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可以说是航空旅行的黄金时代,坐飞机出行优雅而奢侈,那个时代的航站楼也成了建筑师挥洒才华的不二场所,而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TWA(全称:Trans World Airlines 环球航空公司)航站楼可能是其中最为传奇的一座了。

作为美国飞往欧陆的启程地,芬兰裔的美国建筑大师Eero Saarinen(埃罗·沙里宁)赋予了这座航站楼以振翅欲飞的白鸟造型。但这座航站楼早在2001就停业了,经过十余年的闲置,现将被改建成精品酒店。在改造前,我们不妨再看最后一眼,一瞥五十年前航空旅行的黄金时代。

Eero Saarinen设计的这座TWA航站楼外观优雅前卫,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极了一只意欲翱翔的飞鸟,充满动态感和冲击力。航站楼的这种动态感来自穹顶贝壳般的设计——由四块混凝土壳体拼搭而成的结构异常复杂,耗时耗力,从一纸蓝图到最终完工更是花费了长达六年时间。

在TWA航站楼的内部,Eero Saarinen同样是大胆的运用了大量的曲线元素,楼梯、穹顶、走廊、门洞都由统一的流畅曲线构成,这其实是在模仿飞行过程中如俯冲、盘旋时的曲线,让乘客在上天之前就提前感受到飞行之美。


01
10秒走遍肯尼迪国际机场的TWA航站楼

TWA航站楼采用了许多在当时相当前沿的技术,比如封闭式登机通道、闭路电视、行李传送带、自动开关门带,以及一个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来显示起飞时间。但随着时代的变迁,TWA航站楼曾经前卫的设计早已不适应现代航空业了,飞机和乘客的猛涨远超了TWA航站楼的承受能力。

Trans World Airlines(环球航空公司)在20世纪末经历了多次破产,并且在2001年被收购,TWA航站楼也被迫关闭。几年后,TWA航站楼被宣布为国家历史性地标,免于了拆除的命运,但空置的成本过高,负责管理TWA航站楼的纽约及新泽西机场管理局(Port Authority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简称PANYNJ)便提出了改建的建议,但究竟怎么再利用,始终没有能让众人信服的方案出现。

TWA航站楼就这样一直闲置了14年,直到2015年,终于出现了合适的改建方案,Jet Blue(捷蓝航空)提案将TWA航站楼改建为精品酒店,除了客房、会议中心、餐厅之外,还会设计一个观景台,可以直接俯瞰飞机跑道。当然,在对TWA航站楼改建的同时,也会部分保留TWA航站楼的历史,让旅客了解上世纪喷气时代的辉煌历史。


01
从埃罗·沙里宁的TWA航站楼一瞥五十年前航空的黄金时代

TWA航站楼的改建于2016年开始,预计2018年完工,在动工前,摄影师Max Touhey带着他的相机进入了TWA航站楼,记录了这个建筑作为航站楼的最后时光。这座航站楼就像一颗时间胶囊,封存着半个多世纪前的优雅原貌,只不过其中有十几年的时间都是被冻结的,暂停的时钟、积灰的沙发、生锈的设备都无声地透露着其中的落寞。而TWA航站楼的未来会怎样,白鸟将会飞往哪里?我们一起期待Jet Blue的改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