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ly Borland是一名出色的肖像摄影师,她拍摄的名人肖像已被伦敦和澳大利亚的国家肖像画廊永久收藏。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拍摄50周年加冕纪念肖像,将其摄影生涯推上顶峰。Polly Borland擅长从不同的角度去诠释那些icon式的面孔,除此之外,作为一名女摄影师,更多的女性关怀气质渗透在其黑色童话式的个人作品中。

Polly Borland‘s photographic practice has straddled commercial/photographic documentary, and fine art practice, and is characterised by an edgy sensibility that lends her images tension and resonance. Her concerns have included identity, the outcast, beauty and ugliness. Drawn to the weird and wonderful, Borland’s left-of-centre approach transforms the ordinary, even banal, into the extraordinary.

Voicer interview with Polly Borland:

你曾为很多政要和明星拍摄过,为什么在你的镜头里这些名人那么亲切和有趣?这是他们自然的状态吗?
大部分人在被拍摄时都会比较放不开,作为摄影师,我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放松下来。这样他们就能够放开,也更有利于拍摄。名人面对媒体已经十分老练,他们知道面对镜头应该如何表现,而我试图捕捉到他们真实的一面。

你的拍摄方法是什么?你如何让他们彻底放松下来?
我通常用胶片拍摄,我会调整光线,并且同被摄者聊天,现场的氛围一点都不正式,很随便,这些有助于让他们放松下来。

为英国女王拍摄肖像将你的事业推上了顶峰,能说说这次拍摄经历吗?
这些照片都是在白金汉宫拍的,在我和助理调整好灯光和背景后,只有5分钟时间拍摄。她走进房间时我很紧张,我几乎不能说话,我用两卷胶卷拍出了两张不同的照片,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十分困难,但是对于结果我很满意,也很开心。

不仅是名人肖像系列,那些拍摄普通人的作品,像“The Babies系列”和“Bunny系列”也同样呈现出一种出人意料的戏剧性和趣味性,可以将此理解为你的创作风格吗?这种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是的,戏剧性的东西和快乐是我的性格和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虽然我很喜欢那些颇具戏剧性的意象,但是如今我会尽量避免戏剧性的事情在我的私人生活中发生。生活很有趣很好玩,而且我真的对身边的世界和人们感兴趣。我懂得珍惜生命中的秘密和惊喜,我看任何东西都很视觉化。

2008年,“Bunny系列”被评为《卫报》最佳摄影作品,灵感来源于什么?为什么让模特扮成一只怪异的兔子?
“Bunny系列”中的女孩名叫Gwendoline Christie,她大约有1.95米高。我在街上看到她,她非常特别,看上去就像一个上世纪50年代的小演员,我很想找她拍照。于是我走近她,她也答应了我的拍摄要求。在一次谈话中我让她打扮成动物和那些极具女性特征的事物,例如小兔子、马、猫和其它动物,我们一起合作了4年。

同样是澳大利亚人,你和Nick Cave有过多次的合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说说你们的故事吧。在你眼里,Nick Cave是一个怎样的人?
Nick和我是30年的朋友了,我们在墨尔本的一次聚会上认识。之后一段时间里我给他拍了照片,然后就开始一起工作。他是个非常有趣且很有想法的人,看上去也与众不同。他很适合拍照,但是给他拍照往往极具挑战性,因为在相机面前他会感觉不舒服,他应该是最难在镜头前放松下来的人了。我们是好朋友。

你是怎么走上摄影道路的?谁对你影响最大?
17岁的时候,学校的艺术老师为我们建了一间暗室,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拍照片,除此之外我什么事情也不想做。在早期,Diane Arbus和Larry Clark对我的影响很大。如今我仍然很喜欢他们的作品,不过我还要在这份名单里添加Cindy Sherman和Weegee的名字。另外,电影和友情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

你拍摄的题材十分广泛,从名人肖像到社会题材均有涉猎,你最想拍摄的主题或人是什么?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我最喜欢拍人,但是与拍名人相比我更喜欢拍摄个人项目,因为前者对创作有太多的限制,而拍摄个人项目时我可以完全自由地发挥。不过我还是会帮朋友拍摄他们的作品,或是他们自己。

(原文刊载于《新视线》杂志,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