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罗洋不是那种给人进攻性和压迫感的女孩,这跟她的作品给人的整体感觉不太一样。从2007年开始,她拍摄了当下中国80、90后一代的女孩们,这个坚持了10年且仍在持续进行的项目,以时间、量的积累和视觉上的个性呈现,打破了外界对中国女孩的刻板印象与陈词滥调。

在罗洋的镜头前,女孩们不再千篇一律,以迎合普遍大众的期待和社会、习俗的需要,呈现出大众媒体所塑造的传统女孩形象,而是如百花齐放般,带着她们各自独特的背景和成长经历,在镜头前袒露自己的纯真与坦诚、脆弱与彷徨、果敢与独立、性感与知性。

无论勇敢与脆弱,我们都看到了中国女孩们真实的一面,哪怕只是表面上的视觉呈现,都无法阻拦她们强烈的个性冲出画面,向观者进攻的气势。哪怕历经了或正在经历苦难和挣扎,都不能弱化这股进攻的力道,反而加注了她们的个性与尊严。

作为拍摄这些女孩的摄影师,罗洋则给人一种可以温柔相处的舒服感,要知道,女孩间的相处常常在心不在焉的冷漠和假惺惺的热络之间摆荡,要准确拿捏好相处的度,并不容易。

罗洋说话小声且温柔,脸上总带着笑意,她很容易让人在短时间内产生信任,这或许是她能接触到这么多不同个性和背景的女孩,且让她们在镜头前坦诚的原因。

女孩们当中,有的抽烟、纹身,有的大胆标榜及时行乐,有的谈着异或同性恋情,等等,即便如此种种,在罗洋看来,她们都不是乖张反叛,不是少数异类,而是忠于初心。10年拍摄下来,罗洋想要拍摄的是女孩们的纯真,是经历世事变迁后仍保有的纯真。而无论是历经了人生、工作,还是感情的波折与挣扎,女孩们都在镜头前展露了忠诚于自己的感受。

罗洋作品中呈现的某种破碎的力量很让人着迷。女孩们历经了青春的成长,进入社会,打拼生活,一路走来都不容易,最难之处在于很难守住幼时青春的纯真、初心和梦想,但梦想的粉碎似乎是一个必经的过程,男孩女孩都一样,都要通过代价的付出得到社会所赋予的成年礼,而这过程就是纯粹和初心被碾压的过程,因此代价的付出成了必然。

也因此,罗洋作品中,女孩们皮肤上的伤痕,眼神所透露出来的沧桑,具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和诱惑。身体上的伤痕是一种视觉上的诱惑,它让人陷入恐惧和同情,陷入别人的经历和故事,而最终其实更多看到的是自己内心的伤痕。

但她的女孩们也有阳光、美丽、活力四射的一面,即便眼神迷离游移,但肢体上的倔强表明,她们有自己的经历,有自己的伤痕,但也有坚硬的内核,而且是不轻易拿出来示人的。

在罗洋的镜头前,她们袒露自己,诚实面对自己,包括对身体和欲望的展示,大多女孩们都处于一种裸露的释放状态。或许,当前的中国女孩,已经成为在身体上能自我主宰、自我奔放的一代,但毕竟总体文化上的环境很难打破,比如,西方的文化环境终究是对裸体雕塑有着审美的历史和常态,而我们并没有一开始就将人体雕塑作为一种文化常态。

或许,罗洋镜头下女孩们的裸露,是一种释放,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抑或是对某种自我或自由的呐喊。

当然,即便是在今天,女孩们在保有自我,寻找爱、人格尊严及人生价值这条路上,仍是一条并不平顺之路,而这并不阻碍罗洋对她们的内心纯真和外部现实所持续进行的探索与呈现。

罗洋
出生于东北辽宁,2009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
目前工作、生活于北京、上海,
作品《女孩们》持续在国内外各画廊、艺术机构进行个展展出。
2017年10月12日,《女孩们》个展于北京精品酒店瑜舍大堂展出。

📷
 Q&A | Voicer X 罗洋 

Voicer特邀专栏作家、独立策展人傅尔得
与罗洋聊一聊她拍摄了十年的“女孩”系列

Q:从2008年开始,女孩系列拍了快十年了吧?

A:是的,其实是从2007年开始,但是2008年算是女孩系列慢慢成型,所以一般说到现在10年。

Q:最开始是怎么想要将拍女孩作为一个长期的项目来进行的?

A:一开始就是随意拍身边的事物,其实是从拍宿舍同学开始 ,很自然对准女生的。开始没有想过那么多要拍多久的计划,但是慢慢坚持这么久也都是自然而然的,现在再回头看,就觉得时间赋予了照片很大的意义,觉得一直去记录很有意义,记录她们生活的改变。

Q:你怎么选择被摄对象?比如选择的人都在什么年龄段?你又是怎么找到她们的?

A:我选择的女孩应该都是比较真实的人吧,并且有自我追求的姑娘,开始拍摄的时候是身边的朋友,后来朋友介绍,后来还有很多网上的陌生人。没有特别限制年龄段,80后和90后多,女孩的青春期阶段,年龄不限,不过现在也会拍摄一些刚刚做了妈妈的“女孩”,其实应该是内心还在追求自我的女孩。

Q:将女孩作为持续的拍摄对象,一开始一定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你?这其中可能有自然而然的开始,但应该还是有个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你的坚持。

A:其实开始是表达我自己的情绪吧,困惑、迷茫,身边女孩也会有同样的情绪,其实拍她们就是在拍我自己,投放我自己的很多情绪在照片里,去观察我自己的感觉。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关注,我在表达的过程中得到慰藉。

Q:这是你十年来一直想要通过影像去呈现的一面?

A:嗯,其实自己也在寻找,我觉得是比较纪实的,因为我在自己和她们身上都看到这些东西,很混合性的特质,女孩的特质。这种天性来自造物主,但是在这个社会久了会被改变。在没改变之前,我希望去记录和保留。当然也有很多女性老了,也还能有颗少女心,这是非常难得了,但同时这样的人生也容易造成悲剧我觉得,这个大环境会伤害她们。

Q:你可以说是“阅女生无数”了。可以说你是从拍摄过程中得到情感、经历的分享,在分享中得到力量?

A:其实也只是拍摄,有时候也不能完全深入她们的生活。其实我一直相信每个生命都值得关注,都很感动我,我太容易感同身受了。所以,这对于我也很危险,我很难背负那么多人的人生,我也脆弱。

Q:从最开始拍到现在,你拍摄的出发点和心境有什么变化吗?这十年中,你也在改变,我想应该是会有一些不同。

A:出发点开始是从她们身上找我自己,现在会更关注她们的生活,因为女孩们的故事很丰富,我觉得她们很多都比我勇敢。心境就是目前接触的女孩更多了,可以更清晰总体地看到她们的问题和所处的阶段,很多都是我经历过的。我自己也变化挺大的,但是生活有时候是一个圆,你走了很远,可能最后又要去找那个原点,十年来我自己也有很多没有改变的地方,保留初心吧。

Q:好奇是什么推动着你去一探究竟?

A:女孩的纯净,女孩的倔强与反抗,还有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吧。

Q:你拍过一个全身伤疤的女孩?

A:是的,我理解的伤痕包括内在的、别人看不到的,这个也许更有毁灭性。看似美好的女孩,也许内心是破碎的、万念俱灰的,我觉得这种矛盾感也具有种美感吧。我青春期时候也许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外表完整和身体伤疤的女孩对于我来说是一样的,都是有自己的故事和吸引人的一面。

Q:的确,伤痕绝不仅是人生痛苦的外表,而是从灵魂深处的共情,是女孩世界中所蕴含的神秘激情和所经历过的疼痛。你镜头中,女孩都乐于向你袒露自己,是你要求的,还是一种共识?

A:嗯,她们没有特意袒露什么。有时候也有我们拍摄没有聊太多,但是我相信在拍摄的那一刻,她们透过镜头对着我时,是一种信任和很真诚的对视。她们也像面对她们自己,所以那一瞬间,是完全袒露的,不伪装的。我通常只会说看着我,看着镜头,等到最真实的那一刻,我再按下快门。

Q:在拍摄之前,你对这些女孩会有一些预设吗?怎样在拍摄时让对方进入到自然真实的状态中?

A:其实,在拍摄之前没有特别的预设,都是先去到拍摄对象家里或者到某个环境中,去观察她们的生活和样子,找到我最感兴趣的点,我觉得在我们没有见到对方之前这种信任就开始了,她们看到我的照片喜欢的话,就是相信的,可以说算是一类人,见面了就顺其自然的拍摄。当然聊天也会是一种放松的方式。

Q:所有的状态都是她们自然在镜头前释放的?

A:前提是拍摄前的信任吧,拍摄时我也会要求一些。

Q:在拍摄中,你怎么看待女孩们的身体自主?这种是自主还是有意识或无意识,抑或是虚张声势?比如,很多女孩在影像呈现上有一种性的坦然或暗示。

A:女孩身体自主,这个怎么理解?

Q:这个或许应该跟男性对立起来看,是女性在看待自己身体上的主动性,是我想要释放性感,想要表达欲望,而不是因为男性的观看或社会的物化,而迎合出的性感和身体姿势。

A:其实我完全没有想那么多,比如去想男人怎么想,或者是否刻意的去反抗等,就是我喜欢打破常规。

Q:那换一种说法,你镜头下的女孩,与外界对中国女孩,或者我们社会自身对女孩在视觉上的刻板印象不一样,刻板印象或者普罗大众认为的女孩大多是顺应社会、家庭、习俗的,是乖巧的,文静的,内秀的,优秀完美的,而更重要的一方面,在性或欲望的表达上是遮掩的。而你拍的女孩孑然独立、迷离放浪、困惑徘徊、果决自信,她们非常丰富,非常不同。

A:应该大多数女孩是你说的前者那样。但是我拍的这种女孩现在也很多,特别是90后,刚好我身边这样的也很多。特别前者那种我也很少接触到。所以对于我来说我拍的女孩们,我倒是觉得是很正常的和普通的。 我觉得女孩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其实她们都是特别单纯的人,相对很多事情也会保守,只是更多是自由意识吧,更人性。

Q:但是,我会觉得她们更跨出了一步,起码在表达自我情感上,在肢体上,特别是在欲望的表达上。中国女性在性自主和欲望表达上通常是隐忍的,而或许在这一代上有普遍的转变?

A:也许。但是我相信每一代都有特别疯狂的人,只是被普遍埋没,很多故事很多人生无人知晓,可能我们以后的下一代也会觉得我们这一代保守,但是人都一样的。

Q:你的作品,还让我感觉到青春的稍纵即逝。

A:是吗,是怎么感觉到的?

Q:画面整体上给我的,因为那种处境、挣扎、倔强,是处于自我折腾期该有的,源于青春,源于它的稍纵即逝,才显得那种处境的宝贵。这背后有她们怎么生活,怎么看待生活,怎么处置自己的生活,女孩们给我各种想象。

A:嗯,是短暂的,之后的生活可能就随遇而安和平静了,对于她们来说也许很好,但是也是那么短暂和激烈也才生动。

Q:嗯,处于无数不确定的可能结果前夕,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的人生阶段。看到你还拍了女孩后面人生的阶段,有孕期照,有母子照,女孩成为女人,成为一个妈妈,妈妈有自己的人生喜悦和困惑。

A:嗯,就是过渡阶段,也很有意思。我的几个朋友进入家庭和做妈妈的改变和她们的困惑和不适应,也都让我觉得有趣。自我和家庭和失去自我空间的纠结和对抗,新身份的转变等,都挺有意思的。

Q:任何一个阶段都面临一个新的处境,这个社会对女性,是更狠一些,所以,女性要不要孩子,要不要成为一个妈妈,跟谁成为伴侣,与谁度过一生,都是一些惊险的选择。

A:其实不管哪个阶段,都是自我意识和外界的对抗和摩擦。

Q:也是选择和取舍的问题。

A:人生就是挺不容易的,有妥协,也有坚持。

Q:这也是女孩在成长过程中要面对的恐惧,它埋藏于每人心中,好好应对,或许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深渊,很难自拔。

A:惊心动魄的。

Q:嗯,太惊心动魄了。一个女孩成为独立、自主、自由的女性,这一路走来需要自己重建很多力量,内心是要无比强悍的,或许表面上云淡风轻。

A:前两天看到一个朋友的朋友圈被她老婆破解了 ,然后发了很多说她老公出轨的事情,但是她下个月二胎预产期。太可怕了。 她自己说人生被毁了。

Q:这似乎是一个常常“发生在别人家的事情”,或许常常发生,但每一个身处其中的当事者的女性,面对的都是人生的惊涛骇浪。

A:我自己也没这个勇气,想象面对这样的事情。

Q:挫折之后的自信恢复和生活重建,这也是女生的一大命题。

A:嗯,需要一直对生活美好的幻想和期待,这是一种力量。

Q:你有没有考虑过探索其他的方向?女生其实在每一年变化都挺大的,随着思想上的变化,你感兴趣的东西或许也会跟着在发生变化。

A:女孩的照片应该还会继续纪录,我也想继续看到她们生活的变化,时间会让很多事情变得有意义。然后在地域上,我也希望可以拍到不同地方的女性的生活,比如其它亚洲国家的女性生活。现在就是想拍一部关于女孩的电影,认识了太多女孩,了解了太多的人生,还想通过电影的方式去展示,希望能一步步实现。

更多罗洋作品:www.luoyang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