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nendo工作室通过持续不断的新设计引起了我们的关注,也变得越来越为人所熟知。据创始人佐藤大透露,他们每年需要完成两百多个设计项目,涉及产品、室内、形象识别系统、展览、食物……等不同设计领域。即便如此,nendo还是在保持自己简洁幽默的设计风格时,用一个个别具匠心的想法惊艳着我们。

那么,你是否会很好奇,诞生了这些神奇想法的工作室,到底长什么样呢?在走进nendo的工作室之前,先来回顾一下这几年里,那些让我们大赞“wow”的设计吧!

 

🍫

nendo的代表作

螺旋形的筷子:nendo与传统筷子制造商Hashikura Matsukan合作,重新设计了日式漆筷。这把筷子拥有螺旋型的曲线,不仅造型独特,而且在收纳时可以融为一体。

不只是门的门:为了纪念著名家具商Abe Kogyo创立70周年,nendo以Abe Kogyo已有的技术和生产经验出发,为家家户户都有的门进行了颠覆性的设计,让门有了更多实用而有趣的功能。有的通过镂空设计宛如屏风一样精致,有的完美融入了墙壁又具备一定的收纳功能,还有一款直接打破了我们对门的认知,直接做成了直角的形状。

无纸胜有纸:nendo脑洞大开,玩转他们擅长的极简、模拟线条和轮廓,巧妙运用视错觉来展现一张张“没有纸张的纸”,不仅非常生动地模拟了纸的形态,连细节的刻画也十分到位。

漫画椅:如果椅子有了自己的性格,那应该就像nendo为纽约画廊Friedman Benda设计的五十把灵感来自于漫画的椅子这样吧。有的雷厉风行,有的互相依赖,而这一把一定是创作时灵感乍现的瞬间。

神奇药瓶巧克力:nendo特别钟情于设计各种各样的巧克力,比如这一款做成小药瓶一样的巧克力,食用者可以依据自己的口味加入不同的糖果,调制独专属的或甜蜜或神奇的滋味。

衬衫陈列的无限可能:nendo和COS合作时,更是一拍即合,将冷淡风进行到底。nendo将服装与立体几何体装置组合在一起,不仅有了更多的层次,更突出了白衬衫独特的魅力。

 

 🕳 

nendo的创造力孵化器

设计网站designboom团队最近在东京,前往nendo的新工作室会见了创始人佐藤大,聊了聊他手边正在进行的项目。这间新的办公室坐落于东京都的港区,美丽的赤坂宫也可以在这里一览无余。


nendo的工作室位于日本建筑大师丹下健三于1977年设计的这幢楼里

这幢大楼是由著名的日本建筑大师丹下健三于1977年设计的,主要亮点就是它半镜面的外幕墙和平面结构,通过对角线切割来获得一个清晰流畅的视图。nendo的工作室在6楼,在8楼则是onndo工作室——由nomura和nendo共同经营的一个兼顾室内和展示设计的事务所。工作室在尊重原有建筑背景的基础上,也与nendo的作品风格一脉相承,努力保持简洁和功能至上。


01,02
工作室内用于分隔的内饰布局参考了建筑外壁的设计,地板是对称铺设的

nendo工作室是一个复合型的工作空间,包括工作人员专用的图书馆和多个会议室,其中有一个会议室专门用来向合作者展示模型。


02
用于向客户展示模型的会议室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模型制造间,3D打印机、喷漆和一盒盒不同的材料和机械装置都被井然有序地安置在这里,从中,我们也可以窥探到佐藤大的创作过程。

 

💬

Q&A | designboom X 佐藤大

Q:“nendo”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A:nendo就是黏土的意思,我们希望无论在工作和玩乐的场景下,都要灵活,可以改变形状、大小……还要有趣好玩! 

 

Q:nendo在全球有几个办公室?  

A:我们在米兰和新加坡各有一个非常小的办公室,但目前我们还是以东京为主。 


02
nendo工作室员工们办公场景

Q:nendo设计的涉猎范畴非常广泛,我们注意到,现在有许多博物馆都有兴趣举办以“nendo”为主题的展览?

A:是的,2015年我们参与了米兰设计周,今年四月我们有希望在米兰设计周上有一个单独展览的机会,目前还没确定,但是我们的确非常喜欢做展览。在博物馆做展览是很特别的,因为观展的观众很多都不知道“nendo”,但又必须通过购票才能观看。而设计周期间,会有数千的个人与品牌参展,参展者们对设计领域都有一定的了解,并对设计感兴趣,所以更容易抓住人们的注意力。  

Q:我还记得很多年前你写信给我们说,“我们迎来了在designboom上的第一百篇关于nendo的文章”,作为最多产的设计师之一,有什么你不喜欢的工作吗? 

A:其实没什么不喜欢的。我们做过很多不同的设计,也并没有局限在工业设计领域。我们刚为有近90年历史的早稻田大学橄榄球队设计了队服(小八卦,佐藤大就是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哦),通过调整衣服的宽度,使球员看起来更强壮。这次的设计从研究橄榄球的玩法和球员的肌肉组织出发,还想要与球队的历史有一定联系。 作为队服改造的一部分,我们也考虑到了品牌和传播方面的需要。例如,制服背面的数字其实和他们夺冠的年份有关。


01,02
nendo为早稻田大学橄榄球队设计的队服

在设计这套队服时,我们想丰富它的功能,所以使用了新材料和GPS,非常有科技感。我们在设计过程中追踪了试穿者的感受,当他们提出“穿着不舒服”的反馈时,我们就会立刻改进线条和材料。这样的设计过程大约持续了六个月。同时,我们也开始和时尚品牌合作,设计了鞋子和手袋。


nendo把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的'W'放在数字的角上

我们还和日本的电视剧合作,设计了一位设计师的一切,包括了他绘制的草图、工作室的每一件单品和他的工作室......我们在这个故事中设计了一个设计师。

有多家正在进行电动汽车试验的汽车品牌也是我们的合作对象,合作的内容包括品牌设计和概念汽车的设想。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但是汽车领域的确需要一些来自设计师的帮助,因为我们对这个行业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最后,我们在建筑领域的设计也越做越多,今年四月,我们就会结束我们的第一项公共项目,它是一个6000平方米的汽车站,就像一个小公园,靠近京都。里面会有一个咖啡馆、剧院舞台和小儿童游乐场。目前它是我们最大的项目,但是我们也在同样在进行私人住宅方面的设计。 


佐藤大的办公室

Q:你是科班出身的建筑师吗?

A:是的,起初我的身份是建筑师,接着开始做设计。目前,回归到更大规模的设计让我感觉很自在。因为通过小规模的项目,我学习到很多东西,比如如何设计家具和其他一些室内产品,这些都能应用于大规模的设计。 

 

Q:当你开始一个设计项目,你会选择先独自设想,画些草稿等等,再和团队分享,还是喜欢立刻和团队进行头脑风暴? 

A:基本上,我喜欢合作,无论和我的团队或是外部设计师合作,我都感到很愉快。2013年第一次正式对外合作时,我就和Luca Nichetto合作得非常愉快。现在我们工作室也会与许多其他设计师合作。 做设计时,最初的想法对我非常重要,我认为让他人直接加入到创作其实有点困难。所以一般第一步,我会先提出了10到20个想法,然后开始与工作室成员交流。我们会一起把这些想法缩减到3至4个,我们的合作者们也会加入他们有趣的想法。


01,02
会议室

Q:客户会不会常常把你引导到一个新的方向? 

A:其实设计过程中最有趣的部分就是这些未知因素。三宅一生曾教导我,做设计必须有一个目标,然后一步步确立达成这个目标的步骤。当项目进入不同的方向时,如果你感到不舒服,就后退一步再看看。如果方向不同,而你对此保持很轻松的态度,这时有人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它通常会为项目增色!所以,妙就妙在你不知道结果最终会变成什么样。

 

Q:与客户的关系会影响到你的设计方案吗? 

A:是的,我的意大利客户教会了我去珍惜与客户的合作关系。当你在日本工作时,常常面对客户时必须非常有信心,坚定地让客户放下担心。但在意大利,你就是家庭的一员,团队的一员。我试图在这点上影响我的日本客户,学习意大利客户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互相交流想法,努力保持开放态度,我们就会成为一个家庭。

 

Q:和日本的大型企业合作时,也能这么做吗? 

A:我们想让他们成为整个设计团队中的成员。现在日本有许多大公司会把部分设计工作外包给别的设计工作室,但是他们也想让合作更顺利,更像一个团队。也有不少日本的大型企业想要缩小规模,因为他们感觉企业正在变得僵硬和庞大。我相信,帮助日本设计业发展的一个方法就是作为团队中的合作者去帮助他们,而不是像设计顾问一样,这两者完全不同。


01,02
nendo的模型制作室

Q:你会用3D打印技术来制作模型? 

A:是的,我们的办公室确实有几台这样的机器。目前来说,我认为它不适合用来生产成品。这项技术目前真正面向的还是我们这样的设计者,而不是消费者。我们完成设计图后,通过3D打印来检查设计是否有问题。设计师在3D打印方面努力的方向是,如何让人们拥有自己的3D打印机,不仅操作简单,而且能带来许多乐趣。我们也在进行一个3D打印机的设计项目,最后一步是要解决如何能让它为大规模生产服务的问题。 

  

Q:问题还是出在最后这一步?

A:是的,没错。当3D打印成型时,它还不足以呈现给顾客。我们有一台砂光机,用于喷砂和喷漆,用来加工这些模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一个满是工具的模型房。

Q:将来会不会开一家商店,方便人们看到并购买nendo所有的产品?

A:很多公司都联系我们开一间nendo的商店,但我们还不确定这对我们来说是否有意义。这像是Tom Dixon做的事,而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想更多地专注于实际的设计工作。生产和销售这个部分,是我们希望能留给专业人士的。我们想做的就是你在工作室中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