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患有恐旷症、几乎无法出门的艺术家,独自进行了一场地球环游旅行,并将自己这场奇幻的漫游用影像记录了下来:热情的秘鲁、多彩的墨西哥、寒冷的俄罗斯,或是蒙古苍茫的地平线、美国西部的巨大仙人掌、非洲沙漠里行走的骆驼……

她去了好多我们也很难到达的地方,她的影集总有着不食人间烟火、古怪、孤独,却又丰富多彩、充满希望的干净镜像,她的Instagram也渐渐积累了超过52000个影迷——不过,她的护照和飞行里程却是空白……

 

恐旷症:一种严重的、有渗透力的焦虑症。患者会极其恐惧陌生、人群密集的公共场合、空旷场地,无法控制的不安全感使他们通常只能被困步于家中。

很难相信这些充满故事性的照片,真的只是从Google街景中截图而来
恐旷症和焦虑症让我失去了旅行的能力,
所以我换了一种方式去看世界。

艺术家Jacqui Kenny的整本影集,都有着特别干净、古怪、孤独,甚至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别致影调——想不到的是,看似是相机拍摄的摄影作品,实际上全都截图自Google街景(Google Street View)!


来自Jacqui Kenny的旅行影集

Jacqui Kenny的作品没有任何调色后期,所有的亮度、对比度、饱和度、颜色全都是真实的Google街景图像——你或许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平时使用Google街景功能的时候,只能见到些昏暗脏乱的、过于真实的、畸变严重的图像,而她却总能找到明亮晴朗、清晰多彩,有如胶片般的地球有趣角落?


彩色房子“系列摄影”

对于患有恐旷症的Jacqui Kenny来说,哪怕只是出门离开家去到街角的杂货店,对她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为了回新西兰参加姐姐的婚礼,她甚至需要提前几个月接受专门的引导治疗,才能面对途中“困”在机舱内的长时间飞行。

这些对普通人来说再熟悉不过的日常,很多时候都几乎能令她崩溃,这让她大多数时候只能被困步于家中。一开始,只是为了打发这漫长无聊、无法出门的时光,Kenny会在Google街景中随机地“逛逛”——“我还怀疑过,这样在家日复一日看Google街景,会不会加重病情。”Kenny说,“但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打开了我的世界。”


穿着橙色、绿色工作服的建筑工人和正在上体育课的少年们,是街景中难得的“组合人物照”

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在一年内,已经不知不觉地截了26000多张图片,也真的渐渐喜欢上了这场能令她高度专注的、不用出门却充满探索的“旅行”。

不仅如此,曾经很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病的她,慢慢卸下了这个包袱,甚至开了Instagram,分享自己的“旅行影集”——在自我介绍栏,她称呼自己为Agoraphobic Traveller(恐旷症旅行者)。


巨大的仙人掌充满超现实感🌵

通过Google街景的奇特视角去看这个世界,对Jacqui Kenny来说,不仅是去往那些自己不可能亲身前往的、遥远目的地的唯一方式,同时,也是一场重新找回“控制”和“放手”之间遗失的平衡的自我练习。


在Google街景中捕捉疏离而浪漫的瞬间

Kenny“到访”过阿联酋的港市Sharjah、亚利桑那州的小城Winslow,还“周游”了秘鲁、智利、墨西哥、蒙古、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总是偏爱这些可以看到清晰地平线的、人迹罕至的、干旱的地区,她有她的理由。


衣着“恰好”与背景match的人物
那儿有着不食人间烟火、古怪而孤独,却又丰富多彩、充满希望的干净镜像。

虽然这些离赤道特别近或是特别远的地方,纬度差异很极端,但却总是有着稳定统一的视觉——光线总是明亮,饱和度总是温柔,植物安静稀疏,沙漠与沧黄的道路界限模糊,人烟稀少,连阳光玩的影子游戏也很特别,总是会有戏剧化的角度。


Google街景中阳光的影子游戏

Kenny还有一个额外的小秘密:“我尤其喜欢在南美洲和非洲某几个脏脏的偏远村庄里的图像,Google街景车扬起尘土,尘土粘到镜头上,画面就会呈现低饱和度的样子,充满特殊的高级感。”


这些烟尘其实是Google街景车开过扬起的尘土

不过,她的旅程所到达的地方、视觉的角度、甚至天气和光线……依旧全都“掌握”Google街景的手里。有时候,Kenny需要花上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才能见到一点儿有趣的东西。

因为,当她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想按着鼠标进一步探索的时候,很可能被无法排除的障碍物挡住视线,或是因为止步的Google街景车而无法继续前进,不得不放弃好奇——这并不是一个点点鼠标就能完成的工作,得为失望做好准备。


捕捉到正在路上开心玩乐的少年们和行走的骆驼群
在数十亿、无穷尽的图像中,静静等待,把特别的某一帧冻结下来。

不过,在这场很受限制的特殊旅程里,有着电影制作公司视觉工作背景,曾经日日与相片打交道的Kenny总能用自己敏感而特殊的审美,捕捉到这个功能性的庞大体系中,一闪而过的、充满艺术感的瞬间。


“亲吻”的马驹,和亲吻的情侣

被修剪成憨厚的圆圆形状的灌木、与自己的影子完美对称的树、队列奇特的大仙人掌、亲吻的恋人、“亲吻”的马,或是那些像是玩具大小的人物……只有当看到人脸或是车牌因为Google隐私协议而被模糊化处理的时候,我们才想起,这一张张其实是街景截图,而不是艺术摄影。


Google街景中的人物脸部都会按照隐私协议的要求被模糊化处理

“我很喜欢通过Google街景的独特视角,在数十亿、无穷尽的图像中,静静等待,把特别的某一帧冻结下来。” Kenny语带兴奋,“也很喜欢在这样的实用共享工具里,挑战艺术的可能性。


Kenny总能发现充满故事性的瞬间

Kenny的Instagram上已经有了52000多个粉丝。她很高兴地发现,竟然依旧能通过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视觉的方式,与那些与她一样正在经历着斗争的,或是从世界各个角落给予她支持和鼓励的善良陌生人保持连接。

恐旷症也许永远无法完全治愈,但Kenny渐渐放松下来:“我甚至还产生了想去那些地方办艺术展的想法,也想探索探索有关VR的那些事儿。”

无论是在Google街景的世界里探险,还是用创意的视觉工作使自己专注,亦或是通过SNS开始重新分享和与人沟通,她正一点一点地,为自己搜集积极的心情。

 

 

🌵 ··· 🚗 ··· ☀️ 

你有没有想要亲身前往却无法到达的地方呢?

世界那么大,我们都要更勇敢一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