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新年刚开始,《W》杂志就投出了重磅封面:一年一度的“Best Performances”(最佳表演)特刊。今年这份特刊共有6个封面,《W》还“钦点”了29位今年在大荧幕上表现最好、最炙手可热的演员

每年《W》杂志的“Best Performances”特刊,是对绝佳表演的一次致敬。因此与其他杂志的明星拍片不同,这一次,镜头前的明星们需要展现的并非摆pose的能力,而是他们作为演员的特质。

今年,艾米·亚当斯、马修·麦康纳、艾玛·斯通、娜塔莉·波特曼、卡西·阿弗莱克、米歇尔·威廉姆斯等在内的12位好莱坞A-listers,成双成对地出现在了由时装摄影师Craig McDean掌镜、Edward Enninful负责造型的封面中。杂志内页中,还可以看到安德鲁·加菲尔德、塔拉吉·P·汉森、克里斯·派恩、海莉·斯坦菲尔德、娜奥米·哈里斯等在今年有上佳表现的演员的时装片。

艾玛·斯通|Emma Stone 
《爱乐之城》(La La Land)

我的真名是Emily Stone,但我开始表演时已经有别的女演员用这个名字了。所以我就变成了Emma,但我很想念Emily,想让她重见天日。

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
《金矿 Gold》

《金矿》让我想起了我爸,他就喜欢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电影中有一段小诗,‘无脚鸟睡在风中’…… 他们(这样的人)绝不会从正门实现美国梦。

艾米·亚当斯|Amy Adams
《降临》(Arrival)
《夜行动物》(Nocturnal Animals)

Tom Ford是我在《夜行动物》中的缪思,他会在片场问,‘为什么艾米这样摆她的手?’我就会说,‘我在模仿你啊!’

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
《第一夫人》(Jackie)

我长得和杰奎琳并不像,但我感到自己就是她。

亚当·德赖弗|Adam Driver
《帕特森》(Paterson)
《沉默》(Silence)

我为《沉默》减了51磅。减重只有一个坏处,当我试想着如何演一场戏的时候会毫无头绪,因为实在太饿了。然后我会吃一勺花生酱,忽然之间所有事物都亮了起来!

克里斯·派恩|Chris Pine
《赴汤蹈火》(Hell or High Water)

我第一次试镜可能是演某人的男朋友,我是从演男朋友、快结婚的男人和王子开始的。

鲁丝·内伽|Ruth Negga
《爱恋》(Loving)

在戛纳影展首映上,我走上台阶时妆容还很完整,但走下去时睫毛膏开始往下滴。这是一个如此令人情绪激动的过程。

塔拉吉·P·汉森|Taraji P. Henson
《隐藏人物》(Hidden Figures)

既然要演一个成功让NASA宇航员进入太空的数学家,我必须看起来确实像一个数学专家。可我的数学向来糟糕,在片场他们还会找个教授来教我,我说,‘告诉我要写什么我就记下来,因为我实在理解不了。’但我还是赢了:我成了一个好演员。

沃伦·比蒂|Warren Beatty
《打破陈规》(Rules Don’t Apply)

我从不认识霍华德·休斯,所以我可以自由发挥,凭着自己的想象演戏。我喜欢引用亨利·福特和温斯顿·丘吉尔,而在《打破陈规》里我引用了霍华德·休斯本人。他说,‘永远不要检查一个有趣的事实。’

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
《海边的曼彻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

我曾经很喜欢那些让我哭的电影,现在看来所有电影都能让我落泪。

菲丽希缇·琼斯|Felicity Jones
《怪物召唤》(A Monster Calls)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最近我在荧幕上演了很多死掉的戏。我在《怪物召唤》中的角色Lizzie身患癌症,我就变得很痴迷于了解人们身体状况恶化时声音和身体控制的变化。演Lizzie后来变得越来越难,我不想再死一次了。

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
《间谍同盟》(Allied)
《只是世界尽头》(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

看到《非亲兄弟》结尾时我总会哭。这电影我看了有10遍,但最后威尔·法瑞尔唱起歌来的时候仍能触动我。

杰夫·布里吉斯|Jeff Bridges
《赴汤蹈火》(Hell or High Water)

我记得几年前在一个采访中被问起自己是不是那种会把角色情绪带回家的人,我回答,‘不会啊’。我太太正好在场,她就笑了起来。显然,那时候我演了一个坏人,一个杀手或者活埋别人的人,而她确实注意到了。我那时并不好相处。

戴夫·帕特尔|Dev Patel
《雄狮》(Lion)

我演《平民窟的百万富翁》时只有17岁。在第一个主要试映会上,我穿了学校的鞋子和一件在伦敦高街上和我妈一起买的糟糕西装。我的同伴芙蕾达·平托非常光鲜亮丽,他们就说,‘我们不能让这孩子和她一起走红毯!他破坏了整个画面!’所以他们给我换上了一套新西装。这经历有点像《窈窕淑女》。

海莉·斯坦菲尔德|Hailee Steinfeld
《成长边缘》(The Edge of Seventeen)

我的初吻发生在荧幕上,当时在拍一个名叫《她是狐狸》的毕业短片,我要和两个男孩接吻。我当时12岁,很紧张。其中有个男孩比我矮,不得不站在苹果箱上。他说,‘我会假装在亲我妈!’我很肯定这不是你在亲女孩前应该说的话,于是我看着他说,‘好的,我会假装在亲我的狗!’

安雅·泰勒-乔伊|Anya Taylor-Joy
《女巫》(The Witch)
《分裂》(Split)

我是胆小鬼,不太能受惊吓。但我真心喜欢演恐怖片,因为我能释放强烈的情感。将自己置于极度情绪化的情境中,会感到一种愉快的疲倦。

迈克尔·珊农|Michael Shannon
《午夜逃亡》(Midnight Special)
《猫王与尼克松》(Elvis & Nixon)
《夜行动物》(Nocturnal Animals)

拍床戏就像真的上床一样,除了没有丝毫乐趣以外。上床的恐惧、害怕、焦虑、悲伤、孤独都能享受到,唯独没有快乐。

安德鲁·加菲尔德|Andrew Garfield
《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
《沉默》(Silence)

我在《沉默》中饰演的角色大部分时间都在祷告。之前我从没有认真祷告过,现在我和一种更高的力量产生了联系。其实我们每天都能看到永恒之光的刹那闪现,但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把眼睛从iPhone上抬起足够长时间去注意。

格蕾塔·葛韦格|Greta Gerwig
《麦吉的计划》(Maggie’s Plan)
《二十世纪女人》(20th Century Women)

我的KTV保留金曲是Billy Joel的《We Didn’t Start the Fire》。如果你是某种少女(我!),会觉得知道所有歌词就能找到男朋友。接着过了大概30秒之后,你才意识到这行不通。但这首歌仍是我的KTV必点。

娜奥米·哈里斯|Naomie Harris
《月光男孩》(Moonlight)

我是那种会站在镜子前让自己哭的小孩,也会尝试不同口音。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通常还会等着Michael Jackson来拯救我!

卢卡斯·赫奇斯|Lucas Hedges
《海边的曼彻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

我小时候最爱的东西是IMDB,还会把童星的生日背下来。

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
《雄狮》(Lion)

40岁生日的时候,我老公凯斯载我到他在澳大利亚买的小山顶上。他让我坐下来,然后点起巨大的烟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觉得这很性感。

马赫沙拉·阿里|Mahershala Ali
《月光男孩》(Moonlight)
《隐藏人物》(Hidden Figures)

我父亲在我20岁的时候去世了,我们很亲密,但三年后我才开始缅怀他。《月光男孩》的Juan也是如此:他的消失将萦绕在你的心间。

达科塔·范宁|Dakota Fanning
《美国牧歌》(American Pastoral)

因为我很小就开始演戏,人们不可避免地会对我和我的能力有预设的想法。我已经学着不放在心上了,因为这会让我发疯,让我为错误的原因做决定。

阿尔登·埃伦瑞奇|Alden Ehrenreich
《打破陈规》(Rules Don’t Apply)
《凯撒万岁》(Hail, Caesar!)

沃伦·比蒂不会和你试镜,你们就吃饭聊天。

维戈·莫特森|Viggo Mortensen
《神奇队长》(Captain Fantastic)

女性常常比男性演得好。历史上看,她们会出于自我保护演戏,和在男权世界里扮演角色。像马龙·白兰度这样最好的男演员非常适于自己女性的一面,这也是他们伟大的原因。

安妮特·贝宁|Annette Bening
《二十世纪女人》(20th Century Women)

我爱emoji,很喜欢👍,也经常用❤️。我真的很喜欢红衣女子💃,她经常出现在我的短信文本里。我从我孩子那里学会了emoji,现在常常只发emoji而不用文字了。比方说最近我就用了📣,表明我要大声说事了。

乔尔·埃哲顿|Joel Edgerton
《爱恋》(Loving)

我很吃惊,大多美国人都不知道洛文法案以及它如何让跨种族婚姻在这个国家合法的。这是一个静悄悄、但值得热切探讨的革命。

米歇尔·威廉姆斯|Michelle Williams
《海边的曼彻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

为什么儿童动画电影里总得有人死?现在的电影太让人抑郁了,我和我女儿受够了。现在开始,我们只看经典浪漫喜剧和音乐剧。

“人们通常会在艰难的日子走进电影院。而无论你站队哪一边,2016年都是一个充满分歧的年份。不过,去年的电影却出奇地有思想和启迪人心。”《W》的主编、奥斯卡预言者Lynn Hirschberg写到。而让不同的明星组队、而非以单人的形式登上封面,也象征着一种团结,正如封面上的“Come Together”指出的那样。“我们迫切希望他们的表演能让世界重新想起伟大的电影能够做到的:让我们团结在一起。”

 

🎬
你认为谁是去年表现最好的电影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