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艺术家和创作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本子,这本小本子甚至成为了他们创作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记录那些生活的细碎点滴,不期而至的灵感,或是做未来新项目的规划。

西班牙时装摄影师、《Apartamento》杂志创办人Nacho Alegre也不例外。从2002年开始,他把平日里拍摄的许多碎照片印出来,贴在本子里。到后来,他干脆把这些摄影日记和他的商业作品一并展示在个人网站里。

Nacho 说:“习惯去享受这些点滴小事,把爱放进每件你做的事情之中,不要对它们倦怠,这样会使你的生活更加的充实。”正是这些本子让他在不经意间催生出了创办 《Apartamento》的想法,杂志呈现出的轻松、随性、自然,珍视生活点滴的调性从何而来,我想也不难理解了。

Voicer interview with Nacho Alegre: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影像日记本的?到现在已经做了多少本了?

我大约是从2002年开始以这样方式来创作日记,一般每年做一、两本,不过我不会把他们全部都上传到网上,你们能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你为什么还是喜欢贴本子这种有些古老的做法?

我创作这些摄影本的原因,是希望可以留住我生活的记忆,还有那些我遇见的各种各样的人。所以,我想我有必要去把照片印出来,以这样的方式保存起来。从某种程度来说,如果不把所有这些文件或者底片印出来的话,那么他们就很容易找不到或者弄丢。当然,很明显的,以前我用胶卷来拍照,而现在更多是用数码相机了。

在你还没有开始拍照的时候,你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当然,我会写日记。虽然没有持续不断地写,但是我一直尝试着用日记来记录我的生活。先不说当我老了再去读它们会有怎样的意义和感受,就光是“写下你做了什么”的这个动作和状态,就能让你去思考,日记提供了一个自我思考和反省的空间。后来,我开始用文字和图画夹杂的方式来记录。但是我想,一旦有了图片,就不需要写那么多文字了。因为当我看到那些画面,回忆就会立刻涌现在脑海里。我必须要说,自从我用影像来写日记以来,这种记录就变得迅速多了,所以导致有些美好的反省被遗漏了。看来我还是有必要去写下一些文字,譬如当我做错了一些事,或者有一些糟糕的事情发生的时候。

你把这些日记放在个人网站上,也公开展览过,我好奇的是,这些本子是你从事时尚摄影师之外的另一种创作方式,或仅仅是私人化的生活记录?

我没有做过很多的展览,不过我倒是挺想多做一些的。我去展示这些作品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想过多的去展示我拍的那些很专业的作品。不过话说回来,我不是个艺术摄影师,不会真正地根据实际要求去拍摄一些东西,做一些展览,或者进行概念化的创作之类的。所以,我展示的只有我的日记。如果人们喜欢,那么我感到受宠若惊。尽管它们被记录成为日记,但并不是和我有那么亲密关系的东西。就像有一些照片,我是永远都不会放进日记里去的,譬如我的孩子可能会看的图片(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有我的父亲会看的图片等等。我必须保持一些东西的私密性。

你会有意识的去挑选和编排图片,调整图片与图片或者是图片与文字之间的关系吗?

它们并不是按照一个很严格的时间顺序进行排列的,我试着去重新排列组合,这样可以让这些图片变得更有意义,看上去也更好看,或者能告诉我们一个故事。

你每天都会拍照吗?日记里的那些照片多是在什么情境下拍摄的?在工作中还是平日生活里?

我其实没有每天都拍照,但是只要我身上带着照相机,我就会拍。我觉得自从我的工作开始变得更多了之后,拍的照片也就相对少了,不过我也不太确定。最近,我对我的生活没有那么兴奋了,或者说对于拍摄它没有那么兴奋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发布很多照片的原因。我看到有这么多的孩子在拍照,拍得都很酷、很性感,然后我再看看我自己,觉得真的很无聊。我想或许我最好还是别再拍我的这些生活了。所以,只有当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发生,或者某一些东西真正打动我的时候,又或者我朋友的生日,诸如此类的情况下,我才去拍照,譬如婚礼、我停留的地方等等。 当你越来越老的时候,去对你的生活做一些改变,还是很有意思的。

看你的日记,我感觉你一直在遇见不同的人,那些被你拍下的人都是谁?

我喜欢认识不同的人,这让我保持旺盛的活力,这也是我最爱的事。我喜欢为他们拍照,因为这样我更能记住他们,也给了我之后给他们写电子邮件的借口。

它们会为你的创作带来什么灵感吗?

其实并没有很多。可是我的专业创作会被其他的一些东西所影响,这些东西也更多地是关于我自己的规划,而日记却更真实。不过,举个例子,它们的确激发了我去做《Apartamento》杂志。

你每天的生活是怎样的?像照片上这样温暖和快乐吗?

我经常旅行,当然也有很多时间是在工作。不过我会努力的找乐子,结交朋友。

现在在还仍在坚持做本子吗?

是的,我只是有点懒得去把它们拍摄成册,也可能我对于拍摄日记已经没有那么有兴趣了,所以我想你做这个访问非常好,让我看到有人正在欣赏它们。我会更新更多的日记的。

你在2008年创办了一本很有人情味的家居杂志《Apartamento》,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喜欢那些真正过自己的生活并且享受生活的人,这一切跟钱和物质没有什么关系。这是一种态度,也是非常值得去做的尝试。专心地去享受平日生活中简单的东西:早上起来,在窗边喝杯咖啡,抽上一天中的第一根烟;当你工作完毕回到家时,无意间看到停车场的灯光;和父亲的一次谈话;爱你周围的人……听上去都很天真,又很显而易见的东西,但正是这些东西组成了你的生活。习惯去享受这些点滴小事,把爱放进每件你做的事情之中,不要对它们倦怠,这样会使你的生活更加的充实。在公寓里和我父母聊天的时候,他们真的就这样打动了我。他们俩都真正地享受和满足于自己生活中的小细节、小事情,我想这种感觉是会传染的。

你是个念旧的人吗?你还会经常翻看以前的本子吗?你觉得这些日记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年轻点儿的时候更怀旧,但是我挺喜欢读传记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它们有很多内容值得去读。我非常喜欢阅读,我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写作。

等你老了,你会怎样处理这些本子?

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我已经觉得现在拍的一些东西有点傻了,我需要习惯自己的年龄。我猜变老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只是有点不成熟,这需要花我挺多时间去适应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会被这些日记所激发,常常去旅行,并且想去做一些事情。

如果让你给你三次机会,让你看世界上任何三个人的本子,你最想看谁的?

从视觉上来说,我喜欢看Juergen Teller、Seiichi Furuya、Walter Pfeiffer,还有我最喜欢的摄影师Bruce Weber的东西。这些家伙有各自不同的风格,他们以艺术家的身份记录着生活,他们让我产生幻想,就跟我读一些名人传记的感觉一样。至于那些不是摄影师的人的剪贴簿,我暂时还没有想到谁。我想我可能会对女性的作品比较感兴趣,因为对我来说,这很奇妙,很变幻莫测。我好奇我的女朋友对每件事究竟是怎么想的,也对我的母亲和姐妹的想法充满了兴趣。我想阅读你周围人的剪贴簿很有趣,这样,你可以同时面对两个现实。

(原文刊载于《新视线》杂志99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