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过这样的感受,每当外出旅行,见到大海大山大湖的时候,在天高地厚间,它们越安静从容,我们就越会不由自主地心生激荡:层次复杂的记忆和情感,仿佛擅自沿着毛细血管迅速扩张,莫名顶起一阵阵感慨的鸡皮疙瘩——这个感受,就快接近了“Hwyl”的本意。

这个来自威尔士英语的晦涩单词,有着难以直译的抽象意义——它也是Aēsop第三支香水的名字。

受Aēsop邀请,Voicer飞往悉尼,作为唯一的线上媒体,参加了Aēsop第三瓶香水Hwyl Eau de Parfum的新品发布会。

进入会场,鞋子们被集体“没收”,我赤着脚,踩过长长的、用新鲜苔藓铺成的小路。苔藓微微湿润、略带凉意,萌绿色的柔软中带着一些自然的杂质感,轻微刺激着脚底。



手写的名字卡片是入场前寄存鞋子用的

墙上循环着一支微妙的暗调视频,没有主题,也没有台词。只是耐心地记录着石涧流动的水,山间的风和轻烟,轻摆的枯枝……安静坐着看了一会儿,接过主人递过柔软的拖鞋,进入小而美的会场——像是到访朋友家的客厅。


空中垂落着一支深绿的松柏枝,配着暖棕色的椅子,旧旧的、却很亲近的样子。石材墙面是乖巧的砂石色,暖白色的内墙,嵌着栗红色的窗框和门。


屋顶透明,在南半球半暖半微凉的空气里,仿佛只有依着冬天的角度倾斜照进来的阳光,才透露了一点点季节秘密。

茶壶是低调纯白的Marimekko,杯子则是Aēsop自家专用:刚好是双手一捧的大小,杯子内侧若有所思地印着Franz Kafka的漂亮句子“Anyone who keeps the ability to see beauty never grows old”。甘甜的热茶飘着似有若无的薄荷味——这也是别处没有的Aēsop自家特制。


奇妙的是,冬日的斜阳、脚底的青苔、背景的“白噪音”、热茶的余味、加之空气里的森林气息……像是组成了一场微型的“置身自然”,令我小小地接近了“Hwyl”背后难以直译的抽象意义。


The space between us.

– Hwyl Eau de Parfum

法国调香师Barnabé Fillion,就是在独自漫步于日本苍翠的古老森林,见到300多岁的罗汉柏和郁郁葱葱的憨厚苔藓时,有了Hwyl Eau de Parfum的灵感。

森林、山川、流水、苔藓……大自然的一切在比人类长久得多的、缓慢的时间里,淡定地形成了自己的气候。独身置于自然的瞬间,我们乘着孑然一身的微妙孤独,终于得以在那份沉默却充满力量的气息里获得了庇护和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