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两年来,大家总是在谈论说“Ins风”,“Ins风”是什么风?大理石桌面、金属灯罩、干净得不像给人类居住的房间、上帝视角下的一桌食物、穿着黑白灰衣服的扑克脸女孩、或是洁白狡黠的猫?

这个中英混搭的奇怪词组,以“Less is more”为核心,时刻提醒我们:极简风、北欧风即好品味。可不是所有房子都适合摆伊姆斯椅、也不是所有人都顿顿吃500卡的草。千篇一律的设计风格,着实让人审美疲劳,甚至有些生理不适了。

你不是唯一一个感到生理不适的人。居住在柏林的面料设计师Ksenia Shestakovskaia也受够了,大声抗议:“无聊!”

 

?
Decor Hardcore 怪品味集中营

Shestakovskaia可不是随便喊喊。她辞去工作,没日没夜刷eBay,看到好玩的家具图片就收集起来,发在Instagram(账号:@decorhardcore)上。

这个名为Decor Hardcore的账号可谓Instagram众多好品味账号中的一股“污水”。很多人说她浪费时间,她管这个叫调研。而调研成果确实不凡。

Shestakovskaia认为,“丑”和“美”中间并没有一道清晰的分界线,而中间的灰色地带,最有可能产生好玩的东西。被她看上的图片便游离于这块灰色地带,说它丑也不是,美也不是。

“有时候你根本想不到别人眼里的丑陋是这样的!”Shestakovskaia兴奋地说,“我一般搜这些关键词:ugly丑陋、tacky俗气、horrendous惊人。”



Decor Hardcore的Instagram内容

开号两年来,他们已拥有9万多关注者。品牌邀约接踵而来,第一位“金主爸爸”就是Gucci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



Gucci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

?
#TFWGucci 表情包大赛

今年年初,出了名的大脑洞Alessandro Michele开启新项目#TFWGucci(That Feeling When Gucci)(点击旧文“听说Gucci的Instagram前几天被‘黑’了?”回顾一下)。

鼓励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喜爱艺术的人们,根据最新腕表系列创作出自己对时尚和生活的理解,添加标签放到Instagram和Twitter上。伦敦插画师Polly Nor、台湾设计师John Yuyi、洛杉矶艺术家组合Meatwreck等等创意人都交了作业。

Decor Hardcore也被点名了。他们拿出最擅长的“奇葩家具”元素:眼花缭乱的印花、老式破旧的面料,把手表安在屋子里,竟无违和感。




Decor Hardcore为Gucci创作的memes

如果文章开头提到的“Ins风”是所谓好品味,那么Decor Hardcore上面的照片就是教科书般的“坏品味”。近两年,除了Decor Hardcore以外,越来越多的anti-minimalists出现,以Gucci为代表的繁复华丽的设计逐渐回到舞台中心。甚至有人说,繁复主义的时代来了。More is more.

 

?
繁复之美 Gucci Décor系列

出生于罗马的Michele,简直像文艺复兴时期油画里走出来的人。他母胎“浮夸”——父亲热爱雕塑,据说可以识别几百种鸟叫声,并且吹口哨召唤它们;母亲着迷戏剧,是Michele口中的“supercrazy lady”。




Alessandro Michele的家

Alessandro Michele于罗马家中

Michele耳濡目染,继承了父亲的长发+大胡子造型和母亲疯狂的内心,逐渐形成独具一格的审美。从罗马时装学院毕业后,Michele先是在Fendi担任资深配饰设计师,作为一名极具潜力的设计师,于2002年被Tom Ford招至麾下。

在Gucci设计部12年的工作经历中,Alessandro担任过不同的职责。初期他被任命为皮具部门的创作总监,直至2015年1月被任命为Gucci创作总监。

与其说Michele是设计师,不如说是油画家。他视人类身体为画板,将印花、绸缎、丝绒、蕾丝、亮片……如颜料般一层层叠加在皮肤上,呈现出令人目眩的肌理。繁而不杂、复而不乱,便是如此。他称自己如同一名音乐家,说自己的作品是一首永不停止的乐曲:“It’s kind of like a musician. You need more, more notes. More, more because otherwise the music stops. And I don’t want it to stop.”



Gucci 2017早春系列

比如这一首:去年6月,Gucci把早春系列带进了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

这个教堂对英国皇室太重要了。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在此加冕、黛安娜王妃在此落葬、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在此结婚……连Michele自己也没料到,教堂竟然批准了他的办秀申请!

模特们身着华服,在光线昏暗的修道院里缓步走出,伴随着天堂唱诗班吟诵的古老英国民谣《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乱花渐欲迷人眼,便是如此。

每位来宾都被分配了一个森林绿坐垫,绣有中世纪风格的蛇、鸟、兔子或小蜜蜂。看完秀抓起它就能带回家。



You have to be open to dreaming. It’s a complicated language but I’m obsessed with it.

– Alessandro Michele

Alessandro Michele其实悄悄埋下了一颗种子。秀一结束,这块高颜值、多功能的绿坐垫立刻在Instagram上引发关注,网友纷纷尖叫:好可爱好想带回家!一年后,Gucci终于放出消息:大家好,介绍一下我们家的新孩子Gucci Décor,那块讨人喜欢的绿色垫子,现在真的可以被带回家了。


在Michele眼中,服装、家饰、园艺是相通的,彼此可以拥有一样的元素,“设计一个系列的衣服,就是造一个花园嘛。”比如他的处女秀——2015秋冬男装——是他接到突然任命后用5天做出来的,他以自己的衣柜作为出发点,扒出了各种古着,甚至还从自家地毯、窗帘找灵感。

如此看来,他推出家饰系列也顺理成章。



餐具和烛台来自开云集团旗下奢侈陶瓷品牌Richard Ginori,享有“意大利第一名瓷”的美誉

在Gucci Décor家饰系列中,华丽的花纹、老虎、鸟类图案,都能在近些年Michele的时装创作中找到影子。




花朵图案藏在2018年早春系列中



菠萝图案屏风在2016年春夏秀场上就出现过巨型版



这块屏风也有点眼熟……



这几条蛇也是早有端倪



小蜜蜂呢,也从胸前飞到了抱枕以及座椅上



被爱情蒙蔽双眼的猫,曾经是多么帅气

和许多卖家居的品牌不同,这个家居系列不在门店设有专门展示区,而是散布在店中,与Gucci店内的服装,配饰和室内陈列自然融为一体。大家可以前往Gucci北京SKP、上海环贸IAPM和成都太古里精品店体验该系列。

此举充分体现了Alessandro Michele的理念:拥有这些家居商品是另一种穿着Gucci时装的方式。


这一系列的广告也颇有趣。Alessandro Michele邀请插画师Alex Merry画了些小广告,颇有一千零一夜的感觉。现实与想象,好像也没那么远。




用前面提到的Shestakovskaia的话来说,有些设计师因为偷懒,过于刻意套用极简的公式,导致作品空洞乏味,毫无思想。他们的Decor Hardcore,反抗的并不是极简主义,而是不经思考盲目跟风的现象,与风格本身无关。


It’s not easy to live now.I think we need to dream. So I wanted to present an idea of something romantic, in dream time – like in a movie.

– Alessandro Michele

眼花也可以不乱,繁复也可以极美。Gucci用接连不断的、夺人眼球的设计,为观众构建了一个美丽的梦。就像Michele说的:生活不易,有时我们需要活在梦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