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机器人家装到加速现实,城市聚居地正在变得超越人们的认知,想要在未来世界好好生存,仔细阅读以下未来世界生存守则。

虽然2016年并没有像1920年代所想象的那样有着科幻色彩,但是没有人会质疑我们确实是生活在一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来自麻省理工的Messer Andrew McAfee和Erik Brynjolfsson称我们的时代为“第二次机械时代”。但是我们放眼望去,在这个时代里人们所做的也无非就是刷刷微博、朋友圈或者到大街上追追Pokemon,这样看来我们和《回到未来2》里面的场景相比却是逊色不少。

但是我们确实也是很努力地在实现着梦中的画面:在新加坡,无人驾驶出租车已经上路运营了;也许在中国不久,也会看到空中客车的身影(虽然是个很悬的主意);基因学家也说,超级光合作用将会用来应对世界上的饥饿问题;Nasa也正在准备着将人类送到火星去……

The World Economics Forum预言,在2020年前500万的职位将被人工智能抢走。

这一切都将对我们的生活有怎样的影响呢,尤其对我们所居住的家庭环境会有怎样的改变呢?所有那些“第一步”科技巨头们——Apple、Google、Facebook、微软、IBM、亚马逊——都在人工智能上投入重金。虽说机器人管家不会马上就会跑到你家里去,但机器办公人员比如说Siri、快速翻译器、机器语音服务和法律条款软件已经确实的被用在了人们的工作之中。看起来更多工作将会被机器代替了,找工作也许越来越难了。

如果说数字第一阶段完全是由信息组成的,那么当web 3.0在你居住环境的周围慢慢发展起来的时候,第二阶段则将会更着重于物质社会的发展。Uber就是这么一个例子。它的创始人Travis Kalanick,致力于将“智能手机变成生活的远程遥控”的梦实现。同样的,Google的无人汽车也在努力地圆这样一个梦。

我们的生活在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让我们来看看即将改变我们生活的五样新鲜玩意儿吧。

Neocities 新生代城市

2014年,是人类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世界上超过半数的人们住进了城市里。2050年,2/3的人类将开始他们的城市生活,城市也会随之扩张。在1990年,世界上只有10个超级城市(城市人口超过一千万),而今,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已经有了28个超级城市,截至2030年将会有41个。

市长们也需要更多的将精力放在城市建设、过度拥挤问题和基础设施建设上去。科技公司正在投资那些围绕着新数字时代的城市改造项目(比如Google的Sidewalk Labs)。除了改造中世纪的街道和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为什么不建造可以适应未来数字生活的新型空间呢?

“Neocity”这个名词来源于旧金山一家教育机构Entangled Solutions的Yury Liftshits先生。Neocity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在于它的全自动地下交通运输系统、一个让人们可以游泳去工作的大泳池、可以同时容纳2000个小朋友同时游戏的Netflix操场、可行走的房顶系统和帮助超级城市生长的新式基金。好吧,现在这些都还只是纸上谈兵,但是听起来确实还挺让人激动。现在也是时候开始做梦了!

Co-Living 共住空间

找房子住确实是一个费心费力的事,尤其是对于那些二十多岁刚刚离开家出外打拼的年轻人来说。就像Second Home(secondhome.io)那样的co-working空间打破了传统意义上商业出租模式一样,“Co-living”这样的居住形式的出现打破了传统租赁市场上的居住形式。

位于伦敦西北部Willesden的The Collective Old Oak,据称是co-living形式的最大建筑系统,人们可以更便捷的在城市里找到房子。每一个居民都住在一个超级现代的公寓里,而且一次付清所有居住消费:租金、税款、Wi-Fi、水费、电费(一般来说起步价250镑),有点像成人版学生公寓。你有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而厨房、洗衣房、健身房、游戏房、书房和其他房间则是和别人一起共用,这样其实你还是可以邀请朋友来你的住处共进晚餐的。

千禧一代更乐于分享——不仅仅是产品,也包括居住空间。

“其实这和分享型经济、共享型消费的理念很像,”全球著名的发展咨询公司Future Laboratory的潮流预测主编Peter Firth说。“我们还处在后经济衰退期,而且现在出来打拼的年轻人也没什么钱,所以对于花钱他们需要更有创意一些。他们更喜欢分享——不仅是产品而且包括居住空间。”

这个效仿大学生活的居住模式将志同道合的人们聚拢在一起。但是,西方的主流生活方式还是偏向于独处,自1920年代起,美国的独居人群的比例就一直在稳步增长从5%涨到了2013年的27%。co-living是超前的一步,尤其是对于那些特定人群,如离婚后无居所的父母、老年人的更好选择。

Robo Homes 机器人保姆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物联网”的概念:就是你的微波炉、坐便器、烤箱都会被联系在一个巨大的网络里。听起来也许有点变态……谁会想要自己的冰箱因为自己不小心把牛奶放坏了就取消对自己的微博关注。而且也没人想一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咖啡机和微波炉私奔了。

但是不得不说下一个家具创新浪潮还确实让人挺激动的。Moley机器人大厨和《杰森一家》动画里的预言有些像。它有两个灵活的机器手臂来帮助他们像人类的手一样灵活运动,甚至是“有同样的速度、敏感度和动作”。在2015年上海亚洲电子展上它夺得了大奖,而且它的制作人也承诺明年会将它推向市场。也许最实际的还是下一代智能烹饪工具,就像June Intelligent Oven,它可以用高等释义相机来辨认、称量、测量你放进去的盘子,而且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帮你精准地做出美食。

然后就是你浴室的革新啦。任何在日本上过厕所的人都不会忘记TOTO的多功能马桶。最新的一款应该是Flowsky,它可以确保你的如厕姿势完全符合泌尿学要求(羞羞脸)。来自Withings的新一代浴室体重秤不仅测量你的体重而且还监测你的心率、BMI和体脂,然后将数据发送到你的手机并且给你制定出新的运动体系。那么作为搭配就一定要加上新一代的智能镜子——由新的TOLET(有机透明发光二极管)屏幕制成——它有一种滤镜功能,可以让你在看新闻的同时测试自己的衣着搭配。

Accelerated Reality 加速现实

几年前,美国科技学家Linda Stone创造了“不间断部分注意力(continuous partial attention)”这个说法。这个短语抓住了我们的欲望:“去联系并且不间断地被联系,使得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有效地关注每一个机会、活动、联系人”。

我们都会更加有效快速的关注信息。“历史告诉我们,不论任何时代的人,面对快速和慢速处理事务的选项时都会选择快速处理,”The Great Acceleration的作者Robert Colvile说。“换句话来说,如果你觉得生活现在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运行,那么你最好系好你的安全带。”

最终,社交网络的重点不在于网络,而在于社交。

Colvile先生希望我们思考,生活节奏是如何快速加快的。研究表明,在生活节奏快的城市里,人们走路也会快一些。世界500强的CEO一直被邮件困扰着,他们每天只有28分钟不被打扰的时光。“当黑莓第一次在商务圈亮相时,人们觉得它简直粗鲁的无法忍受,”他说。“现在这也完全是正常的了。我们假设潮流会加速发展也是符合逻辑的。”

在手机每两分钟都响一次的时代,我们已经很难再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了。几年后,一场典型的晚饭将是如下的场景:孩子玩着Pokemon Go这种地理空间类的电子游戏、父亲在角落里用他的特质隐形眼镜扫描合同、母亲默默地用联合网络组织一场活动。但是这也不差,Colvile先生说。“不论怎样,社交网络的重点都不在于网络而在于社交。所以就算你和你的肉体失联了一下,也不代表你和整个人类社会是失联的。”

Instant Gratification 即刻满足

世界网络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在任何你想要得到信息的时候都可以轻松获取。Google现在就利用人工智能,在你能回答问题之前就给了你答案。但是,在信息交流的速度越来越快的同时,对人类交流带来质变的是电报而不是超级宽带。

其实真正的新东西是将真正的物品送到各处。Uber已经用UberRush开始了送货服务,现在正在北美试运营,而且Amazon也在用Prime Air服务保证小件物品可以再30分钟内送达。Amazon的全球创新政策与交流的副主席Paul Misener说:“如果一个顾客需要咖啡或者牙膏,两天的送货时间也太长了,我们正在开发一种可以更好地服务客户的送货方式。”他们说这对那种去野餐时会忘记带开瓶器的人来说是个大好消息。

而且现在还有像Markable那样的App可以给人们带来即刻的满足感。它让你可以抓拍到你在街上看到的任何一套好看的衣服,然后运用图像识别功能辨 别出你在哪里可以买到它,你只需要轻轻一点回到家就可以看到你想要的衣服了。如此便捷。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是在大街上被送货车挤来挤去。

本文经MR PORTER授权转载,原文链接:MR PORTER
原作者: Mr Richard Godwin
插画: Mr Andrea Mongia
翻译:Farr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