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异国情调”的想象,这个来源于法国文学中一个描写远方事物、见闻的思潮“Exotisme”的词汇,当十九世纪与浪漫主义结合之后,因为人类对未知、远方的好奇和偏爱,而长久地流行了起来。

在想象某个遥远国度的时候,它总会变成一些不同于“己”的具象存在:某些特定的颜色、某种特殊的材质、某个专属的纹案或是几帧特质鲜明的影像……

在十八、十九世纪的法国宫廷和晚清的紫禁城,分别都有过一场盛大的,对异域浪漫情调和艺术的想象。时过境迁之后,闪闪发光的珍宝将旧时光里一场场对异国情调的好奇和想象承载、留存下来,成为了末代皇后首饰盒里精巧昆虫别针的洋气设计,公爵夫人扇面上的东方水粉画和工匠技艺,溥仪戒指内圈里的承诺,或是玛丽皇后手链上的暗语……

 

“六燕齐飞”钻饰

长3cm至6.5cm、宽1.1cm至4cm不等
钻石、金

“燕归来”在东方意象中代表着春天的到来、好兆头和相思,我们都或多或少地背诵过与这种灵巧的小动物相关的诗句:“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或是“燕子双双花片片”,满溢着春日轻盈愉快的心思。

但这套燕子造型的钻饰却出自法国珠宝大师Joseph CHAUMET之手,灵感来自天才设计师René Lalique,六只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燕子轻灵飘逸,振翅欲飞。其实在西方文化中,燕子这个意象隐含着诸如灵魂去往天堂、生命复活的美好意义——这也是燕子造型的珠宝首饰在“Belle Epoque”时代深受新艺术风格设计师的青睐而风靡一时的重要原因。

 

铜镀金嵌石昆虫造型别针

长3cm、宽2.4cm
铜、金、水晶玻璃

自然给予了珠宝设计师们无尽的灵感,而其中,多彩纷繁的昆虫世界总是很容易与珍稀璀璨的宝石联系在一起,历来的西洋珠宝珍品中,不乏以蜜蜂、蝴蝶、蜘蛛、蜻蜓、蝉或是金龟子这些可爱的昆虫作为造型的设计,精巧、生动而大胆。

这枚别针,无论是嵌石工艺、昆虫造型还是其别针本身的功用设计,都流露着浓浓的西洋珠宝腔调,却来自晚清的北京城,推测是末代皇后婉容日常佩戴的饰品。造型小巧精致,身体镶嵌着仿钻玻璃和仿红宝石玻璃,玻璃按西式做法被切成刻面琢型。

 

蜜蜂胸针

高4.5cm、宽3.5cm
金、钻石、祖母绿、红宝石
青金石、珍珠母贝、珊瑚等

珊瑚红、砗磲白、翠蓝、青金石色、碧玺紫、母贝流彩,点缀着浓郁的金色。乍看之下,这五只小蜜蜂有着充满宫廷感的东方色调,但这些色彩大胆的小蜜蜂们确确实实是来自法国。

这些勤劳的小动物们,在法国代表着永生和复活,是法国君王最古老的标志之一。拿破仑一世也将蜜蜂钦定为帝国象征和个人吉祥物——所以蜜蜂造型作品早在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就已频繁出现,而CHAUMET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对传统进行重新演绎,大胆运用彩色宝石,缔造出这一组新奇别致的珠宝杰作。

 

珠宝帽针

高27cm、顶端饰物直径3.1cm
金、铂金、珐琅、钻石

除了在色彩方面的大胆交融之外,东西方的装饰艺术中,还有着对某些材质的共同偏好,这两支由珠宝大师Joseph CHAUMET打造的妩媚动人的帽针,点缀着花环风格的钻石,其梦幻的珠光粉色顶珠,用的就是在欧洲皇室和清朝宫廷中都很常见的珐琅材质。

小科普:帽针是一种在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流行的存在,在浮夸的“Belle Epoque”时代,宽帽可谓是每一位优雅女士的基本装备,她们喜欢根据当日装(心)束(情),用丝带、羽毛、花卉或是果实来装饰帽檐,而固定这些饰物的就是在顶端缀有珠宝的帽针啦。

 

溥仪镍金戒指

直径1.6cm
镍金

这枚镍金戒指,内圈刻着莎翁式的英语短句“I LOVE YOU FORGET ME NOT(我爱你,勿忘我)”,设计非常不“紫禁城”,受西方首饰工艺与时尚的影响,反而带着一丝极简主义的洋气。

它的主人是末代皇帝溥仪——当时逊帝溥仪沦为战犯,交出的这枚戒指是他与皇后婉容的定情信物之一。

 

玛丽·露易丝皇后的藏头诗手链

长15.8cm
金、精细珍贵宝石

诸如在戒指内圈刻上私密暗语这样隐秘的浪漫,东西方的爱情故事里都有,在拿破仑送给第二任皇后玛丽·露易丝作结婚礼物的三条手链,也是这样信物般的存在。三条手链上,宝石的法文名首字母由右到左连起来,刚好藏着两人的名字、生日、在贡比涅相遇的日子和结婚的日子。

比如,第一条手链中,1769是拿破仑的生日,数字之后的第一小节自右向左依次为:Natrolite(钠沸石)、Améthyste(紫水晶)、Péridot(橄榄石)、Opale(猫眼石)、Lapis-lazuli(青金石)、Émeraude(祖母绿)、Onyx(玛瑙)、Natrolite(钠沸石)——Napoléon

 

铜镀金嵌石花叶造型别针

长2.8cm、宽2.5cm
铜、金、水晶玻璃

在清代后期的紫禁城后宫,除了我们因为电视剧而熟悉的无尽的明争暗斗、玲珑累赘的发饰和纹样材质的含义都很是讲究的服装之外,真实的宫廷后妃们的生活中,其实也有着墨镜、照相机等不那么中国风的洋气存在。

这枚别针造型为六出花叶,是典型的西洋式样,中心和花叶之间,还镶嵌有按西式做法被切成刻面琢型的仿钻玻璃作为点缀。这件首饰在点查时发现于养心殿后殿燕喜堂的一个玻璃首饰匣中,推测应该也是末代皇后婉容日常佩戴之物。

 

布洛克威尔侯爵夫人中国灵感折扇

高38cm、宽70cm
漆艺木骨、纸、水粉画、珍珠母贝
象牙、蛋白石、金色金属、翠鸟羽毛等

比如贝利公爵夫人为了一场东方主题舞会而定制的这把折扇,就完全有别于我们印象中,总是小巧而有毛茸茸羽毛装饰的西洋贵妇扇。这把扇子的造型参考了东方的纸面木质折扇,扇面用水粉描绘了古代的中国战场,并有做工精细的嵌螺钿作为画面装饰。

除了这些承载着北京和巴黎之间互相想象的华丽珍宝,最近,由展览学术策展人、卢浮宫博物馆前馆长及现名誉馆长亨利·卢瓦耶特先生策展,故宫博物院与卢浮宫、英国V&A博物馆、德国珠宝博物馆、意大利拿破仑博物馆等16家顶级博物馆通力合作,以“尚之以琼华”为名,将300余件中法珍宝藏品汇集在故宫博物院。

不过要说此次展览中最重量级的藏品,要数200多年来从没有离开过国土的法国国宝级文物——拿破仑一世登基时的“加冕之剑”啦。

这把佩剑由CHAUMET创始人Marie-Etienne Nitot设计,一粒曾点缀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加冕皇冠上的、重达140克拉的“摄政王”钻石,搭配42颗来自法国国库的珍贵宝石——1804年,在巴黎圣母院的加冕大典上,这把象征皇权的宝剑成为了拿破仑名正言顺执掌大权的“武器”。

值得一提的是,就算是在法国,剑上那粒140克拉的钻石和华丽丽的剑身,也是拆分开、分别存放于卢浮宫枫丹白露宫和拿破仑的出生地科西嘉岛。所以,这次在故宫的展览,有可能是你今生唯一一次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件法国国宝的机会唷。

卢浮宫前馆长策展,17家顶级博物馆通力合作,300余件无价藏品,欢迎去《尚之以琼华》,听闪闪发光的珍宝们讲故事💎

尚之以琼华
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

📅
2017年4月11日 - 2017年7月2日
08:30 - 17:00
(周一闭馆)

📍
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
北京市东城区景山前街4号

🎫

凭故宫门票免费参观
点击阅读原文,通过蚂蜂窝自由行官方合作渠道
线上预订故宫博物院电子票
持身份证即可直接“进宫”参观多个展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