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布鲁克林大街和中央公园都是有力的竞争者,但一定要选出一个纽约公共艺术的代表作的话,纽约的地铁系统绝对当之无愧。纽约地铁四通八达,就像城市的血管一样,昼夜不息地为这个城市输送新鲜血液。纽约这个大苹果之所以能保持活力,地铁的功劳绝对少不了。

除了基础的交通运输功能之外,纽约的地铁还堪称平民的艺术殿堂,古典与先锋并行,独特的艺术氛围让很多人着迷。如果你身在纽约,在等待地铁的过程中一定有见过对着地铁内的装饰一顿猛拍的人,但如果你遇到的是一个用廉价的圆珠笔在笔记本聚精会神涂涂画画的老爷爷的话,那恭喜你了,你遇到了Philip Ashforth Coppola。

如果你坐过纽约的地铁的话,你一定会注意到站台中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马赛克或陶瓷拼贴的站点名称、指示图标以及各种主题的瑰丽的花纹、图案吧,这些美好的艺术装饰构成了纽约独特的地铁文化。对于一个深爱纽约地铁的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描画下这些艺术装饰更能表达自己的爱呢?

Philip Ashforth Coppola大多数时候和我们这些平凡的大多数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印刷工人,每天安分守己的上下班。但和我们不同的是,他把自己的业余时间全花在了探索纽约地铁上,他像一个游吟诗人一样边走边画,一笔一划描画下地铁站台里的马赛克艺术装饰。凭着对纽约地铁的痴迷和热爱,从1978年7月画第一幅画开始,Coppola一画就是近40年。

但Coppola还没有停下画笔,这个起初看起来很简单(执行起来很复杂)的项目到现在都还没有完结,如今已经67岁的Coppola预计要到2040年才能将纽约全部469个地铁站店的马赛克艺术装饰画完,到时候,他都要90多岁了。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连Coppola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不知不觉中,这个平凡的印刷工人凭借自己的自学,在近四十年间仅凭一支普通的圆珠笔画满了36本速写本,出版了四册画册《Silver Connections》,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纽约地铁中瑰丽复杂的马赛克装饰。而Coppola做这一切的初心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为了记录下纽约地铁中的艺术装饰,向当初建造设计这些的人致敬。

Coppola就像是《Joe Gould's Secret》(乔·古尔德的秘密)中的Joe Gould,野心勃勃想要写一本号称有史以来长的书《口述的当代史》,从他人眼中古怪的流浪汉成为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将自己的一生过成一场行为艺术。不管最后Coppola能否全部画完469个地铁站点的艺术装饰,他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纽约历史的一部分。

如果最近你将乘坐莱辛顿大道线的话,请注意一下身边有没有长相普通,但旁若无人、深情投入地在笔记本上涂鸦的老人的话,如果有,记得上前和Philip Ashforth Coppola打个招呼吧。

如果你也被Coppola的热情感染到了,对纽约地铁站内的马赛克站名等产生了兴趣的话,向你推荐“NY Train Project”这个网站,这是另一个痴迷于纽约地铁的插画师Adam Chang创建的,上面收录了他绘制的几百个纽约地铁的马赛克站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