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发现了,最近的新剧似乎都在展现同样的权力核心。包括今年播出第一季的《使女的故事》、《西部世界》、《年轻的教宗》在内的几部新剧。无论是科幻的或是反乌托邦的,都不约而同地展现着带有宗教崇拜的世界。

除了引人入胜的剧情和人物塑造,作为占据观众视线的首要因素,色彩也在潜移默化中推波助澜,让这些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权力世界变得特别真切。

* 以下内容不涉及剧透,可以放心阅读。

使女的故事 The Handmaid's Tale

Hulu今年播出的《使女的故事》是前段时间以来被讨论最多的美剧之一。这部根据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在1985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描写了在遭遇严重污染的近未来世界,人口出生率骤降,美国部分地区在经历了“雅各布之子”的血腥革命后建立了神权统治的极权社会Gilead。

在阶层泾渭分明而森严的Gilead共和国中,女性根据自己不同的角色分配给统治她们的“大主教”:正妻、女儿、嬷嬷、玛莎、经济妻,还有使女——即极少数有生育能力的女性,被迫作为统治阶级的生育工具,沦为“行走的子宫”。并且,你可以根据不同的衣着颜色一眼区分这些人的身份。作为主角群体的使女们的标配,便是醒目的血红色罩袍与白色罩帽。

负责《使女的故事》戏服的,是知名戏服设计师Ane Crabtree,通过混合我们熟悉的宗教服装和来自时装及艺术世界的设计,创造了一个介于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的世界。

使女专属的红色是来自原著的官定设计,但是要选出这种既刺眼又有画面美感的红色,比预计中要难很多。在不同肤色身上试过无数红色之后,Ane Crabtree最终选择了看起来像是血液颜色的红,也作为对女性经血即生育能力的隐喻——可以说是真·姨妈色了。

血红色的罩衣像保守派穆斯林女性穿的Burka那样罩住全部身体,而白色的帽子则挡住了左右视线,导致说话时必须转向并正视对方才行。设计这样一些压迫女性、遮蔽她们身体从而限制她们思想与自由意志的衣服,对Ane Crabtree来说也是一次情感上的挑战。


一公里以外就能看到使女们在灰色的Gilead国街道上缓缓走过,仿佛是一条血河

而剧中的“正妻”是社会阶层最高的女性,她们所有的礼装都是蓝色——圣经故事中圣母玛丽亚衣服的颜色。

Ane Crabtree选出的这种蓝色,灵感来自一张枫叶照片中的深青色天空。红和蓝两种元素来自色谱的两端,无论单独还是一同出现,视觉效果都很美。

Ane Crabtree为“大主教”选择了色谱上最有力最神秘的黑色;他们的妻子在自己去世后也会改穿黑色礼装;统治阶级家庭的女儿直到出嫁前都穿着白色礼装,象征纯真;而嬷嬷们制服上的深橄榄绿来自军装,暗示她们尚存的权力。

通过一点点巧妙的“超现实迷雾”,让观众也分不清到底是清醒着还是在梦中,这感觉简直和看当下的新闻如出一辙。“我们想用一种自然的方式,让读者由衷相信这个世界存在的可能性,通过抬高观众早已熟知的现实,来创造这种联系。”《使女的故事》摄影导演Colin Watkinson说道。

“服装一把手”Ane Crabtree也坦言,《使女的故事》的创作任务与去年美国大选撞期,使得更多的个人感情投注在其中。“这部剧随着大选的深入进展着,剧情似乎与每天发生的现实都能对应起来。我感到Gilead国就在我们脚下。”

年轻的教宗 The Young Pope

保罗·索伦蒂诺执导的八集迷你剧《年轻的教宗》中,裘德·洛饰演一位来自美国的新派教皇:复杂而又充满争议的庇护十三世。“我抽烟、喝酒、我咒骂你们,但我知道我是好教皇。”除了最离经叛道的标签之外,“庇护十三世”可能也树立了历史上最时髦教皇的形象。

作为一部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的电视剧,《年轻的教宗》延续了索伦蒂诺一贯的镜头语言。素雅而神圣的服装配色是整个视觉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戏服设计师Carlo Poggioli与Luca Canfora共同打造之下,叛逆教皇身上铺满了金色点缀的大面积纯白,让脚下的一抹红显得格外醒目

鲜红色,象征着耶稣的鲜血。Carlo Poggioli透露,裘德·洛在片中其实一共穿过两双红鞋。第一双是在西斯廷教堂发表演讲时所穿,而打造这双鞋就耗时了三周完成:两位设计师根据梵蒂冈博物馆内展出的教皇用鞋设计出了鞋的雏形,然后位于罗马的全球最大戏服工坊的匠人,用来自威尼斯的红丝绒完成制作。

第二双红皮鞋,则是来自“红底鞋”专业户Christian Louboutin的作品,从鞋面到鞋底都是明亮鲜艳的红色。

因为同样的流线型外观和鲜红色,Carlo Poggioli在片场直接称这双通体红色的皮鞋为“法拉利”。

西部世界 Westworld

去年被无数人奉上膝盖的神剧《西部世界》,构建了一个众多时间线的多种视角世界,无疑是一部史诗级巨作。当未来主义人工智能与美国西部冒险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剧中的“里世界”:一座名为“Westworld”的超现实主题乐园。这样一个体系庞大的剧作,自然需要同样庞大的戏服库。

本剧的戏服造型同样出自Ane Crabtree。在一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灰黄着装和美国西部小镇的背景中,Evan Rachel Wood饰演的女主角Dolores穿着一身天蓝色的长裙出现——光是凭借这一抹蓝色,她就吸引到了观众的全部注意。


让剧中玩家和看剧观众同时“一见误终生”的蓝裙少女

在很长的历史中,蓝色都被视作天真与纯洁的象征,比如之前提到Virgin Mary就是穿蓝色裙装的,也是《西部世界》导演诺兰为女主指定的颜色,旨在营造一种“待解救少女”的天真无力感。


有一种蓝,叫“西部世界”蓝

作为“西部世界”主题乐园里居住时间最长的居民之一,Dolores身上的蓝色有一种独特的复古色调,取自19世纪初就存在的一种自然色调。

之后她在和William的奔逃中换上了另一种干练时髦的白衬衫和卡其裤,但在最后的“反攻”时,又换上了这件象征纯真的蓝色裙装。

而另一方面,Ane Crabtree让乐园联合创建者Anthony Hopkins饰演的博士穿上权威的黑色三件套,可以在乐园和现实两端自如切换。William在最初进入Westworld之前选择了无辜白帽子,乐园中那位神秘的高级玩家则是彻头彻尾的黑衣人。

这些明显的色彩选择,也为多线进程的平行世界提供了一些线索,方便我们在N刷中找到蛛丝马迹。

美国众神 American Gods

《美国众神》是另一部今年开播的悬疑奇幻剧,讲述了新神和旧神之间一场正在酝酿的战争,由尼尔·盖曼的同名获奖小说改编而成,因此在开播前也备受书迷和玄幻迷的期待。

戏服设计师Suttirat Anne Larlarb创作了一系列广泛的视觉作品,来适应每一个虚构人物的形象。生而为神,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装饰,他们的服装也显得相当简单基本和直接。

因此,在大多数主要角色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图案或印花,更多见的是大面积的色块。比如“星期三先生”永远是米色和白色衣着,暗示了一种褪去的荣光;示巴女王Bilquis则总是一身猩红,在剧中以妓女的形象出现。

另一方面,作为新神领袖的“世界先生”,穿一身无懈可击的黑色西装套装,看起来既隐蔽又权威。Anubis则非黑即白,尤其一身白色长袍给予他一种国王般的神圣气质。

“这些角色存在于现实中但又是超自然的,也必须和平凡的人类共存。”在戏服设计师Suttirat Anne Larlarb看来,“众神”故事成立的基础首先就是在视觉上可信,这些元素也让《美国众神》这部剧至少看起来就如此充满神力。

权力的游戏 Game of Thrones

刚刚完结的《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尽管不是新剧,但这部中世纪玄幻剧作在制作、叙事、场景、人物等多方面都颠覆了美剧的传统,开创了先河,尤其是其中体系庞杂但件件精美的戏服,可以看作整部剧成功的一大关键,也从很大程度上彻底改变了电视剧对戏服的投入。


剧中所有角色的戏服,都是戏服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左)领导的团队自己制作的,从面料生产到服装刺绣

从许多意义上来说,《权力的游戏》是一部色彩主导的剧集,包括“红色婚礼”或“紫色婚礼”等最重要的几场戏,甚至直接是以颜色命名的。至于人物的属性,尤其是女性角色的身份象征,基本遵循着“颜色越深,离权力越近”的准则

比如“龙妈”Daenerys少女时期是希腊女神式的浅紫色薄纱裙,有了军队和领土后就换上了蓝色斗篷,这一季直接穿上了龙鳞装饰的灰色盔甲:


第一季怯生生的Daenerys
预备展开版图的Daenerys

瑟后从也从早期王后时期的浪漫裙装,过渡到现在的七国之王:

北境Stark家的大女儿,原本也是毫无心机任人宰割的小公主,这一季彻底黑化成了野心勃勃的Lady Sansa,服装的变化尤其明显:

而像“小玫瑰”Margaery这样总是穿蓝色刺绣镂空美艳裙装的,或者男性角色里最是异域性感、标志着装为姜黄色的亲王Oberyn Martell,或者他的情妇沙蛇首领Ellaria,看着装就知道势必是无法来到权力中心了:

在《权力的游戏》中,人物的成长和命运都完全体现在了服装的设计上,这也是为什么最新一季中当大家都越发接近铁王座,每个人身穿的颜色也都变得无比深沉,不再鲜亮。原来最大的剧透,就被戏服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写入了这些精工细作的服装里。

 

🎬

当一部电视剧充满了政治文化隐喻,

戏服就成为交流剧情和背景时,

最重要的工具和最迅捷的途径。

服装不仅承载剧情脉络,诠释角色性格,

也用最直观的方式,

构建了一个权力帝国最为显著的视觉标志。

 

本季你最爱的是哪一部剧?

欢迎留言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