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列车,人们似乎总对它有着道不尽的迷思。荷兰女作家彭柯丽曾写到“当列车驶入隧道,四周一片漆黑时,你不会扔掉车票,跳下列车。而是依然静坐着,并信任着工程师。”

而它的隐喻也总是不绝于耳,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宫崎骏在《千与千寻》里面留下的:“人生就像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中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
一切源自于这趟列车

在推理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笔下,列车是微型社会的缩影,同她的行文风格一样克制又冷静。在其著作《东方快车谋杀案》中有着这样一段台词:

“我们周围的人来自各个阶级、民族、年龄阶段。在三天里,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们聚在一起。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不能分离。三天结束后,他们各奔东西,或许此次再也见不到对方。” 

列车的密闭性与流淌的时间胶着在一起,隔离着窗外呼啸而过的世界,人与人的交流在其中微妙发酵,像是一种标记着有效期的亲密关系,它的不可测令人向往,并也成为精彩故事的温床。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之一

电影不同于小说,它给了观众们更有冲击力的直观画面。而在感受过跌宕起伏的剧情后,里面的时装盛宴同样值得细细品味。无论是正在上映的新版还是1974年的版本,它们都是制作精良的时装和视觉大餐。

 

?
东方快车号即将启航




东方快车线路图

故事发生在曾在欧洲名声大噪的豪华列车专线“东方快车号”上。早在1883年,第一列名为“Express d’ Orient”的东方快车开始运营。它从巴黎东站开出,途中需经过慕尼黑、维也纳等城市,在到达保加利亚后还需要再转乘一次列车和一次轮船才能到达目的地伊斯坦布尔。

由比利时人Georges Nagelmackers建立的国际卧铺车公司希望将它打造成首班横跨欧洲大陆与近东国家的超豪华专线。而它的豪华程度,在当时也是登峰造极的。



东方快车的创始人Georges Nagelmackers

在头等车厢里,除了使用上乘的银器、丝织品外,厨房还不间断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鲜美食,提供细致入微的优质服务。另外,它的安保工作也是同时期最为卓越的。这也是为什么自开放乘坐以来,东方快车号就吸引到了大量的名流们争相乘坐,其中包括保加利亚国王、托尔斯泰、杜鲁门等人。


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背景所设定的1930年,正值东方快车的全盛时期。各国政要、皇室、商人在此络绎不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东方快车是那一时期上流社会以及异国旅行的代名词。

从东方快车内部“Art Deco”(装饰派艺术)的装潢风格便能体会到其奢华复杂程度。有着繁琐雕花的大面积实木装饰、具有东方特色的图案、充满机械之美的几何线条使用,以及古典主义同工业美学相结合的细节点缀。 


什么是Art Deco?这一概念最早要追溯到19世纪末的“Art Nouveau”(新艺术运动)。但是不同于新艺术运动中对有机线条的单一推崇(有机线条是指自然界线条美,如花草、动物形态的使用),Art Deco毫不犹豫地将机器时代的几何美、工业感纳入并构成有着现代主义的新式美学。

在1974年版本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电影片头与海报上也都运用到了Art Deco的风格。


 

?
他们为谋杀换上了盛装

 


纸醉金迷的1930年代

毫无疑问,Art Deco是1930年代风格中最具代表性的风格之一,这在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现:大量的钩花、褶皱、金银线、珠子与腰带的装饰让Art Deco的服饰定义变得更加完整清晰。

由于爵士乐的盛行,歌舞派对在当时风头无两,女士们纷纷拒绝淑女姿态,穿着深V露背流苏裙,剪个波波头,涂上深色哑光唇膏风姿绰约地走出家门。夸张的装饰物,如层叠的树脂项链、羽毛围巾及皮草披肩也时常出现在当年的造型中。


关于Art Deco的服装在1974年版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展现地更为显著,Hubbard夫人是忠实的追随者,比如在列车上她那几何形状的项链,与对称线条的亮片装饰外套,出场时浮夸到与四周格格不入的巨型皮草披肩,以及别致的长方体箱包。而夸张程度可以与之媲美的则是伯爵夫人Elena的羽毛帽、面纱和极具现代感的银色配饰。


 


服饰里的异国风情

除开这类现代派服饰风格之外,电影中还借鉴了许多有着俄国风情的东方元素。Judi Dench饰演的俄国公主Natalia Dragomiroff在流亡途中依旧尽奢华之能事,皮草以及货真价实的名贵珠宝堆砌在身。

或许是因为漂泊在外或是为了悼念亲友,在1974年的电影版本中,公主虽然放弃了俄罗斯服饰中夸张艳丽的色彩,选择了一身黑,但我们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俄式浪漫主义的繁复之美。镶嵌宝石的金饰、蕾丝与刺绣的大量使用、华丽的羽毛饰品与荷叶边,都将这位没落的贵族装饰得十分到位。 


当然,放在今天是地主婆,而在1930年纸醉金迷的大背景下这就显得十分应景了。 她的大部分服饰灵感也来自于当时上流社会所追捧的Lanvin或是Mainbocher的早期设计。 




左边两件来自于Lanvin,右边为Mainbocher

如果说,Natalia是老派作风的豪掷千金,伯爵夫人Elena在电影中身穿类似于卡弗坦式的丝绸睡衣与面纱的搭配,同法国20世纪最富盛名的高级时装设计师Paul Poiret所传递的唯美且充满幻想主义的另一种东方风情不谋而合。 


电影中,起到烟雾弹模糊视听作用从走廊迅速穿过的背影,也仿佛像是刚刚从Poiret的1002 Nights Party而来,衣服没脱就直接走到了电影片场。



Paul Poiret 1002 Nights系列

 


女性新风貌

由于当时世界大战的影响,加上女性首次获得选举权等原因,社会形式不断变化,女性对自由渴求便从服装造型上初露端倪。一种充满垂感且十分宽松的无腰身服装成为潮流,因为便于工作运动,它同钟形帽与低跟鞋一并构成了日装的最佳典范。 

作为大众服饰的首选,Coco Chanel所引领的针织衫套装风格也在Penelope Cruz所扮演的角色传教士Pilar身上有所体现。

另一种则是像Daisy Ridley饰演的Mary Debenham这样的新知识女青年,她们往往展现出一种独立成熟的气质,而像粗花呢格纹外套这样既保暖又实用的单品就是她衣橱的常客,同时又凸显出她的英伦风情。

 


列车上的男士这样穿




2017年版的大侦探造型,以及1974年版的大侦探造型

不同于女士们大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电影里面的绅士们则选择了一些经典得体的装扮。在当时,典型的男士着装是“西装三件套”,马甲、西装还有风衣,这也是我们的主人公大侦探Hercule Poirot的标配穿搭。

但也不是所有男士都是乖乖的循规蹈矩,同侦探先生是低调的考究区别开来,Johnny Depp饰演的反派Edward Ratchett则要张扬许多,皮质大衣,丝绸衬衫,亮丽的格子领带都在讲述这个男人的自命不凡与像暴发户一样的生活方式。


为了将角色塑造得更为立体和形象,配饰与细节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例如Hercule Poirot的手杖和怀表,Hubbard夫人精致的胸针和大衣外套上的纽扣,Dragomiroff公主那令人羡慕的定制镶边珠宝盒,以及女仆所带墨绿色钟形毛毡帽……这一切都在描述着角色们的职业、身份地位与人物性格。


 

?
在这些不可知的列车旅途中…

除了“谋杀”列车上的富丽堂皇的复古之美外,在另一些同样别具一格的列车旅途中,时尚的盛宴也在流动发生。

 


浪漫之旅:《Chanel五号香水广告》 

与《东方快车谋杀案》一样,由Audrey Tautou演绎的Chanel五号香水广告也在这辆传奇的列车上取景。这也是Audrey在《天使爱美丽》(2001)以及《漫长的婚约》(2004)之后第三次同导演Jean–Pierre Jeunet进行合作。 


短片描述了一段关于邂逅的浪漫故事,全程没有台词,而萦绕在男女主人公之间的联系便是挥之不去的香氛。

在列车上,除开一件细吊带白色贴身长裙与丝质睡衣外,其他的镜头Audrey都是裸身在床,这也让人想起Marilyn Monroe所说的:“当人们问我穿什么入睡,我会告诉他们,只有Chanel五号香水。” 

 


心灵之旅:《穿越大吉岭》

在Wes Anderson的电影中,男士们的“衣Q”几乎是呈现爆表状态的。《穿越大吉岭》三人组向观众们示范了什么叫“当代男性列车穿衣典范”。


无论是Marc Jacobs向1970年代致敬的浅灰色修身西装,亦或是具有热带风情的Louis Vuitton数字皮革旅行箱,以及夸张的琥珀色太阳镜、充满雅痞气质的乐福鞋……都将商务与文艺平衡的恰到好处。置身于电影独具印度风情的场景中,这场属于中年男性的“心灵之旅”可以说是十分神清气爽了。


 


末世之旅:《雪国列车》 

作为一部反乌托邦电影,《雪国列车》将背景设定在穿梭在白雪皑皑的末日世界里永不停歇的列车上,不同的车厢则代表着无法逾越的不同阶级。电影第一视角放在贫民区,主人公也多是衣衫褴褛,真正与时尚有所关联的则是由Tilda Swinton饰演的反派角色Mason部长。



在电影服装设计师Catherine George的灵感板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角色的造型灵感来源于像撒切尔夫人、Ayn Rand这样的女强人。还别说,身穿Giuliana Teso皮草大衣的Mason部长也还真同Anna Wintour的经典造型有些神似。 

 


假日之旅:《白色圣诞节》

虽然《白色圣诞节》并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列车电影,但却是整部电影亮点之一,著名歌曲《Snow》便是出自列车的这幕戏中。1950年代里由Christian Dior先生所引领的“新风貌New Look”也成为了列车上Rosemary Clooney与Vera Ellen两位女星的穿衣指南,这也反应了当时女性的穿着风貌。



上衣的袖子往往只到手臂的中间位置,圆滑的肩线以及胸部线条的突出设计也让女性们看上去格外自信,收腰设计以及宽摆长裙的流行也让战后女性着装摆脱之前单调乏味的工装形式,变得成熟且充满女人味。 



1950年代女士上衣目录

下车之后,女主角们迅速的换上的大衣外套也是当时冬季的标准着装。不同于时下所流行的茧型或是Oversize,那时的大衣一并承袭着“新风貌”的优雅传统。挺拔的面料、硬朗的廓形、以及腰带带来的柔和线条,这些变革在中产阶级女性衣橱得到实现。



而事到如今,这依然被称为服装史中最为优雅的时期,也因为可穿性强的特点,这种风格被大众所追捧着。


 

?
关于列车的旅行有千万种,列车上的精彩故事也在时刻发生,
美好的穿着只是用心生活的其中一种。在不期而遇的列车旅程中,
你是否也在等待着不一样的人与事,而属于你的梦想列车之旅又会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