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es Van Noten有生之年的第一场秀,是当年在巴黎送上的1992春夏男装系列。而上周在巴黎时装周期间,恰好迎来了这位比利时设计师的第100场时装发布

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Dries Van Noten找到了一个最动人又特殊的方式来回溯自己的时装生涯:他重新集结了曾经为他走过秀的模特相聚T台,并用新的方式重现了往季那些绮丽印花。

Dries Van Noten的百场纪念时装秀,主题是对品牌历史的致敬。T台上的54位模特全部来自从1993年开始为他走过秀的模特,其中包括久未露面的Nadja Auermann、Emma Balfour、Kirsten Owen、Yasmin Warsame以及Amber Valletta、Sasha Pivovarova等曾经的天之骄女。



01
Trish Gof和Caroline de Maigretat
02
Rosemary Ferguson和Erin O’Connor


01
Amber Valletta
02
Debra Shaw和Yasmin Warsame


01
Mica Arganaraz
02
Julia Nobis

看到这些原本淡出众人视线的熟面孔重新出现在时装T台上,实在令台下的时装迷们感慨万千。对于这第100场秀,Dries Van Noten是抱着庆祝的心情举办的,但他说今天“没有怀旧追恋和奇技淫巧”(Celebrating without nostalgia and with little artifice)。



01
Erin O’Connor和Alek Wek
02
Kristina de Coninck

而整场秀最重要的信息,确实是在衣服上——更确切的说是在印花上。作为业内大名鼎鼎的“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设计师Dries Van Noten的标志性元素就是丰富绚丽的印花,而在第100场秀上,他通过新系列重现了往季那些经典之作。

这个周年系列并不庞大,总共只有63个造型,全都来自Dries Van Noten自选的那些经久不衰、并深受品牌真爱粉青睐的印花设计。



设计师Dries Van Noten

不过,Dries Van Noten在这季并非简单地重现过往元素,而是完成了一次真正的重新诠释:他把来自1994年春夏到2013年秋冬的印花重新打乱、重叠、组合在了全新的廓形上,穿在曾走过这片T台的模特身上。



01,02
Dries Van Noten 2017 AW秀上出现的印花(制作:@manyofthem) / Dries Van Noten 2017 AW秀场谢幕时



点击观看Dries Van Noten 2017 AW时装秀

过去和现在产生了时空交替,新系列、新造型、新衣服也仿佛与过去的创意之间进行着交谈。印花是非常个人的元素,今年被Dries Van Noten重新拿出来致敬自己第100场秀的印花也都富有设计师的个人情感,这就让我们详解其中的5款。

1994 SS:English Roses 英伦玫瑰


新系列中,Dries Van Noten将浪漫的玫瑰图案上与鲜明的几何元素或彩色皮草组合在了一起。在高饱和度宝蓝色的映衬下,象征着古典美的玫瑰透出了现代的芬芳。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而这款“英伦玫瑰”印花,最早出现在Dries Van Noten的1994年春夏系列里,那在当时也是一个反主流的异域系列,模特们身上的红、绿、蓝丝绸刺绣和薄纱仿佛清晨的朝雾,笼在一片玫瑰园上。



Dries Van Noten 1994 SS

2000 SS:Chinzy Wallpaper 印花墙纸


如果说之前Dries Van Noten让这类容易显得老气的墙纸图案变得充满度假风情,这一次的演绎则让它更加年轻摩登:鲜明印花与不同的色块放置在一起,搭配高领毛衣和牛仔裤以及未来感的白色短靴。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我想要创造一个关于热情和爱的系列,来证明女性不一定非穿紧身衣服和高跟鞋来表达一种强烈的特征。”Dries Van Noten在2000春夏系列中让模特们光着脚,穿宽松的针织衫和印花裙子走上T台。闲适的风格让人想到西班牙和南法的悠闲时光,印花也好像直接来自这些地方家中寻常的墙纸。



Dries Van Noten 2000 SS

2007 AW:Paisley 佩斯里


Dries Van Noten特别擅于将民族元素加入自己的时装系列中,他的设计也总能显现出一些含蓄迷人的异域风情。新系列中也致敬了这一元素,将明黄色几何图形覆盖在古老的植物佩斯里图案上,重新打造了一款独特印花。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而佩斯里元素的使用,来自Dries Van Noten的2007秋冬秀场。这一系列并不出彩,灰褐主导的昏暗色调让当年的评论人纷纷给出中规中矩的分数,但这不妨碍这场秀因为见证了Dries Van Noten此后经久不衰的佩斯里印花而被大家所牢记。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2010 SS:Ikat 扎染织物


历史悠久的纱线扎染织物(ikat)工艺,常见于印度和东南亚地区,由于常常能诞生出人意料的印花结果而成为许多设计师的灵感源泉。Dries Van Noten也曾深深为纱线扎染着迷,今年他在鲜艳的纱线扎染印花上加上古典的黑白几何图案,穿在身上产生一种别具风格的优雅。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Dries Van Noten最初是在2010年春夏系列中大量使用到了纱线扎染印花,这是一个高度装饰的系列,而设计师成功地在保持设计特色的同时展现出新的内容。



Dries Van Noten 2010 SS

2013 AW:Japanese Kimono 东瀛和服


单色花卉印花是过去一季的重点元素,而Dries Van Noten却将它作为一种底色,叠加上了明黄色的圆形图案,让服装的整体层次显得丰富而有动感。



Dries Van Noten 2017 AW

这款素净印花,实际上来自四年前的Dries Van Noten的2013秋冬系列。这也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系列,用他的话来说是“入侵男士元素的女装”。利落修身的男款西装和风衣外套上安上了鸵鸟羽毛,表面则是精巧的刺绣,大面积素雅的黑底灰白印花,灵感是传统的日本和服。



Dries Van Noten 2013 AW

?

Dries Van Noten的第100场秀无疑是惊人的,其中的情感元素也被许多人列为本季最佳。相比专注排场、网红和各种颠覆的时装品牌来说,Dries Van Noten是这样安静而有力,让人想起时装设计的初衷——不为吸引眼球,而是为了展现自我。这场秀,也成为Dries Van Noten送给所有时装迷最动人的纪念礼物。



设计师Dries Van Noten在本季时装秀谢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