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拿大的女生Sarah Di Domenico,在一家叫做Rose Antiques的古董店关门甩卖会上买到了一个铁皮箱子。这个铁皮箱子装满了东西,沉甸甸的,店主说这货从买来之后就没来得及瞅瞅里面到底是些什么。“如果你回去发现里面有债券的话,打电话给我。”——这是店主唯一的忠告。

最终,Sarah用40块钱的价格买来这满满一箱子、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秘密。箱子里有上百张照片、底片、手写信与私人物件,这一切都属于箱子的主人,他的名字被写在箱子上:Omar Majid。

Sarah把这些私人物件与书信铺展开来,循着时间、寄件人等线索,慢慢拼凑串联成了一个半个多世纪前的罗曼史,她把每一封信的内容重新输入电脑,扫描原件、为各类物件拍照整理,终于捋清了这个时间跨度为1940s-1959年的,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诸多爱情故事,Sarah还为之建立了一个网站完整地呈现。

也许这部罗曼史足够跌宕起伏缠绵悱恻,但在Sarah眼中,这是一个陌生年轻人在半个世纪前干的一桩桩蠢事的集合:A Young Man’s Follies,网站就这么诞生了。

四个女人,十年,上百封信,只为了一个男人

经过整理,Sarah捋清了这上百封信书信与照片分别与四位女人有关,她们的名字分别叫:Lotte、Anita、Llyn和Margaretha。她们在写信给男主角Omar的时间多有重叠,她们来自不同的背景甚至国度,有的线索完整,有些只有残破的只言片语、时日不清。Sarah尽她所能整理了书信的时间线、感情线,搭配上女主人的照片与简介,如同展示一部爱情电影的角色履历一样在网站上呈现。


1号女主角:Lotte|上百封信,从开始到最后

Lotte是一位瑞典姑娘,她和Omar相遇的时候,Omar还是剑桥的学生。他们1950年开始交往,1952年订婚,1955年分手,1957年Lotte遇见了新的爱人。从开始到最后,书信的内容涉及了他们甜蜜的情话、争吵的悲伤、直到最后投入新一段感情的坦诚,笔墨之间无可否认的是Lotte始终把Omar留在心里,无可分割了。

2号女主角:“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

Anita在与Omar相识的时候,已有了未婚夫。两人的书信间互相倾诉着自己的当时的感情、学业等各种生活中点滴。尽管后来Anita结束了感情,Omar也似乎进入了新的阶段,或许不能轻易将他们的感情与出轨、背叛挂钩,我想用黄伟文的这一句话来形容却是合适的。

3号女主角:Lynn|一见钟情与义无反顾

Lynn似乎是Omar在某次旅程中相识的旅伴,当时Lynn已经结婚,并且怀着孩子。Sarah将Lynn的感情描述作“她孩子的爸爸并没有得到她的心。”我们看不到Omar给她的回复,无法完整了解整段感情的模样,也无法想象在那个通讯困难的时代,“真爱”或“冲动”有着怎样的力量,使一个已婚妈妈为一份一见钟情义无反顾。

4号女主角:Margaretha|遥远的红颜知己

Margaretha是一位乖乖女,Sarah认为她是Omar的四位女人中,最好的一位“女朋友”,是一位“知己”。他们的来往中很少有浪漫,多的是切实的生活关照。整理出的信件分别属于1951/52年,和55/56年两个阶段。从时间线上我们可以知道那段时间Omar正与Lotte相恋、订婚,而第二段则是他们分手的时日。在瑞典的Margaretha英文并不太好,每每抱怨自己的英文不好,却又总是真诚地写完一篇又一篇长长的信。

如果真的读完网站上所有的书信,或许会更明白为何Sarah称之为“A Young Man’s Follies”。在这样的感情纠葛中,或许总有对错但又难分对错,而在尘封了半个世纪之后以这样的方式重见天日,更多的人看到的是那些已经泛黄的纸页、有些清晰也有些褪色的笔墨痕迹所描述的美,故事的已经不再重要,如同Sarah所说:“如果Omar能看到这个网站,希望他能感受到他在无意间给予人们的灵感、浪漫与惊奇。谢谢你,精彩的陌生人。”(If he ever sees this, I hope Omar feels theinspiration, romanticism and wonderment he has unknowingly given to so many ofus. Thank you, wonderful stranger.)

那些被ILFORD胶片记录下的时代

幸好行李箱里还有那么多的照片,让我们知道年轻的Omar先生的风流倜傥,也让我们知道几位故事的女主角的模样。

还有一些Omar先生的私人收藏

日记本、票根、地图,还有一些小册子、明信片。我们无从知道为什么Omar先生要留着这些东西,或许都与他的私人记忆有关。我们更无从知道,为什么他会忘记了这些悉心收藏的小物件。这些私物除了透露着一些与故事情节有关的线索之外,也让我们看见了那个时代的美术是这样质朴但隽永。

一场创作展,用1950的情书做2015的表达

除了这个网站之外,Sarah还策划了一场直接名为“A Young Man’s Follies”的展览。Sarah邀请到13对热恋中的情侣,寄给他们来自1950年代的情书,让他们以各自的方式进行再创作。以当代的方式,重新去诠释一份“爱”的表达。这场展览于2015年11月在多伦多展开,也许今年春天会前往蒙特利尔再办一场。

最后,到底谁是Omar先生?

去年,Sarah在东京旅行的时候接到了加拿大星报的记者电话。

“我们找到他了!”
……
“找到谁了?”

如今,Omar先生已经84岁高龄了。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那些半个世纪前的故事和女孩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