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富士摇滚音乐节(Fuji Rock Festival)的阵容有点豪华,Gorillaz、The xx还有Björk……我和朋友又来到了新泻苗场,这个离东京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山区”。

听起来好像离城市不远,却是名副其实的山区。同行的朋友说,在游戏《全面战争-将军》里,这一带名为“越后”的地区是日本版图上最难行军的地方。难得跋山涉水来到这大老远的地方,一行人决定在音乐节结束之后到附近逛逛。


富士摇滚音乐节的营区
雨水是每年富士摇滚音乐节少不了的助兴节目

用Google Maps在附近搜了一下,除了一个又一个的温泉和滑雪场以外,找到了越后妻有里山当代美术馆,这是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的一部分。虽然今年不是三年展的年份,但每年仍有各种不定期的主题展和大量永久展品,这次正好赶上夏季的“玩山玩水博览会”(Rolling-Rock Fair与Splish-Splash Fair)的开幕前夕,可以在这片农地上“游山玩水”。

越后妻有里山当代美术馆 | 十日町
被水围绕着的美术馆

从新干线越后汤泽站坐半小时小火车,来到了十日町(Tokamachi)。这农业小镇是世界最大、范围最广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的最佳落脚点。  


十日町的越后妻有里山当代美术馆

十日町站既是火车站,又是一个社区活动中心和游客服务中心,一群学生坐着闲聊,在等兴趣班开课。我们在这租了脚踏车,骑行七八分钟就到了越后妻有里山当代美术馆 (Echigo-Tsumari Satoyama Museum of Contempory Art KINARE)。

这个美术馆外表简洁沉实,却内有乾坤,和火车站一样功能多多。它是美术馆,也是图书馆,还有温泉浴场和乘凉广场全天开放,服务居民。


asoview!提供的立桨冲浪体验

虽然“玩水博览会”还有几天才开展,但美术馆已经把馆中最大特色——大水池,改装成了嬉水池,游人可以在美术馆内玩立桨冲浪(Stand Up Paddle),穿梭于水池上的艺术品之间。或者可以试试当个忍者,在池中荷叶形、浮浮沉沉的装置上疾走。


右面的荷叶形装置是Suppose Design Office的作品,左面两个浮在水上的鹅蛋脸是Risa Sato的《镜子》

除了玩水,美术馆的二楼放置永久展品,当中包括桑久保亮太的玩具火车光影装置《迷失六号》和山本浩二的炭化雕塑《燃素》等。同层还有一个够你放空半天的咖啡店,呆呆看着水池与白云,品尝当地现采的蔬菜烹制的美食。虽然展品数量并不算多,但整座美术馆充满了生活气息,让人感受到小镇生活的惬意。


01
渡边康太郎与成田达哉(Takram)的《振舞》
02
二楼是永久展区
03
北山善夫的《致死者,致生者》
04
咖啡店里的鹅卵石候餐牌

十日町交流馆 | 十日町
在田边的老旅馆


十日町交流馆

在音乐节的山谷中睡了四晚帐篷,一下子要回到城市,心情一定有点落差。如果有一张软绵绵的床,又有田野风光,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们很幸运找到了离十日町站不远的“十日町ふれあいの宿交流馆”,满足了所有愿望。 

这是一座四十多岁的传统日式旅馆,屹立于田边小坡上。我们就在可以看得到田景的风吕洗澡泡汤,洗掉音乐节积了几天的泥巴,真的要深深的叹一句“Kimoji”~♨️


01
房间是传统二进门的,窗外看得到田景
02
小前院
03
交流馆外的景色
04
掌柜已准备好为庭园铺上新的苔藓

掌柜Yoshiko去过七次富士摇滚音乐节。她热情又细心,令人重拾在城市渐渐消失的日式礼节和服务态度。第二天一早,她为我们准备了典型日式的早餐,用邻市鱼沼名物鸡蛋生拌纳豆和香喷喷的米饭,加上丰富的农家小菜,吃完元气满满!


日式早饭就是量大
重点的当然是生鸡蛋纳豆拌米饭

松代乡土资料馆 | 松代
在百岁农舍爬上爬下

 

越后地区的火车班次不多,而且列车在部分线路上是单轨双行的,也有很多站是无人站,所以记得查清楚月台与时间表。

我们从十日町坐一站火车,来到了松代(这地区的名字一般写成平假名:まつだい Matsudai)。 用清水模建成的火车站旁,有一座一百四十多岁的老农房,现在改建成松代乡土资料馆(Matsudaikyodo Museum)。

这个乡土资料馆陈列的并不是历史照片展板,而是这百年来附近农社生活的点点滴滴。从近百岁的滑雪具到弃用不久的脱壳机,昭和时期的木塞枪游戏到早几年前附近村的女子足球队照片,都被收录在这古老大屋内。


01
看馆的老奶奶十分热情,还请我们喝茶和聊麻婆豆腐
02
老奶奶示范木塞枪游戏气势不凡
03
日本居住土地紧张,但泡澡与浴厕分隔的传统保传至今
04
木制的机动脱壳机

农舞台 | 松代
种植属于大地的艺术


农舞台的观景平台上可以看见Ilya & Emilia Kabakov的《棚田》

为了改善地区日益老龄化的局面,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把大自然、农业、社区、艺术、商业与旅游融合,在由200多个乡村组成越后妻有地区,设置众多艺术展点,吸引游客参观与艺术家驻扎生活。


农舞台与草间弥生的《盛放的妻有》

由于范围广大,作品量多而分散,很少人真的可以“看完”这艺术祭。 但其实在乡土资料馆旁,就有艺术祭的重头展点——松代农舞台(Matsudai Nohbutai),这奇怪的建筑长得像只田间的大青蛙。


01
大西治与大西雅子的《晨起大合唱》,这些“青蛙”会跟农民一起上山“吃掉”田中的杂草
02
在越后妻有里山当代美术馆玩过了水,来到农舞台擧个岩 (asoview! 制作)
03
《黑板的教室》里的同学(河口龙夫作品),三位小伙伴友情出演😄

农舞台本身只有极少的展厅,但只要穿过馆外的小川,你就可以饱览填满一座山头的户外展品,有些作品躲在山上的瓜棚小径后面,有些作品藏在一层一层的棚田当中。

这些根落在农田之间的作品有一个共通点,它们都不止是“被观看”的艺术品,游人都可以走进去或爬上去,玩耍或是敲出乐章,名符其实的“玩山博览会”。


在棚田里的“农夫”

01
看来哆啦A梦也来过这里(白井美穂的《西洋料理店山猫轩》)
02
用屁股弹奏木键盘(岩山亚希子与大场阳子的《声音公园》)
03
Christian Lapie的《砦 61》
04
田间小径上的伪孩童

走了小半圈,山上突然来了一阵雨,马上飞奔躲进农舞台。馆内有一个不可错过的地方——越后松代里山食堂(Echigo-Matsudai Satoyama Shokudo)。


在透心凉快的浅蓝色中享受丰盛的农家菜

浅蓝色填满了食堂的每一寸地方,这个由吕克·维勒穆特(Jean-Luc Vilmouth)设计的有趣空间是为了让用餐的人在湿热的夏日感到透心凉快,而在冬天时享受食堂与越后雪景的完美融合。


透过餐桌的镜面去看窗外的棚田,很想在冬天时再到这座位上看看这片被日本人称为“雪国”的纯白景像

冰浸黄瓜、山椒猪肉、一夜渍拌饭、野莓果冻……食堂以当季农产和野生食材为卖点,我们就在山景小川前享用新鲜丰美的自助午餐。

可能是工作的原因,很多时候去看艺术展都抱着一种阅读和摸索的心态。而这次来到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游玩在田园和艺术之间,像个孩子一样,享受简单而活泼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