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每个人都在著名美术馆遭遇过相似的尴尬经历:人们摩肩接踵,挤在某一幅世界名画或者展品前,里三层外三层,举着相机、iPhone和iPad,伸长脖子和手臂,努力将自己的脸和美术作品纳入一个取景框里——也许还要加上嘟嘴和小树叉的可爱姿势。你顿时兴味索然,恍然觉得自己走进的大概是某个国内风景区。

每一座美术馆都不是为了某一件展品而诞生的。它们被精心打造,是为了容下美学各异的万千作品而没有丝毫冲突,只看其中人人皆知的一幅,实在是太可惜了。有些不那么为人所知的美术馆里,也静悄悄地展示着美术史上举足轻重的画作,而著名美术馆里世界名画的旁边,也许正挂着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油画。

不管是美术馆抑或是画作,好的作品当然值得你千里迢迢与之相会,但若只是为了拍一张人人都有的照片,也太小看逛美术馆的乐趣了。Voicer为你介绍六间不那么热门却相当有价值的美术馆和画作,下一次逛美术馆就来这些地方吧,不用拍照,不用上传社交软件,带着眼睛和爱美的心即可。


01
莫奈《睡莲》(1916年),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博物馆馆藏

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博物馆
明星馆藏:莫奈《睡莲》(1916年)

当然没有人不知道莫奈的名字:印象主义开创者,光影色彩,点触式的画法……莫奈1840 年出生在巴黎,从小擅长速写漫画,与马奈、雷诺阿、巴齐耶、西斯勒等艺术家私交甚好。

藏于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睡莲》创作于1916年,重点描绘的是水面与花,睡莲品种丰富各异。画面构图紧凑,让观者以为自己置身水面之上。


01
莫奈的自画像

莫奈痴迷于表现日光照射和四季更替在自然景象上产生的种种效果,因此常常反复描绘同一场景。他特别建造了一个玻璃墙式花园工作室,将画架装上滑轮,以便根据睡莲池塘光影的变化更好地进行调整。莫奈共计创作了近300幅以睡莲为主题的作品。


01
莫奈的花园

而收藏这幅画作的,位于东京上野的西洋美术馆本身也是一件艺术品,它的本馆由法国建筑大师柯布西耶设计,有着典型强烈的现代主义风格,线条简洁优美,是柯布西耶在日本留下的唯一作品。西洋美术馆于2016年和世界各地16件柯布西耶的作品一同被认定为世界遗产。


01-04
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博物馆

🎨 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博物馆
📍 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7−7
🔗 www.nmwa.go.jp/en/

日本仓敷大原美术馆
明星馆藏:高更《乐园》(1892年)

后印象主义时代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就是保罗·高更,他也是20世纪最重要的象征主义画家之一。他一生在世界各地辗转颠簸,与梵高是挚友。高更从未接受过正规艺术训练,所以他的画作奔放自由且极富幻想色彩;直至过世以后才成名于世。高更这样描述自己的创作过程:“用心而非眼,满腔热情,画笔飞走”。


01
高更《乐园》(1892年),日本仓敷大原美术馆馆藏

《乐园》凸显了他的创作风格:实验性的,专注当下强烈的明暗对比以及无处不在的强烈色彩。在当时殖民主义的背景下,高更通过象征手法绘制出了充满异域风情的理想化乐园。画中的伊甸园就源于他私人的一张印尼爪哇岛婆罗浮屠寺的照片。高更笔下性感丰满的夏娃伸手去摘的是一枝花,而非苹果,红翼蜥蜴在她耳边窃窃私语,画面并非正统的西方表现,反而充满了东方风情。


01
高更的自画像

这座位于日本冈山县的美术馆是日本设立最早的以收集西方美术作品为中心的私人美术馆。除了高更之外,莫奈和马蒂斯的画作也藏于馆中。

美术馆由日本建筑家药师寺主计设计,为了呼应西方美术的主题,入口处设计为古典罗马柱样式,而馆内却充满了日式风情,庭院回廊折射着四季变换,与入口混搭成趣。


01-04
日本仓敷大原美术馆

🎨 日本仓敷大原美术馆
📍 岡山県倉敷市中央1-1-15
🔗 www.ohara.or.jp/201001/jp/index.html

巴黎奥赛博物馆
明星馆藏:马奈《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

爱德华·马奈被誉为现代艺术奠基人之一,1832年出生在巴黎的一个富裕家庭,却是富裕阶层的反叛分子。拒绝当律师,也拒绝参军,选择成为一名画家。他每日花费数个小时在卢浮宫临摹大师的经典作品,反映19世纪巴黎社会图景的写实画作为他赢得了广泛赞誉。


01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1863年),巴黎奥赛博物馆馆藏

凭借《草地上的午餐》,马奈引领了西方美术从现实主义到印象主义的转变。他挑战传统,痴迷于探索摄影光线、淡化视角等现代技法。这幅画作的创作灵感来自提香和拉斐尔。画中两名身着时装的年轻男性,与一名裸体女性并坐,裸女面无羞色,直视观者。左拉曾因这幅画,在《费加罗报》上对马奈大加赞赏。


01
马奈的自画像

《草地上的午餐》现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奥赛博物馆是巴黎的近代美术馆,除了马奈之外,还有毕加索、塞尚、罗丹的作品藏于馆中。其前身是奥赛火车站,19世纪时巴黎市中心的火车终点站。

博物馆的改建由建筑师维克多·拉鲁操刀设计,外部采用折衷风格的石头对火车站的金属结构进行立面改造,内部则保留了现代主义和工业革命的痕迹:货物升降机和电梯都被原样保留,天顶的钢筋裸露,是当年为了迎接1900年巴黎世博会而改造的建筑作品之一。


01-04
巴黎奥赛博物馆

🎨 巴黎奥赛博物馆
📍 1 Rue de la Légion d'Honneur, 75007 Paris
🔗 www.musee-orsay.fr

伦敦泰特美术馆
明星馆藏:透纳《古罗马》(1839年)

约瑟夫·玛罗德·威廉·透纳在浪漫主义时期,被誉为“光线画家”,因对自然栩栩如生的描绘备受推崇,他是水彩风景画的开创者,也是油画大师,被视为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以及抽象绘画风格的先驱。


01
透纳《古罗马》(1839年),伦敦泰特美术馆馆藏

《古罗马》以古喻今,表明了他的时政观点。阿格丽皮娜是一名忠贞的将军遗孀,将被害的丈夫的骨灰带到罗马埋葬。这一悲剧性场景预示了罗马帝国的衰亡,也从侧面烘托出透纳对自己所处时代的悲观看法。画中白日月升喻示着罗马帝国气数将尽。画家将经典罗马建筑笼罩在橘黄色的日光中,给观看者带来了极强的冲击力。


01
透纳的自画像

透纳的这幅《古罗马》现藏于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泰特美术馆位于伦敦威斯敏斯特区,比起对岸有着高耸烟囱大名鼎鼎的泰特现代美术馆来它要低调许多。它收藏了公元1500年至今的各式藏品,是英国最古老的美术馆之一。

泰特美术馆的前身是米尔班克监狱,1983年由建筑公司Higgs and Hill改造,最著名的部分是科洛尔画廊,由普利兹克奖得主詹姆斯斯特林爵士设计,被认为是后现代建筑的重要作品之一。它的建筑表皮将邻近建筑的材料和细节都引入其中,形成了互相呼应的结构。


01-03
伦敦泰特美术馆

🎨 伦敦泰特美术馆
📍 Millbank, Westminster, London SW1P 4RG英国
🔗 www.tate.org.uk/visit/tate-britain

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
明星馆藏:布歇《趴在沙发上的裸女》(1752年)

法国洛可可风格大师弗朗索瓦·布歇是18世纪最具名望、最时尚的装饰艺术家,以洛可可式田园风格的绘画著称,布歇1703年生于巴黎,是大画家尼古拉斯·布歇的独子。1765年,布歇成为国王的首席画师,1770年于卢浮宫逝世。


01
布歇《趴在沙发上的裸女》(1752年),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明星馆藏

《趴在沙发上的裸女》中的人物Marie-Louise O’Murphy是一位15岁的画模。布歇突破传统框架,摒弃了那种可望不可及的维纳斯式美人的固有套路,把这位故作放荡姿态的弄情女子刻画得如孩童般天真无邪。


01
布歇的自画像

《趴在沙发上的裸女》现藏于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这座美术馆是慕尼黑艺术区的一部分,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美术馆之一,也是收藏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的最著名美术馆之一。

美术馆由王储路德维希一世委托建筑师利奥·冯·克伦泽建造。在当时,这座美术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建筑,二战中建筑的中部被严重破坏,至今被修复的建筑物依然可以看得出过去被破坏的情况。


01-04
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

🎨 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
📍 Barer Str. 27, 80333 München, 德国
🔗 www.pinakothek.de/besuch/alte-pinakothek

伦敦国家美术馆
明星馆藏:尼古拉斯·普桑《潘神的胜利》(1636年)

尼古拉斯·普桑是17世纪法国巴洛克时期重要画家,也是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绘画的奠基人。普桑出生于法国诺曼底安德利镇,是贵族之后。为当时的路易十三世国王画了不少作品。普桑的作品大多取材于神话、历史和宗教故事。普桑死后,法国绘画界为推崇他对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专注,出现了有“普桑主义”之称的派别。


01
尼古拉斯·普桑《潘神的胜利》(1636年),伦敦国家美术馆馆藏

《潘神的胜利》是一个酒神式狂欢的场景——普桑最爱的主题,展示了仙女和森林之神以一种极为正式的布局环绕自然之神的场景。在这幅画作中,潘神俯视众人的庆祝活动,面部被煮沸的常青藤汁液染红。象征符号包括戏剧面具、牧羊人拐杖、牧神箫以及献祭的麋鹿。这幅作品是情色的庆典盛会,因其创意性和精准性被认为是普桑作品的里程碑。这幅杰作是受红衣主教黎塞留委托完成的。


01
尼古拉斯·普桑的自画像

这幅画作现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这家美术馆的大名无人不晓,几乎是伦敦的必去景点之一。国家美术馆成立于1824年,原址是国王马厩,由威廉·威尔金斯(William Wilkins)负责美术馆设计。1876年,建筑师E.M.贝利为美术馆增设了穹顶和东翼展厅。至今国家美术馆有东西南北四个翼厅,美术馆面积总计为4万6千多平方米,还藏有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的作品。


01-03
伦敦国家美术馆

🎨 伦敦国家美术馆
📍 Trafalgar Square, Westminster, City of London
🔗 www.nationalgallery.org.uk

Louis Vuitton大师系列第二弹
与六幅大师画作朝夕相处

Louis Vuitton X Jeff Koons的大师合作系列即将推出第二弹(回顾Louis Vuitton大师系列第一弹),这次被Jeff Koons选中的作品正是刚才介绍的六幅名画。

仍然延续艺术家的“凝视球”系列作品的创作灵感:“在‘凝视球绘画作品’的筹备过程中,我接触到了众多风格迥异的作品,并将它们一并收入到路易威登大师作品展中。我的艺术DNA在这些杰出作品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而此次选择这六幅作品的原因,Jeff Koons认为,莫奈的《睡莲》是最优美最冲击感官的自然绘画之一。画面在具象与分散间达成了微妙的平衡,生花妙笔完美展现了瞬间之美。

“高更的《乐园》以充满力量的笔法再现了夏娃这一丰满的形象。同时,通过运用象征符号和色彩,充分展现了作者的象征手法。”

马奈则一直以来都是Jeff Koons最为重视的艺术家之一。《草地上的午餐》令他认识到了艺术家之间相互借鉴学习的重要性。

“这幅作品能够看到提香《田园合奏》以及莱蒙特版画《帕里斯的审判》的影子;无独有偶,后者又是以拉斐尔的同题材绘画为蓝本。人文主义传统就是艺术家互鉴互赏,并从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布歇的《趴在沙发上的裸女》则伴随着Jeff Koons的童年回忆:“我和家人常到德国慕尼黑美术馆旧馆,仔细端详布歇的《趴在沙发上的裸女》。这幅画作是我见过的最具感官张力的作品之一,每次观看都能带给我极大的震撼。”

而选择透纳《古罗马》的原因,是画中表现了古代历史,瞬时光线的运用也很精妙。Jeff Koons说这是一幅他见过的最迷惑人心、最使人愉悦的画作之一。

而普桑的《潘神的胜利》,Jeff Koons认为它是一幅蕴含着历史厚重感的画作。画中体现了自然之力、古老艺术、神话传说,还受到了奥维德等作家的影响。“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喜欢的普桑作品之一。”

这六幅画构成了Jeff Koons的艺术生涯底色,美术馆也许就是这样影响和塑造了每一个未来的艺术家。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Jeff Koons,但下次去美术馆,至少我们可以摆脱社交软件,在不为人知的名作面前做回真正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