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英国是世界上最喜欢毛衣的国家,也许没有人会有疑义。在这座以惊人的数目量产羊的小岛上,毛衣无处不在。这些毛绒绒的织物,不仅仅是用来对抗阴冷潮湿的终极武器,同时也是英国人骨子里得体、讲究的时尚魂。

二战时,英国毛衣被赋予了更多意义。一方面,毛衣是一种只需要毛线、棒针和时间就能自给自足的“战略物资”;另一方面,全民参与的、耗时的编织运动,也为英国人带来了民族认同般的慰藉。想想看,除了《敦刻尔克》,还有哪个国家的战争片会给毛衣那么多镜头呢?

赋予《敦刻尔克》中这派英伦羊毛力量的,是奥斯卡级的戏服设计师Jeffrey Kurland。职业生涯之初,他作为伍迪·艾伦的御用戏服设计师,为其15部电影操刀了造型设计。


戏服设计师Jeffrey Kurland

1995年,因为《子弹横飞百老汇》而获得奥斯卡最佳戏服设计提名后,他又为《十一罗汉》、《借刀杀人》、《我最好朋友的婚礼》等影片设计戏服。2010年,他与诺兰合作《盗梦空间》,今年,又一同打造了敦刻尔克的毛衣世界。

🐑 🐑 🐑

敦刻尔克里的毛衣世界

*以下毛衣按出场顺序排列

 


少年乔治 vs. 费尔岛毛衣

17岁少年乔治身上的这件背心,瞬间把我们从深蓝色调的绝望海岸拉回到了橘色调的安全陆地。这件很有乡村感的花案羊毛背心,是典型的费尔岛毛衣(Fair Isle Sweater)


一照带红费尔岛毛衣的温莎公爵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穿着费尔岛毛衣的纳威

费尔岛毛衣最初是被当时的英国时尚“带货王”温莎公爵穿红的,这种出产于苏格兰北部寒冷小岛的优质针织品,每行图案只使用两种颜色的纱线,并用特殊的浮线提花,编织成保暖的双层样式,是最经典的英国毛衣之一。

💡 值得注意的小细节:乔治的这件V领羊毛背心里,藏着许多严密推敲过的设置。1. 这件衣服尺寸略小、并不太合身,因为一个正在长个子的男孩,已经在战时穿了它好几年;2. 特殊的V领是费尔岛毛衣在20世纪初为了让男士可以露出领带而出现的改良(说到这里有点心酸)。

 


船长儿子彼特 vs. 渔夫毛衣

紧接着出场的是船长儿子彼特身上的那件厚实的栗酒红色渔夫毛衣(Fisherman Sweater)。这种毛衣有着利落紧实的手工编织,材质一般是没有脱脂的天然羊毛,所以自带保暖、吸湿排湿的功能。

对于在船上工作的渔夫和水手来说,渔夫毛衣既能抵御寒冷的海风和湿冷的海水,又是紧贴身体、结实耐磨的工作装备。

💡 值得注意的小细节:以上两件毛衣的颜色,其实也是戏服设计师Jeffrey Kurland的一处伏笔:乔治的羊毛背心是以驼色为底的大地色花织,而彼特的毛衣是温暖的栗酒红色。它们刚好能与电影天空部分的灰蓝色、海岸的深蓝色形成互补冲击,在画面中,这股暖色调充满行动力与希望。

 


船长道森先生 vs. 多粒结渔夫毛衣

在电影中的大撤退结束之前,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没有服装的变化,除了“月光石”号的船长道森先生。

刚上船的时候,道森先生的衬衫、领带、单排扣开襟马甲,意味着他正准备出发上班——但因为紧急征令和内心强烈的着急,日常工作角色来不及换下,就添上一件深蓝色多粒结渔夫毛衣

道森先生的这件V领旧毛衣,像是匆匆披上的“船长身份”,有如战甲,为他义无反顾的出发救援增添了一份信任与安全感。

 


指挥官博尔顿 vs. 坑条白色高领毛衣

指挥官博尔顿的海军军装里的,与空军飞行员法里尔飞行夹克里的坑条白色高领毛衣憨厚乖巧,有着克制的尺寸和腰身,相比渔夫毛衣更柔软贴身。

 

💡 值得注意的小细节:电影中所有的针织戏服都是英国制造(不过没有同款),每一件羊毛戏服,都是由英国萨里郡的一位名叫Jane Whatley的女士手工织造出来的。
Jeffrey Kurland会亲自告诉Jane对于毛衣颜色、款式、粗糙度的要求,Jane再用传统的英式手法织出这些戏服毛衣。故意制造的跳针漏针,使我们透过银幕也能感受到朴实的家织感。

二刷《敦克尔后》之后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些羊毛织物,仿佛是战争世界里一个小小的舒适区,在这场逆转里,英式毛衣大概是剧情(+迷人的英腔+帅气的英伦脸庞们)之外,另一道隐藏的英伦线程。毛衣所承载的讲究、体面、朴实、温暖,与这些士兵们保卫着的家园的精神气质一脉相承。

 

✂️

戏服里的细节

在绝望的深蓝色敦刻尔克港海,充满一致性视觉的英国士兵,组成绿褐色军装的匿名海洋——除了毛衣,在这片沉默的戏服海洋中,戏服设计师Jeffrey Kurland还藏了许多讲究的精妙设置。

 

还原真实历史

如果说民众的毛衣可以有较大的设计空间,那么军队的军装戏服设计,则需要反复探究真实的历史。Kurland与Nolan反复在博物馆、图书馆、古着军装面料和旧时的报章杂志中,研究关于敦刻尔克时期军装的第一手资料。


二战真实影像与电影剧照

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发生在1940年的二战时期,但因为突发的战争,当时的英军依旧在穿着1930年代一战时期厚重羊毛质地的哔叽粗缝军装。

而空军飞行员夹克后背的缝线数量、手套拉链款式、粗犷耐用的Omega CK2129军表,都是Jeffrey Kurland仔细考究了1930年代末到1940年代初混乱无章的战时历史后,才得以重现的真实。


Omega CK2129军表

艺术化改良

还原历史只是戏服设计师工作的前提,Jeffrey Kurland还需要考虑在拍摄时人造光下胶片机镜头里的效果,巧妙地在面料、剪裁、纹理,甚至磨损、脏污的细节里加入艺术化的改良。

比如,主角的戏服被暗暗地加入了一点微小的发光效果,使得他们在密密麻麻的“匿名”同类中比较容易被看到。

又比如,Tommy的戏服造型有一件特殊的长款士兵外套,而Alex的军装夹克则是短裁版本。

这是为了让观众们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通过“那个穿外套的男孩”、“另一个穿短外套的男孩”,从浓郁的一整片绿褐色中立刻认出他们来(虽然没有人会认不出Harry Styles)。

法国男孩吉布森的军装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从牺牲的英国士兵身上换下来的),所以在这一套服装的设计尺寸,尤其是袖长上,特意做了一些调整,营造出不合身的视觉效果。

其实,如果不这样刻意地追究解构,大家也许并不会注意、也不用注意到戏服、道具背后的令人惊讶的设计细节。

它们只是无声的工具,在剧情之外,将历史的真实和人性的秘密,写进每一个刻意营造却不被注意的磨损里最直观也最隐秘,成为了最终创造《敦刻尔克》的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 🇬🇧
你最喜欢《敦刻尔克》的哪个情节?
(或者,你最喜欢的是哪个小哥哥?)


《敦刻尔克》四人组场外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