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总有那么些地方,因为拥有优美好听的地名,而让人忍不住收起行囊出发,不过,以下这些地名,却悲伤到很可能让你望而却步:The End of The World(世界的尽头)、Deception Island(欺骗岛)、Lake of No Return(不归湖)、Cape Disappointment(失望角)……

?
悲伤之地的搜集者

这些地名来自一个叫“sadtopographies”(伤心地形)的Instagram账号。两年前,创立者Damien Rudd无意中在Google Maps发现了澳洲南部的Mount Hopeless(无望山),由此激发了强烈的好奇心:世界上会不会还有很多名字很绝望沮丧的地方?于是他像在海滩上捡贝壳?一样,将散落在世界各处的孤独地,用Google Maps一点一点地替我们收集起来。

I typed hopeless into google maps
to find other places called hopeless,
then other synonyms for sadness.

Damien Rudd



01
Sad Topographies的Instagram账号里收集了各种各样令人心碎的地名
02
2015年至今,他的帐号上已有一百多个伤心地点

不过,这些地名着实让人感到好奇,它们到底是怎么来的?是在纪念一段往事、还是纯粹是先到先得?或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并且,它们可不是虚拟出来的、只为博大家一笑(或一哭)的地方,而是真真实实地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

Somewhere to go, when you’re feeling low.

sadtopographies的Instagram简介

✈️
地球上的伤心地

Deception Island 欺骗岛
南极 ??

?62° 58′ 37″ S, 60° 39′ 00″ W

欺骗岛是一个环形的活火山岛,冰川与冷却的火山熔岩?交错,形成壮美无比的景观,这里还曾经是捕鲸者的天堂,至今仍能在岛上看到残留的鲸鱼骨、鲸油罐。据说20世纪初的某天,在大雾弥漫的南极海域,几位捕鱼人发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岛,可当海水涨潮时,它就消失了,Deception Island(迪塞普逊岛,又名欺骗岛)因此得名。

End of The World 世界的尽头
美国加州 ??

?约39° 1′ 8″ N, 120° 36′ 00″ W

关于“世界的尽头”这个名字如何得来,至今仍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不过它地处19世纪中期“淘金热”的集中地,很有可能跟淘金有关,当年大约三十万淘金者来到这里,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空手而回,还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不少灾难:美洲原住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接连不断的爆破毁掉了农田和植被,堆积如山的废料污染了大片水源,形成了荒凉绝望的景色,犹如世界的尽头……

 Mount Disappointment 失望山
澳大利亚 ??

?29° 42′ 0″ S, 139° 40′ 30″ E 

Mount Disappointment(失望山)位于澳大利亚大分水岭的南端。1824年,英国探险家Hamilton Hume和William Hovell历经艰辛爬上了山顶,希望能够眺望远处的菲利普港(Phillip Bay),却被生长过于茂密的林木完全阻挡了视线。除此之外,Hamilton Hume受了伤,被迫在此休息五天,更是增添了他们的失望情绪,因此俩人就用逗留在此地的真实情感给这座山命名。

Lake of No Return 不归湖
缅甸 ??

?27° 13′ 9″ N, 96° 8′ 37.9″ E

Lake of No Return(不归湖)位于缅甸和印度的边界地带,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坊间有很多说法:比如二战时期联军飞机爆炸并坠入湖中,战斗归来的日本士兵在湖边迷路并感染疟疾致死;一批美国士兵在修建利多公路时被派去检验湖水,最后却离奇失踪;1942年,英国的军队曾在此湖的流沙中消失……总之,这些人最后都没有回来。

Cape Disappointment 失望角
美国华盛顿州 ??

?46° 16′ 6.13″ N, 124° 5′ 3.52″ W

失望角位于高低气压相遇的地带,因而成为了整个华盛顿州最潮湿多雾、风浪最大的地方。1788年,英国皮毛贸易商John Meares在此遭遇暴风雨而无法过河,于是,他将此地命名为失望角。澎湃的海浪和缭绕的海雾的确是让人惊叹,不过在失望角游玩还是要注意安全,据说,在失望角州立公园的海岸警卫队,每年都会接到300-400个求助电话。

Divorce Beach 离婚海滩
墨西哥 ??

?22° 52′ 32.0″ N, 109° 53′ 50.3″ W

Divorce Beach(离婚海滩)位于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南端的狭长海岬上,东面是Playa del Amor(情人海滩),被包裹在平静温暖的加利福尼亚海湾里,细浪如情人的绵言细语;西面的离婚海滩则完全暴露在太平洋汹涌海浪的肆虐之下,从情人海滩走到离婚海滩,只需五分钟的路程,从相识到背弃,从相爱到分手,也常常是一念之间。

Starvation Heights 饥荒高地
美国俄勒冈州 ??

?42° 29′ 7″ N, 123° 10′ 5″ W

Starvation Heights(饥荒高地)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杰克逊县的一个社区。1883年以前就有人用这个名字称呼它,因为这片高地的土壤极其贫瘠,是由类似花岗岩的混合物组成,仅有灌木植被能够在此生长。据说当时,就有颗粒无收的农民在搬家时就饿死在高地上。诡异的是,Starvation Heights临近海拔稍低的地方土壤却非常肥沃,不得不说,大自然真的是非常“偏心”。

Nothing 一无所有
美国亚利桑那州 ??

?34° 28′ 47″ N, 113° 20′ 7″ W

Nothing(一无所有)建于1977年,是一个被称为“鬼城”的荒凉小镇,亚利桑那州的居民曾告诉旅游者,这个名字是由一群醉汉取的,不过早在2005年(或之前)它就被废弃了……直到2008年,人们试图在Nothing重新运营迷你超市、比萨店等,好景不长,Nothing到2011年又开始变得荒无人烟,似乎又没逃过被人抛弃的厄运,可以说是非常倒霉了(摊手状)……

Useless Loop 毫无用处地循环
澳大利亚 ??

?6° 7′ 50″ S, 113° 25′ 0″ E

Useless Loop(毫无用处的循环,其实是一个海港)的名称来自于法国探险家亨利 – 路易德·德·弗雷西纳,他在澳洲考察期间把这个地区称为“Harve Inutile”(无用的海港),因为他认为这个海港完全被沙洲阻塞了。不过,Useless Loop实际上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废柴”,它位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西澳鲨鱼湾地区,盐出口量每年还高达140万吨,这名字起得完全就是一场误会啊!

Lonelyville 寂寞之城
美国纽约州 ??

?40° 38′ 27″ N, 73° 10′ 29″ W

Lonelyville(寂寞小城)位于纽约Fire Island西端的一个小型海滩社区,据说大导演梅尔·布鲁克斯在Lonelyville的海滨别墅里写出了许多电影和戏剧作品。1908年,住在此海岸的三位好友——前太平绅士Harry M. Brewster、银行出纳员Harry S. Raven、前税务员Selah T. Clock ,提议将此地称为“lonelyville”,甚至还拟出一套像模像样的“居民规则”:教堂附近一英里以内不得有任何赌博场所、道德品质不端正的人不得在城市里居住、安息日所有人都要按照健康的作息时间洗澡睡觉等等。

?
彩蛋:Voicer的“黑暗宇宙”之旅

宇宙地镇很黑村
中国内蒙古
 ??

?43° 32′ 33″ N, 117° 50′ 44″ E

充满了好奇心的Voicer,曾经到一个乍听之下会被误认为是全宇宙最黑暗最孤独的地方——宇宙地镇很黑村打过卡,这个村子位于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的东北部,地势北高南低,是一个典型的土石山区。“很黑”并不是因为全村都没有灯?而是蒙古语的译音,意思是“高山上的一块低洼平地”。

?

如果还觉得意犹未尽,不如来看看今年11月Damien Rudd出版的同名书籍《Sad Topographies》,里面梳理了27个悲伤地点,从河流湖泊到岛屿山脉,向我们娓娓道来它们背后的故事。


在你的旅行地图中,哪些地方的名字最让你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