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18天,2016年就要结束咯。《国家地理》杂志从91位摄影师、107个故事、229万张摄影作品中选出了52张“2016年度最佳摄影”

这些摄影作品来自地球上的各个角落:在莫斯科实录“网红”拍照过程,在阿拉斯加偶遇又萌又急人的“熊堵”,在南非记录下被偷猎者残忍射杀的犀牛,在塞舌尔看黑鳍礁鲨懒洋洋的集体“赖床”,在挪威俯拍冷蓝色海面上温暖的船只,在NASA中心观摩充满超现实感的“样衣试样”,或是在中国喀什的火车里,留意小孩心中的温暖……

01

Kirill Vselensky站在莫斯科某幢高楼的屋檐边缘,而Dima Balashov正在拍他。这两个24岁的年轻人是Instagram上的红人,他们去各种屋顶上以惊险的方式拍照,被称为rooftoppers(屋顶人)。


Photo by GERD LUDWIG

 

02

夜晚的暴风雨照亮了内布拉斯加州伍德河附近的天空,大约有413000只沙丘鹤飞来这里,栖息在普拉特河的浅滩上。


Photo by RANDY OLSON

 

03

一名潜水员正与一条巴哈马鼬鲨亲密接触。别太担心,实际情况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哦——鼬鲨一般是不会攻击稳定在视线中的物体的,相反,它们会对突然出现的一切充满突袭的猎捕欲。


Photo by BRIAN SKERRY

 

04

晔晔是一只16岁的大熊猫,它正在四川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休息。


Photo by AMI VITALE

 

05

在印度的孙德尔本斯,几个眼科护理人员正在使用测试镜架为居民进行眼科检查。他们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普及检查,使得印度目前超过800万的失明人群基数有所下降。


Photo by BRENT STIRTON

 

06

被寄生无花果树的果实诱惑着,这只婆罗洲猩猩爬上了30米的树冠。一只雄性婆罗洲猩猩的体重可以达到90公斤,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树栖动物。


Photo by TIM LAMAN

 

07

秘鲁马努国家公园里,一个马奇健格族(当地原住民)女孩正在河里嬉戏,在她的头发上趴着的是她的宠物——一只鞍背柽柳猴。


Photo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

 

08

拉马迪的瓦砾中的一个难民家庭。拉马迪是伊拉克的一个城市,因为恐怖袭击,这里到处残垣断瓦,生灵涂炭。


Photo by MOISES SAMAN

 

09

美国黄石地区的一些地方可能比一个世纪前更“野”——灰熊们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比如这一只,正在从野牛尸体上赶开正在啃食腐肉的乌鸦——黄石公园的工作人员们故意把野牛的尸体搬离路面,以确保这样的“抢食组合”远离游客们的旅行路线。


Photo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

 

10

傍晚的暮光沐浴着希腊特尔斐的雅典娜卫城神殿。当年的朝圣者有可能是先在这里献祭,然后前往附近的阿波罗神庙求取德尔斐神谕的。


Photo by VINCENT J. MUSI AT ARCHAEOLOGICAL SITE OF DELPHI

 

11

一只非洲鳞片白腹穿山甲宝宝正扒着妈妈的背“搭便车”。它们生活在佛罗里达东海岸圣奥古斯汀的一个非营利的穿山甲保护区里。


Photo by JOEL SARTORE

 

12

在密歇根州的弗林特,因自来水受到污染,Julie、Antonio和India Abram兄妹几个刚从消防局领到了他们今天的瓶装水补给。


Photo by WAYNE LAWRENCE

 

13

穴居象龟们在一棵小小树下争抢庇荫所——如果太长时间被暴晒,如此强烈的阳光和如此荒芜的土地会令象龟们在自己的壳里……被煮熟。


Photo by THOMAS PESCHAK

 

14

一只被猎捕的公麋鹿和它珍贵的鹿角被搭在一只骡子的背上驮着——这可是一种很复古的运输方式呢。2014年,有超过72000名猎人来到美国的黄石和大提顿狩猎区捕猎。


Photo by DAVID GUTTENFELDER

 

15

Igor Voronkin在挪威斯匹次卑尔根岛的一家煤矿工作,和他的400个矿工同事一样,他也来自工作机会稀缺的乌克兰东部。


Photo by EVGENIA ARBUGAEVA

 

16

黄石大峡谷。就是像这样壮美的风景令国会在1872年想到创建黄石公园——现在看来,这依旧是革命性的一步。


Photo by MICHAEL NICHOLS

 

17

位于俄罗斯Bovanenkovo的天然气田。这片储量巨大的气田在1970年代被发现,不过,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天然气列为优先发展能源之前,亚马尔半岛的天然气开发一直因为太过昂贵而停滞着。


Photo by EVGENIA ARBUGAEVA

 

18

一只美洲鳄从草丛中一个“伏地挺身”,返回到红树林根丛盘结,堪称迷宫、几乎没有破绽的庇护所。


Photo by DAVID DOUBILET AND JENNIFER HAYES

 

19

太阳落山时的台北开始充满活力。


Photo by DINA LITOVSKY

 

20

大雪纷飞中,一只浸没在黄石公园河中的野牛尸体,成为了这只狼和它两岁宝宝的盛宴。


Photo by RONAN DONOVAN

 

21

Becky Weed和她丈夫David Tyler在黄石国家公园附近养羊,他们得用一条牧羊犬来提防狼、熊和山狮。


Photo by ERIKA LARSEN

 

22

黄石公园里的大棱镜温泉奇异的颜色来自嗜热菌:一种在可以烫伤我们的热水里生长的微生物。


Photo by MICHAEL NICHOLS

 

23

Steven Donovan跳进“游泳池”。 他凭借自己的摄影技术,在冰川国家公园找到了一份靠季节吃饭的工作。


Photo by COREY ARNOLD

 

24

Kirk Odom曾经因为一名专家作证受害者睡衣上的头发与他的头发相匹配而被判有强奸罪。在监狱待了多年之后,DNA测试才证明了他的清白。


Photo by MAX AGUILERA-HELLWEG

 

25

在阿拉斯加,灰熊妈妈和它的幼崽在德纳里峰附近的观景公路上造成了“熊堵”。这条路每年夏天只向私家车开放5天。


Photo by AARON HUEY

 

26

由于各种武装团体的不断威胁,刚果民主共和国Virunga公园内的护林员接受了伏击战术等项目的军事训练。


Photo by BRENT STIRTON

 

27

在南非的Hluhluwe-Imfolozi公园,偷猎者用高口径子弹击杀了这只黑犀牛,砍走了它的角。全球现在只有不到5000只黑犀牛了。💧


Photo by BRENT STIRTON

 

28

为了跟踪海洋冰面的变化,2015年,这艘挪威调查船与冰块们一起漂浮了5个月,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航程:从北极的冬天一直航行到春天来临。


Photo by NICK COBBING

 

29

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一个山腰上,摄影师Stephen Wilkes在26小时内拍摄了1036张图片,创造出了这一张日夜复合的景象。


Photo by STEPHEN WILKES

 

30

一名工人正在用木锤从一艘中国货船上敲下冰冻金枪鱼,这艘船停泊在菲律宾桑托斯将军城附近。


Photo by ADAM DEAN

 

31

血滴从一只黑白兀鹫的喙滴落的瞬间。它的颈部和头部的羽毛很稀疏,这可以避免在啃食动物尸体的时候,粘连太多的血液、内脏、或者一些排泄物。


Photo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

 

32

为去火星而“盛装打扮”:太空工程师Pablo de León正在NASA的肯尼迪太空中心“浮土室”测试一件太空服的样衣。风扇鼓起沙尘,以模拟那个红色星球上的外部条件。


Photo by PHILLIP TOLEDANO

 

33

亚美尼亚的基督徒村民正在杏树下野餐,他们唱着祈求和平安定和文化延续的祷歌。一个巨大的闪光十字架立在旁边,对着土耳其,仿佛是挑衅。亚美尼亚和土耳其之间的激烈矛盾影响了四代人。


Photo by JOHN STANMEYER

 

34

章鱼的神经系统比大多数无脊椎动物都要更大更复杂,它们会思考吗?它们有意识吗?研究人员认为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Photo by DAVID LIITTSCHWAGER AT FLORIDA KEYS MARINE LIFE

 

35

一半是好奇,一半是对即将到来的变化的隐约预感:今年5月的古巴哈瓦那湾,迎来了近40年来,第一艘来自美国的游轮。


Photo by DAVID GUTTENFELDER

 

36

一群银鱼正在通过古巴的红树林珊瑚礁。为了保护自己,手指大小的小银鱼聚集成大型的鱼群,迷惑捕食者。


Photo by DAVID DOUBILET AND JENNIFER HAYES

 

37

在一个南非的牧场上,一群小犀牛最近被修剪了角。与大象象牙不同,犀牛的角是可以在正确切割后生长的。牧场正把这些犀牛角储存起来,未来将被合法销售。


Photo by BRENT STIRTON

 

38

Gerd Gamanab今年67岁,在纳米比亚的炙热的阳光和尘埃中的常年劳作,损毁了他的角膜。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治疗过迟,他的失明其实是可以被避免的。


Photo by BRENT STIRTON

 

39

在黄石东南部,一群三周大的小马鹿正跟着它们的妈妈走在一个4600英尺的山坡上——这可是它们经历的第一次夏季迁徙哦。


Photo by JOE RIIS

 

40

暂离首尔节奏紧张的市中心,从事推销员工作的Sungvin Hong在北汉山国家公园徒步登山后,在一块大石头上闭目养神。


Photo by LUCAS FOGLIA

 

41

夏季是属于日光浴的季节,不管你偏好穿衣服版本……还是其他版本的。慕尼黑Schwabinger Bach的一片草地,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是裸体主义者们的最爱。


Photo by SIMON ROBERTS

 

42

原住民在秘鲁的马努森林中世代猎捕和种植,但只获取足以维持生活的数量。图中吊挂着的蜘蛛猴是他们最爱的猎物,也是他们最喜欢的宠物。


Photo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

 

43

一个女孩看着3个蒙着面纱的库尔德妇女。其中两名妇女在逃离难民营之前,被迫嫁给了ISIS的成员。


Photo by YURI KOZYREV

 

44

在猎犬的帮助下,一个护林员希望可以追踪到杀死这头大象,为了象牙窃走大象头部的偷猎者。


Photo by BRENT STIRTON

 

45

中国的熊猫保育员与训练小熊猫用的猎豹标本。为了使小熊猫可以对危险的野外环境和天敌产生畏惧,保育员们需要观察小熊猫们对“猎豹”的反应,判断它们是否准备好野外生存。


Photo by AMI VITALE

 

46

在爱达荷州的霍尔堡,Leo Teton站在一个用北美野牛头骨装饰的木桩旁边,这样的木桩其实代表着Shoshone-Bannock部落与野牛之间的精神链接。


Photo by ERIKA LARSEN

 

47

一群小孩在海地萨鲁特港一条的河里嬉水。这座城市刚刚经历了飓风马修的严重侵袭,这条河上的桥和其他许多房屋、公共设施都被严重损毁。


Photo by ANDREW MCCONNELL

 

48

Isra Ali Saalad跟着她的妈妈和哥哥姐姐一起从索马里搬到了瑞典。“我们搬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安全的。”她的姐姐Samsam说。


Photo by ROBIN HAMMOND

 

49

一群黑白秃鹫在塞伦盖蒂啃食斑马尸体,更凶猛强壮的鸟类有优势抢夺腐肉,而其他的鸟没有什么选择,只能接受它们的“剩饭”:皮和骨头。


Photo by CHARLIE HAMILTON JAMES

 

50

在塞舌尔的阿尔达布拉环礁内,一大群黑鳍礁鲨正懒洋洋地躺在浅浅的温水里,等待海潮到来使得这里的水位再次升高。


Photo by THOMAS P. PESCHAK

 

51

随着火车离目的地喀什站越来越近,一个小旅客在慢慢一路吹进火车积下的沙子上画了一颗心。


Photo by MATTHIEU PALEY

52

🖼

以上就是国家地理杂志选出的年度最佳照片,但是似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bug😅,我们只在官网的页面上找到了51张照片,而不是正文所述的52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