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种颜色呢?隈研吾设计的画材店Pigment Tokyo收藏有4200多种色彩的颜料,看起来几乎都把上帝创造的颜色都收藏尽了,但这个地方真要和哈佛图书馆的斯特劳斯中心相比,可能还是略逊一筹。

斯特劳斯保护技术研究中心的独特,在于其中收藏的颜料的珍奇和不同寻常,例如:

木乃伊身上提炼出的棕色;
青金石磨出的蓝色;
海底蜗牛分泌的紫色;
甲壳虫碾碎得来的红色;
矿物制成的致命的黄色和翡翠绿……

历史学家Edward Forbes(爱德华·福布斯)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间开始周游世界,途中他热爱搜罗各地的颜料,然后悉心装进一个个小玻璃瓶中,带回哈佛,每次旅行,他绝不会空手而归。他一共搜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2500种颜料,这些收藏便根据他的名字,命名为“The 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

Edward Forbes这个四处收集颜料的爱好源自他早期的收藏经历,1899年他购入了一幅14世纪的画作《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圣母子与诸圣徒),结果发现由于之前保管不善,画作恶化的非常迅速,事实上,很多经典画作就是这样损坏的。于是从1900年起的50年,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探索画是如何制作上去。

渐渐的,Edward Forbes注意到很多画作中颜料的萃取和制作方法大多早已失传,这为画作的保护增加了难度,也让他意识到了颜料的重要性——将颜料保护起来,是保护画作的基础,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接触到很多关于颜料的秘闻和有趣的故事。

如今,“The 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被妥善保存在哈佛图书馆的斯特劳斯保护技术研究中心,多以最原始未加工过的粉末状形式封存在玻璃容器中,这些颜料按照色系整齐有序地摆放在一个个高高的玻璃柜中。除了这些古老的颜料,斯特劳斯中心如今也开始收藏上世纪70年代后的人工合成颜料了。

一支支储存在玻璃柜里的颜料样品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药剂瓶和医院,不过,这些浓缩的粉剂确实和“治愈”联系在一起,但并不是用于治疗人的身体疾病,而是为了帮助修复古老的画作。除此之外,对这些古老颜料样品进行化学分析,还能非常有效地鉴定画作的真伪。

2007年的时候,斯特劳斯中心就曾经鉴定过据说是Jackson Pollock (他的画作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之一)的原作,结果在其中发现了不少Jackson Pollock当时不可能使用的颜料,比如Red 254,这种化学反应的副产品,直到画家逝世后20年才被发现。

一起来看一看斯特劳斯中心的资深研究者Narayan Khandekar和大家分享的Edward Forbes搜集来的若干种有趣的颜料以及颜料背后的趣闻吧。


01
Indian Yellow|印度黄:这种黄色的颜料源自印度,由只喂食芒果树叶和水的母牛的尿液制成,由于牛不能消化芒果树叶,尿液中会含有胆汁,蒸发过滤之后就可以得到印度黄,然而,这些牛因为只吃芒果树叶,面黄肌瘦。所以在19世纪的时候,就被印度政府取缔了。
02
Ultra Marine|群青:这种饱满的蓝色源自阿富汗采石场的青金石,需要调配师精心研磨制作,六千年前被开采出来后被运到埃及,再运到欧洲,欧洲人称这种颜色为Ultra Marine,意思就是来自海外的蓝,这样劳师动众而获得的珍贵蓝色,常被用在油画中为圣母的袍子上色,价格则一度比黄金还贵。

03
Synthetic Ultra Marine|人工合成群青:虽然价格昂贵,但群青色一直是中世纪画师调色板上不可或缺的颜色之一,而1842年法国政府甚至颁布了一则悬赏令奖励发明人造群青颜料的人,很快法国化学家Jean Baptiste Guimet便发现了人工合成群青色的方法,为画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04
Mauve|骨螺紫:这种紫色来自海底一种海螺的分泌物,据说25万只海螺才能提炼出半盎司这种紫色,但也只够染一件罗马长袍,如此之高的成本让这种紫色成为了身份的象征,克利奥帕特拉七世迷恋它,凯撒规定这是皇室专用色,拜占庭的国王们将宫殿修成紫色,“born in purple”(出身名门)这个词也源自于此。

05
Metal flake|金属粉末:这些装在小罐子里的闪闪发亮的金属粉末,最初只用于汽车涂料,但随着汽车的普及在20世纪逐渐进入了波普艺术界,英国当代艺术家、“波普艺术之父”Richard Hamilton就很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这种颜料。
06
Kermes Lake|胭脂红:玻璃瓶里是胭脂红颜料,而小试管里的是胭脂红的制作原料——胭脂虫,这种小虫生长在南美的仙人掌上,曾是印加王朝秘不告人的珍宝,也是后来的征服者西班牙严守的商业机密,是中世纪最贵重的红色染料的来源。这种颜色后来被东印度公司带到菲律宾,后传入中国,被称为“洋红”。

07
Realgar|雄黄:这是雄黄,如同瓶身上大大注明的“Poison!”,这种颜料虽然明亮饱满,但是带有剧毒,曾经作为颜料而广泛使用,中国、印度、欧洲等的艺术品中都能见到这种颜料的身影。
08
Emerald Green|翡翠绿:这种鲜艳的翡翠绿同样也含有足以致命的剧毒,在19世纪时因为成本低廉,常常用于油画、水彩和蜡笔,梵高的《献给保罗·高更的自画像》中就曾经检测出过这种绿色,不过如今这种颜料只作为杀虫剂、老鼠药而使用了。

09
Cadium Yellow|镉黄:镉黄最初在1817年由Friedrich Strohmeyer以硫化镉合成调制而成,很多印象派画家喜欢用这种黄色,梵高的《向日葵》中就用到了这种黄色,蒙德里安经常会在自己有限色系的画作中使用镉黄和镉红。
10
Mummy Brown|木乃伊棕:在这里,木乃伊并非形容词,这种棕色是真真正正是从木乃伊身上提炼出来的,这种从木乃伊裹尸布上提取棕色树脂制成的颜料,在18、19世纪曾一度非常流行,还有更诡异的传说是,这种颜料来自木乃伊的肉,而且肉质越好颜色越饱满。

11
Brazilwood|巴西红木:巴西红木因为树质坚硬,是制作高级家具和小提琴的最佳选择之一,树干中含有一种红色染料,在15、16世纪是珍贵的红色染料另一来源,高额的利润让大片林木被砍伐运离巴西本土,巴西红木在其原生地几乎消失殆尽。
12
Dragon's Blood|龙血红:这种颜料的名字听起来非常霸气,传说是龙和大象争斗而得来的颜色,但事实上,这种颜料来自某种棕榈植物的分泌的树脂,之所以起这个名字不过是为了增加销量。

13
Annatto|胭脂树红:这种颜料来自热带地区胭脂树的种子,南美洲的土著们用胭脂树种子来制作人体彩绘和口红,因此,这种树又被称为口红树,在印度,这种颜料还被用来点朱砂痣,以区分一个女性是否已婚。现在,胭脂树红被广泛应用在食物领域,为芝士、乳制品等染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