不了解对方在做什么、想什么。一些争吵开始出现在他们难得的相遇中。他们的关系开始变得奇怪。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睡在共同的卧室里。
30
这天是他们的一个纪念日,按照他们的习惯,这个日子他们都会回到那个交叉点。阿福先到了,向两边望了望,没有见到小菲,那她一定是在她的卧室里。

31
阿福一边想着她应该很快就来了,一边做了热腾腾的饭菜。可是直到食物都冷了也不见小菲出现。
32
“难道在楼下的回忆室?”阿福下楼查看。她不在。

33
“楼上的卧室里呢?”她也不在。阿福向小菲的卧室方向喊她,也没有回应。他转身去开通向卧室外屋顶的门,门锈住了,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拉开。
34
站在屋顶上,阿福发现了小菲的房子不知何时已进行了大量的加建。绵延不绝的曲线就这样安静地伸向了远方。

35
被放大的个性、无节制的自由以及不知足的欲求会让一个家变成两段各自忙碌的人生的微小交叉点。我们起初会欣然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在静态的蓝图里,这个交叉点许诺了我们依旧美好的共同生活。然而,在动态的使用中,交叉点却成了太多等待、错过与冲撞发生的地方。久而久之,当交叉点失去引力,当我们在自己的轨道上越走越远再难相遇时,家也就不存在了。
36
剧无终

关于作者:

张羽上,建筑师,1986年出生于南京,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建筑学硕士,在雷姆·库哈斯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鹿特丹总部工作已有四年,参加过巴黎老佛爷集团基金会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