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的履历堪称传奇,做过木工,当过货车司机,还进入拳坛成了职业拳击手,后来又激流勇退,拿着打拳打来的奖金游遍世界看建筑。作为一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野生建筑师,他半路杀进菁英主义的日本建筑界,全靠自学成才开创自己的风格流派,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普里兹克奖,成就了建筑史上的一个传奇。

安藤忠雄的很多经典建筑都是在他家乡大阪的大淀工作室里诞生的,安藤的工作室自然应该出自他本人之手,可这栋建筑最初却不是为他自己所设计的。通过多次改建,他将起初为一对夫妇设计的住宅,一步步打造成了自己的工作室。

追随多数必然迷失自己。 只能不怕孤独,继续自己想做的。

1969年,安藤忠雄选择了在自己的家乡大阪开始自己的建筑之路,早期的他以设计小型住宅而出名。他自己的工作室大淀工作室(Atelier in Oyodo)原本是他设计的一套住宅,住宅位于大阪市中心的一条僻静小道,面积很小,一对夫妻住,刚刚好。但在住宅完工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这对夫妻即将生下一对双胞胎,而这套住宅对于四口之家来说,实在太狭窄了,怎么办?安藤忠雄竟然选择买下自己设计的这套住宅,改建为工作室来用。

在这样一个开放空间,安藤忠雄就像指挥塔一样掌握着一切,但这也意味着安藤的一举一动也全都暴露在员工的眼中。

经过多次改建,这套住宅升级成了一幢七层小楼,地下二层,地上五层,内部结构更是大换血。除了安藤忠雄标志性的清水混凝土墙面,工作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个高达五层的中庭将各层的开放工作间连成一体,同时也将自然光线引入周围的工作空间,在单调的清水混凝土墙面上投下流动的光影。中庭周围的办公区域和楼梯附近是随处成墙的书柜,工作室里还有很多建筑图纸和模型,以及安藤个人的精神象征——那双拳击手套便是其中之一。

坐镇全局的安藤忠雄的座位在中庭的底层,员工进出工作室,都会经过他。大淀工作室禁止使用手机、邮件甚至传真,员工和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就是五台公用电话,而这五台电话也都在安藤忠雄的视线范围内,员工和谁谈论什么事,安藤都能第一时间掌握。安藤只要爬上楼梯,就能将员工在桌前工作的身影一览无遗。在这样一个开放空间里,安藤忠雄犹如一座指挥塔,掌握着工作室里发生的一切,但这也意味着安藤的一举一动,全都暴露在员工的眼中,时刻受到员工的监视。

安藤忠雄自言,这个按照自己的想法和需求改建的工作室唯一的缺点就是因为正对出口,而冬冷夏热,且十分嘈杂,他自己经常会抱怨“好热”、“好冷”、“好吵”,但这些抱怨最终都被安藤发泄到了工作中去,正如他说的“一个人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待在光明之中。从远处凝望光明,朝它奋力奔去,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时间里,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实。”这样看来,安藤能成为大师也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