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我们度过最多时间的地方,我们每天在这里醒来,也在这里休憩。家不仅是生活场所,也是我们个性与审美的延伸,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透露着我们的生活态度。

voicer和JNBY旗下的高品质生活方式品牌JNBYHOME一起,走进了五位品味人士的家,和他们聊了聊如何打造一个适合自我的理想之家,如何保持“live lively”的积极心境。

 

🏠

‍JNBYHOME X voicer

LIVE LIVELY 特别企划

 

📷

Vol.4|摄影师朱骞的家

首先要好看,然后是价格,最后是实用。

朱骞是居住在上海的独立摄影师,经常可以在时装杂志和品牌合作中看到他的作品。很难用一种标签或类型来定义他的摄影风格,既有色彩鲜明的人物肖像,也拍概念先锋的静物。而对许多人来说,朱骞最擅长也最能打动人心的或许还是那些独具慧眼的场景抓拍。无论是时装秀场、后台、活动现场,他总能以自己敏锐的洞察力与独到的视角,捕捉到那些特定场景或者些正发生事件里的人物状态。

因此,比起“摄影师”的头衔,朱骞更愿意称自己是一个记录者。正如同工作中的他,私下生活中的朱骞也非常低调,但细节中却暗藏玄机,看似休闲随性的穿着很可能是来自先锋设计师的作品。

他的家也继承了这种特质,看起来或许舒适简单又平凡,但某个角落可能就藏着大有来头的家居名品:朱骞家工作间的书桌来自Johannes Hansen,客厅的转椅是Artifort的经典作品,就连摆放在桌边的杂志架都是Magis的绝版货。

“我在家都挺放松,喝酒、听音乐、洗澡、玩狗都可以缓解压力。”对朱骞来说,每一天都是通过洗澡把自己唤醒,因此也会特别关注那些能够提升沐浴体验的物品。他的卫浴间里不仅有音响和多种蜡烛、香薰,沐浴用的刷子和浴巾也都是使用度一流的美好单品。

💬

Q&A|voicer X 朱骞

Q:你如何打造这个舒适的家?

A:这个房间刚租来的时候是空的,我就去各种地方买家具,慢慢添置。比如书桌是北京买来的,还有一些来自二手家具店的东西,不少木质家具则是定做的。因为运送起来比较方便,也买了很多椅子在家里。没有什么特定的主题,都是款式上比较老派复古的家具组合成了这个家。

 

Q:家中最让你喜欢的地方?最喜欢在哪里做什么?

A:工作间,平时工作和吃饭都会在这里,一个人的话也可以边看片边吃,是一个比较多功能的区域。

Q:你选择家具的标准是什么?

A:首先要好看,然后是价格,最后是实用。但如果是家里正好缺少的东西,购买时就会更有目标性。风格的话就不要太“新”,最好有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感觉。以前的我可能会喜欢更老一点的东西,现在随着生活条件提高,就有更大的预算去买一些更现代的家居用品。我也不太喜欢全木家具,最好是有一点金属或者皮革的点缀和木头结合在一起。

Q:你的沐浴习惯是什么?

A:一般会在早晨起床洗澡,如果早上去运动的话就回来以后洗。我也很享受边听音乐边洗澡的过程,以及需要用些高品质的产品,比如JNBYHome的浴巾就很好用,吸水性极好,颜色也美。此外,因为我的两只狗也使用同一个卫生间,就也会放置很多瓶瓶罐罐的蜡烛和香薰。

Q:家里的两条狗养了多久?

A:Mia有六、七年了,Samantha来了两年多。养狗也是一半麻烦一半开心,还好这两只狗都不用遛,自己也比较活跃。如果出差的话我会把Samantha放在朋友家,Mia年纪大点就放在宠物店。今年希望能给Samantha找个老公。

Q:工作之外最喜欢干什么?

A:还是拍照,因为摄影也会分工作和兴趣,拍腻了就去拍点自己想拍的新鲜的东西。最近拍了一套食物和场景结合的静物片,虽然是来自于餐厅的委托,但自由度很高也很感兴趣,就慢慢变成了一个长线项目。其实商业拍片和自己拍是一个互补的过程,只专注在一个领域都会有些无聊。

Q:如何在日复一日中创造出“新鲜感”?

A:不停地扔,不停地买,让自己的生活环境作一些小改变。没有灵感的时候,就会干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

 

Q:你对床品有什么要求吗?

A:摸上去舒服,因为比较在意触感。但对颜色和材质没什么要求,因为自己也不过敏也没有洁癖,平时还会让狗上床。

Q:你会如何度过休息日的一天?

A:平时再晚睡,早上7点多的时候也会醒来。起床后就下楼吃早饭,自己做的话可能就是简单的吐司加煎蛋。没有拍摄的话,吃完饭就上上网玩玩狗,然后去健身。健身回来就洗个澡,再到楼下吃午饭。如果大家有空的话,下午就一起喝个咖啡,接着买菜回家做饭。吃完饭喝完酒,一天就过去了。

Q:谈谈你是怎么入行的吧。怎么看待当下的摄影行业?

A:我不是科班出身,之前是一名网页设计师,但出于对摄影的兴趣,在2000年数码相机刚刚流行的时候就开始拍些花花草草。那时候机会也比较好,投了简历就过了,成为了全职摄影师。刚入行时以拍南市(上海的老城区)一块为主,那时候就觉得很开心很满足,因为看到的都是很直观直接的东西。现在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每个人都可以是摄影师,我觉得这样挺好,好像也不需要有人特别去记录现实世界的生活,每个人拿起手机拍自己的生活就已经足够。现在的摄影对我来说更像一种练习以及消磨时间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