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们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大规模地侵占人类世界,在喵星人的使用指南里,除了“生产表情包”和“整天卖萌”以外,其实还有一项隐藏的技能——给铲屎官当模特儿。

那些富有才情的人类,将喵星人的日常——撒娇卖萌、打个小盹儿、放空忘呆……一笔一笔描绘下来,汇集成了世界上最深情的“献给猫咪的情书”。

久负盛名的设计公司Pentagram与平面设计师Angus Hyland,将一只只“躲”在艺术作品中的猫主子们找了出来,集合成了一册猫咪之书——“The Book of the Cat:Cats in Art ”,这册书是继同系列的“狗之书”和“鸟之书“之后的又一本萌萌的艺术画册。

?

 THE BOOK OF THE CAT 

艺术史上的“铲屎官”有很多,从齐白石、达利、马蒂斯、毕加索到安迪·沃霍尔…….

这些艺术家不仅甘愿做喵星人眼里的“愚蠢的人类”,还将自己全方位地培养成称职的猫奴,把猫咪当成自己的“灵感缪斯”,以不同的视角和艺术手法,描绘出姿态各异的喵星人(虽然高冷的猫咪也不一定认可那是它自己)。

A cat is a puzzle for which there is no solution.

-Hazel Nicholson

 ➊

‘One Blue Pussy’
by Andy Warhol 

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可不只是有浓汤罐、可乐瓶和玛丽莲梦露,他在1954年曾经和母亲茱莉亚共同创作了一本关于猫咪的插画书《25 Cats Name Sam and One Blue Pussy》,收录了他早期画的红、蓝、紫各色的猫咪(不过书里只有16只猫),他妈妈茱莉亚还在旁边写上了猫咪的名字。

安迪和母亲都非常爱猫,母亲在本来就很拥挤的家里养了一大堆猫,而且几乎全叫Sam……除了母亲最喜欢的一只(有着亮蓝色毛、橘色大眼睛的那一只),他的特殊待遇就是——终于可以不叫Sam了,而叫Hester。

 ➋

‘Mr. and Mrs. Clark and Percy’
by David Hockney

大卫·霍克尼在好友克拉克夫妻婚后不久创作了这幅画作。阳光从门窗外洒到地毯上,家里一切都显得温馨和睦,然而,蹲在克拉克先生腿上的白色猫咪,似乎早已看透夫妻间微妙的尴尬。

它似乎有些苦恼,无奈地背过身望着窗外发呆,令整个画面更加意味深长。果然,克拉克夫妻二人的婚姻最终破裂,原来猫咪是神奇的“预言家”。

‘Hunter’
by Endre Penovác

塞尔维亚画家Endre Penovác画中这只正在“捕猎”的猫咪灵活又敏捷,警惕的眼神像一只轻盈的小黑豹,仿佛下一刻就要从纸上跃然而出。

他用稀释后的黑色水彩,在纸张中晕染出猫咪柔软蓬松的细腻绒毛,猫咪蜷缩成一团毛球的样子让人心痒痒,好想伸手去揉一揉!

‘Hiyodori (Brown-eared Bubul)’
by Midori Yamada

日本插画师山田绿笔下的猫咪,大多是一副气定神闲、慵懒怡然的姿态。它们要不是在花丛里懒洋洋地打哈欠,就是趴在刺绣坐垫上打个小盹儿。挪着胖嘟嘟的身体在草丛边散步,或者叼着刚刚搜寻到的“猎物”谨慎地注意着前方。(?:谁都不许抢我的鸟?)

‘Untitled’
by Santiago Ydáñez


上帝在制造猫眼的时候,一定下了不少功夫,猫咪的眼睛像是藏着一个变幻多端的小宇宙。西班牙艺术家Santiago Ydáñez画的这一群像猫头鹰一样伫立在黑夜里的猫,我们只能看到它们大致的轮廓,几双炯炯有神的圆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它们集体目瞪口呆的事呢?

?

 THE BOOK OF THE DOG 

现代人特别会自嘲,“人不如狗”一度成为网络热词,隐喻自己的“悲惨”生活,幸福感甚至还比不上被主人宠爱的汪星人。

实际上,在很多艺术家眼里,狗狗可能比人的地位还要高,毕加索“生人勿进”的工作室,他的腊肠狗兰普可以随意进出,大卫·霍克尼给他家狗狗画的肖像,可能比你爸帮你拍的照片还要多……

Nothing but love has made the dog lose his wild freedom to become the servant of man.

-D.H. Lawrence

‘Felix’by
Elizabeth Peytonl

Felix大概是最有名人待遇的狗狗了!在洛杉矶艺术展上,它的“写真”就挂在英国摇滚音乐家大卫·鲍伊的肖像旁边。Felix的主人伊丽莎白·佩顿一直痴迷于人物肖像的描绘,和她同时代的摇滚歌手、社会名流都曾是她的作画对象,Felix可以说是其中最为低调的一员啦。



ca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