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过这样的感受,每当外出旅行,见到大海大山大湖的时候,在天高地厚间,它们越安静从容,我们就越会不由自主地心生激荡:层次复杂的记忆和情感,仿佛擅自沿着毛细血管迅速扩张,莫名顶起一阵阵感慨的鸡皮疙瘩——这个感受,就快接近了“Hwyl”的本意。

这个来自威尔士英语的晦涩单词,有着难以直译的抽象意义——它也是Aēsop第三支香水的名字。

受Aēsop邀请,Voicer飞往悉尼,作为唯一的线上媒体,参加了Aēsop第三瓶香水Hwyl Eau de Parfum的新品发布会。

进入会场,鞋子们被集体“没收”,我赤着脚,踩过长长的、用新鲜苔藓铺成的小路。苔藓微微湿润、略带凉意,萌绿色的柔软中带着一些自然的杂质感,轻微刺激着脚底。


手写的名字卡片是入场前寄存鞋子用的

墙上循环着一支微妙的暗调视频,没有主题,也没有台词。只是耐心地记录着石涧流动的水,山间的风和轻烟,轻摆的枯枝……安静坐着看了一会儿,接过主人递过柔软的拖鞋,进入小而美的会场——像是到访朋友家的客厅。

空中垂落着一支深绿的松柏枝,配着暖棕色的椅子,旧旧的、却很亲近的样子。石材墙面是乖巧的砂石色,暖白色的内墙,嵌着栗红色的窗框和门。

屋顶透明,在南半球半暖半微凉的空气里,仿佛只有依着冬天的角度倾斜照进来的阳光,才透露了一点点季节秘密。

茶壶是低调纯白的Marimekko,杯子则是Aēsop自家专用:刚好是双手一捧的大小,杯子内侧若有所思地印着Franz Kafka的漂亮句子“Anyone who keeps the ability to see beauty never grows old”。甘甜的热茶飘着似有若无的薄荷味——这也是别处没有的Aēsop自家特制。

奇妙的是,冬日的斜阳、脚底的青苔、背景的“白噪音”、热茶的余味、加之空气里的森林气息……像是组成了一场微型的“置身自然”,令我小小地接近了“Hwyl”背后难以直译的抽象意义。

The space between us.

- Hwyl Eau de Parfum

法国调香师Barnabé Fillion,就是在独自漫步于日本苍翠的古老森林,见到300多岁的罗汉柏和郁郁葱葱的憨厚苔藓时,有了Hwyl Eau de Parfum的灵感。

森林、山川、流水、苔藓……大自然的一切在比人类长久得多的、缓慢的时间里,淡定地形成了自己的气候。独身置于自然的瞬间,我们乘着孑然一身的微妙孤独,终于得以在那份沉默却充满力量的气息里获得了庇护和治愈。


一支堪比舒压慢电视的主题视频

🍃

在现场,我们与Barnabé Fillion

一起聊了聊这支特别的香水。

Q
可以描述一下Hwyl Eau de Parfum的气味吗?

A
是有些古怪的有趣香味,会让人想起古老的柏木森林——以诱人的、有微妙刺激感的烟熏气味开场,前调是新鲜百里香和一些刺激的辛香料味,中调是柏木深绿色的温暖木质调,后调则持续洋溢着以香根草、乳香和苔藓混合的、干净的泥土气息。

 

Q
Hwyl独特的调味是如何炼成的?

A
Hwyl最主要的质料是柏木、香根草和乳香。不过,其实调香更多的是一种艺术与科学的结合:

一方面,我们坚持寻找最高等级的植物成分,通过增加品种,来丰富气味层次——光是乳香,就用了包括索马里、马达加斯加的四种不同品种。还有一些独一无二的细节,比如我们在马达加斯加找到的一片特别的香根草土地,那里曾经种过薰衣草,所以这里的香根草不像同类那么冲,而是略微柔软一些。

另一方面,我们用超临界流体法进行植物萃取,因为只有这种高成本的技术可以更多地保留植物的新鲜气息,使得气味更纯粹、更接近其本真。


左:香根草 / 右:柏木枝

Q
Hwyl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A
灵感来源于一次旅行,我独自行走在古老的日本森林里,看到300岁的苍翠桧木和罗汉柏,郁郁葱葱、此起彼伏的圆圆苔藓,看到阳光透过静谧的树木间隙投下光影……就想要设计一个气味重现那一刻,人类孑然一身的孤独感,和大自然沉默却充满力量的庇护。

Q
在设计Hwyl的时候,会想象谁会用吗?

A
不会诶。一方面,因为互相的信任和默契,Aēsop给我的brief很开放,像一张自由的白纸——没有目标群体,也不在意市场数据或是流行,所以我反而会更专注地去讨论更多关于香味本身的创意;另一方面,我喜欢从自己的直觉和喜好出发去调香,并不太会去想像“使用Hwyl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Q
在Hwyl的整个创作过程,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A
应该是在尝试了150多个组合版本之后,决定最终成分的那一刻。

Q
“Hwyl”是个很不常用的英语单词,
是怎么决定用它作名字的?

A
哈哈,的确非常不常用,用法语还会有点难念。不过,它的意义恰好就是我们想要通过这款香水表达的,我们在香水快要完成的时候遇到了它,一切刚刚好。

 

Q
应该如何挑选香水?
你有什么让香水持香更久的秘诀吗?

A
每个人都应该去寻找可以表达自己个性、可以让自己开心的香味。
香水一般会“裸”喷在肌肤上,但其实喷在衣服上也很有趣,尤其在气候湿热的时候,香水能与织物产生更深入的关系,从而保持更持久的气味。

 

💧

说到Aēsop,大家也许会想到它的签名单品“香芹籽抗氧化精华”、遍布Instagram的护理产品线、以及每一家门店都别具个性的美丽店装,而并不太熟知它有一条同时适合男女的香水线

不过,说是香水“线”,其实只是以一年一瓶的缓慢速度,极少量地推出作品——加上即将发售的新品Hwyl,也只是刚满三位成员而已。

这是一条从研发速度来看就很任性的产品线,但它的任性远不止如此。

一方面,从外观也能直观地感受到这一点,因为在梳妆台的一众香水大军里,Aēsop三个一模一样、短短胖胖的棕色直筒玻璃瓶,突兀得根本不像是香水。

在发布会上,我特意问了产品研发经理Kate Forbes博士未来是否依旧会保持这样的瓶身——得到了肯定的答案:“Aēsop香水在未来也会是这样,与其将预算花在包装,不如还给产品提升品质。”

另一方面,比外观更任性的是它们独特的香味。作为一条男女都可以用的unisex的香水线,Aēsop没有华丽女香的花香果味,也不是直白男香的海洋调,每一支都是小众的“边缘化”的调味。2015年的第一支“Tacit”(悟)。灵感来自于地中海岸的崎岖植被,设计师用香根草和孜然的刺激,佐以罗勒、日本柚的清新,用特殊的比例平衡,刻画出了一份“心照不宣”的气味。

而次年的“Marrakech Intense”(马拉喀什馥郁)是Barnabé Fillion与Aēsop的第一个合作作品,喜欢旅行的他,用雪松、丁香、豆蔻、佛手柑、橙花和一抹微妙的玫瑰茉莉调,延展着我们对非洲东域的想象。

Kate Forbes博士说:“我们并不是很在乎大众接不接受、喜不喜欢,重要的是喜欢的人喜欢就好。” ——像它的瓶子、气味、店铺一样,Aēsop任性又特立独行,但把一切都稳定在“很Aēsop”的样子。

Hwyl Eau de Parfum
9月25日开售
www.aesop.com
更多信息可关注Aēsop官方微信号
@AesopSkinCare

🥗 番外篇 🥖
一顿“很Aēsop”的办公室午餐

这次,在悉尼Surry Hills干净明亮的Aēsop办公室,与可爱好客的员工们,还一起享用了一餐他们自制的“office-made lunch”。

特别为亚洲味觉打造的温暖的汤、每一片叶子都均匀dressing的可口沙拉、松软朴实的面包、口感别致的甜点,和“内部独享”的Aēsop茶与Aēsop酒,好味又可爱,胜过任何fine dining。

🍃

大家喜欢Aēsop的什么呢?

欢迎分享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