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Voicer的推送只发了👆一张照片, 后台收到很多人留言问Bill Cunningham是谁。于是我翻出了很早就收藏的一篇文章,在此全文翻译给大家。怎么也没想,在Bill离开后才与你们分享。

2014年9月,纽约时装周开始的前夜,时装界的大牛们专程前来,不为别的, 只为听Bill Cunningham讲述他所经历过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活”以及一些关于自己的小八卦,这篇文章则是从整晚的分享中提炼出的十条趣闻。

这一辈子,老爷子最宝贝的就是占据了家中大半空间的底片储物柜,天天生怕有什么事情会毁了它。也不知道接下来,柜子里半个世纪的底片会去向哪里,哎。(R.I.P.)

Rare Insights from Bill Cunningham,
the Man Who Invented Street Style
原文作者:VICTORIA DAWSON HOFF from elle.com

今天纽约时装周正式开始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天里会被时装秀、展示会、派队和街拍摄影师抓拍到的奇装异服填满填满。但是早在时尚博客、街拍博客(The Sartorialist)和纽约时装周本身,Bill Cunningham就开始穿着他标志性的蓝风衣骑着车抓拍纽约的潮人的时装。自从1978年起,《纽约时报》周日“Sunday Styles”板块当中,由Bill Cunningham掌镜兼撰写的“On the Street”单元,深受读者喜爱。


01
“On the Street”单元中,Cunningham以敏锐的镜头在街头直击,细腻捕捉纽约时髦女性的穿着打扮。 “On the Street”每回至少占了1/4个报纸版面,以一个篇幅最多可达几十张照片的组图介绍最新街头时尚

当然,Cunningham对于街头风格的定义也逐渐改变了街拍的常态。那些在《纽约时报》周末专栏上登出的照片从来没有经过润色,都是对于纽约生活和风格的抓拍,完全不同于时装周里精心摆拍出来的场面。85岁的Cunningham总是穿行于人群和游客中,人们往往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抓拍到,比如一大清早刚从家里走出门时就被他“抓”到了,如此猝不及防。


01
85岁的Cunningham总是穿行于人群和游客中,人们往往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抓拍到,比如一大清早刚从家里走出门时就被他“抓”到了

就在节奏紧张的时装周开始的前夜,纽约时装周的创始人决定在她自己举办的Fashion Icon speaker series中邀请深受爱戴并且影响着时尚产业多年的Cunningham来做演讲。尽管已临近时装周,各大编辑、时尚工作者和一些时尚界大牛比如Carolina Herrera和Norma Kamali专程前来听从来不抛头露面的Cunningham讲述他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活。下面记录的就是那晚上最令人惊叹的(marvolous,Cunningham最喜欢用的词)趣闻:

Jackie Kennedy在JFK葬礼上穿的那身套装原来是红色的,是Cunningham帮她染成的黑色。

“当时已经没有时间重新买布做新的套装了,”他说。“所以我们就熬夜把它染了。”很难以置信吗?“不是的,这是真人真事。”他坚决得说。


01
Cunningham年轻的时候

他在被哈佛录取两个月后退学了。

Cunningham标志性的特立独行受不了“藤校”环境,“我说, ‘你们挑错人了,我不适合这儿!’”


01
Cunningham的作品首次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版面

因为他偶然拍到了一个好莱坞明星,获得了《纽约时报》的工作。

在1978年,Cunningham候在他的标志性位置时—第7大道57街—他抓拍到了路过那里的一个极美的女人。她就是Greta Garbo。“我对于探测明星的雷达太不灵敏了,但其实我也不在意,”他真诚地说。“他们身上穿的东西才是我在意的。”

他觉得走红毯简直要了他的命。

“时尚界通过租借、赠送衣服的方式把自己杀死了。你都心甘情愿送了谁还愿意买?”确实。


01
1973年的“Battle of Versailles”堪称是近代时尚界的大事之一,不仅打破了以巴黎为中心的时尚体制,更被誉为是美国时尚的里程碑

他亲眼看到了“成衣”的诞生。

观众们被Cunningham十分钟的“长篇”回忆深深吸引,其中包含了无可挑剔的细节和1973年的“Battle of Versailles”那场秀。Liza Minnelli穿着Halston、Yves Saint Laurent、Givenchy和Oscar de la Renta,就像当时传奇的Stephen Burrows那样进行了展示表演。当这场秀将近结尾的时候“Liza Minnelli出现了,她说 ‘晚安,巴黎!’”当时路易十四的皇家歌剧院里已经疯狂了,他们刚刚看到了一次革命:高级定制的终结和成衣的开始。

他把他所有拍过的照片都存在一排储藏柜里。

他一直都为这排柜子操心害怕什么事情毁了它。对于他所拍的对象:“他们最怕的就是他们会被拍得丑而且还被其他人看到了。”他还说他也不想让那些人最终进入一个博物馆或者历史博物院什么的。

他完全不在意钱——他对报酬都很警惕。

“我觉得接受别人的钱很可怕,这样就像你欠他们什么一样,”他说道。更让人觉得惊奇的是他对自己的存款就仅仅是他知道他活得下去。“我真的不会理财,我知道我够吃…”

他希望在工作时可以是隐形的,但原因其实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人们觉得我很狡猾。我是在尽可能的低调就不会吓到街上的人。”尽管他的工作很有人类学的意味,但是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科学道理可言。“你觉得我知道我在拍什么?走上街头你便会知道,如果你不在那里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他觉得科技就是时尚的未来。

我们绝不是唯一听到这个消息会吃惊的人:众所周知Cunningham连iPhone都不用。但是,他说:“你看看在第五大道上那个苹果店外排的长队,你有看到过在Bergdorf’s或者Saks店门口有这么长的队吗?”他觉得这没什么。“时尚界需要和现实牢牢接轨,现实就是整个国家都是由电子设备连接在一起的。他们装点的是大脑,而不是在外在,不是穿上一条美丽的裙子或者高档的帽子。简洁的服饰才是重点。”

尽管他创造了极大的成功并且有一份传奇性的工作,但别叫他“Icon”。

“遗产?我就是一个普通工厂工人;我们在意的就是当下!

遗产……别胡扯了。”

我们不敢苟同。

 

🎬

纪录片《我们都为比尔着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