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电影都是虚幻的。但Wes Anderson在电影中所创造的世界,更像是一个与我们平行的宇宙。他的地点总好像我们知道的地方,他的人物总好像我们听说过的某某——但从来都没有那样的地方或是那个人。他所擅长创造的,无论故事还是视觉,都是我们脑海中真实记忆和虚幻欲望的混合物。

王尔德说:“只有肤浅的人才不会以貌取人。”

在Wes Anderson的视觉世界里,信息在隐秘处积累,外化到每一个人的戏服表面。每个人物的衣着,也许是角色情绪的开关,或是故事情节的暗号影片中的戏服,与魔幻的布景、考究的道具、风格化的色盘、极致对称平行的镜头同等重要。

我们用了近24个小时,逐帧重看了Wes Anderson最重要的9部电影,深度探究了其中的时装世界。

💡

「Wes Anderson 时装辞典」

制服 UNIFORM

n. 一种成组出现的身份确认装备。附带放大角色性格、增强电影戏剧感的功能。


01-02
《布达佩斯大饭店》剧照

制服,只要一穿上身,人就被划分了群体或阶级,挂上了职业的标签。Wes Anderson的每一部电影中都有制服,几乎是他的戏服中最重要的部分。

延续导演本人的“强迫症”,Anderson电影中的每一件制服都极其讲究。比如,《布达佩斯大饭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中的礼宾总管古斯塔夫、门僮Zero、前台甚至无名的电梯先生,都拥有同一色系的深紫色制服。但每个人的制服,从领、袖,到排扣、镶边,制式细节全然不同。这是一种Anderson式的“全副武装”:每一个皱褶、每一颗纽扣,都呼应着故事的时代和角色的身份。


01
意大利戏服设计师Milena Canonero的设计稿

不过在现实中,如此浓郁的紫色,无论是上世纪30年代还是现今,都不是酒店礼宾、门僮这类服务行业制服的典型色——这也是Anderson式制服的另一个特点:它们并不是完全写实的,它们被加入了戏剧化的细节,来满足故事的需要。

而在Wes Anderson的电影中,这样不真实的“失调”还有很多。

在他的早期作品《瓶装火箭》(Bottle Rocket)中,“抢劫团伙”的鲜黄色连身制服也像一个大玩笑:拜托……偷摸抢劫怎么可能穿如此扎眼的明黄色?但这个错误的颜色,恰恰“证实”了他们只是个仓促上马、不专业的罪犯团伙。


01-02
《瓶装火箭》中的鲜黄色抢劫制服

而在《月升王国》(Moonrise Kingdom)里,小岛警察笔挺的警察制服……竟然标配鸭舌帽,还煞有介事地绣着“Island Police”。如果说制服增加了这个角色职业的可信度,那么同时存在的鸭舌帽,则增强了“这个小岛真的不存在”的虚幻感,令一切突兀又协调。


01-02
《月升王国》中戴“鸭舌警帽”的小岛警察👨🏻‍✈️

主角们制服中戏剧化的失调,塑造和凸显着个性,但在Anderson电影中,配角身上的制服,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功能。比如《穿越大吉岭》(The Darjeeling Limited)中列车员的服装,总是很“巧合”地,与车厢的背景保持高度雷同的色盘。


01-02
《穿越大吉岭》中戏份不少的列车员

作为一个戏份不少的配角,列车员Steward的制服令他总是与车厢融为一体,成为布景的一部分,不喧宾、不夺主,服从情节按时出现——合情合理,也合乎视觉美感。

当然,除了主角配角们的真·制服,Wes Anderson的电影中,不乏另一种特殊的“制服”:没有社会规范、不存在群体性、只是成组出现,将人物的性格和盘托出。


01
小时候的Chas是典型华尔街style
02
从黑到红,从正装到运动服的180度成长转变

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应该要数《天才一族》(The Royal Tenenbaums)中的Chas和他的两个儿子了:三人穿着一样的正红色阿迪达斯三叶草运动套装,连拉链的位置都一模一样——甚至黑色卷发也是这组“制服”的一部分。

作为Tenenbaums家的大儿子,赚钱天才Chas六年级就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西装领带加电话,是典型的“华尔街制服”.但长大之后,Chas因为爱妻的意外身亡而变得极度焦虑、没有安全感,而角色的服装也跟着性格的巨变,完成了由黑到红、由正装到运动服的180度急转。作为华尔街黑色正装的“反义词”,这套1970年代风格的醒目运动套装,将角色尖锐的不安全感,全都外化了出来。

西装 SUIT

n. 电影中用灯芯绒、天鹅绒、粗花呢(或其他“看上去很好摸”的材料)制作的,仅以成套、复古形态出现的一种外穿装备。


01-04
“导演的衣柜一角”

Wes Anderson本人就是“休闲西装小王子”。一柜子灯芯绒、软呢或是天鹅绒的休闲西装,加上一双麂皮的Clarks Wallabee,导得了戏、领得了奖。而他对这类美式复古风格休闲西装的执迷,也延伸到了每一部电影作品里。


01-02
Mr. Fox的西装,每一个细节都写着“Wes Anderson”大名
03-04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剧照

比如,《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中,主角狐狸爸爸那套双排扣、修身、剪裁精良的棕黄色灯芯绒西装,和故意稍短一截的西裤,几乎就像是从Anderson本人衣橱里直接拿来的。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一众小动物身上的西装也颇有细节、彰显着各自不凡的职业身份——胖胖的獾律师把自己硬撑进了一件枪驳领、双排扣的深灰色条纹西装里;而承包商松鼠的西装则是经典的平驳三件套,浅灰色的人字纹质料细腻上乘。


01
《穿越大吉岭》剧照

《穿越大吉岭》中,三兄弟的“家族旅行箱”(它们由Marc Jacobs与Louis Vuitton联合设计)和西装,在炎热混乱的印度显得十分突兀。

血脉相连却性格各异的三兄弟,不约而同地穿了同款却不同色的西装——这三套浅、中、深三种灰度的西装,仿佛隐喻着他们之间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纽带和维系。


01-04
《天才一族》剧照

《天才一族》也是满屏西装。整个Tenenbaums家,从爸爸Royal、妈妈Etheline、到小儿子Richie、甚至再到他们家的女婿和财务——好像都是西装爱好者。

Richie穿在他的浅棕宽驳领西装里的,一直是一件很不搭调的网球服,他暗恋的姐姐Margot则喜欢在毛皮大衣里搭Lacoste连衣裙。如此“同门同派”的奇怪搭配,也是两人内心情感的暗流——这个“内搭联系”和Richie的长发胡子一起成为了那场自杀的殉葬品。

团体 GROUP

n. 数量在两人及以上、电影全程互相保持dress code绝对统一的群体。


01-02
《穿越大吉岭》“偶像男团”

Wes Anderson电影中的戏服拥有很明显的“团体性”,尤其是主线人物,他们好像总能保持统一的色调和风格——只是在每个人的服装细节、比例上有所调整。

比如,如果再看一遍《穿越大吉岭》(且只盯着戏服看),你就可以发现,Owen Wilson、Adrien Brody和Jason Schwartzman三人每次都会同步换装:三个色度的同款西装组、白色葬礼组和黑色葬礼组——如果要戴花环或是糖果色头巾,三人都会一起戴……


01-02
《布达佩斯大饭店》中,两位主角的“戏服组合”
03-04
《布达佩斯大饭店》配角团

Wes Anderson其他电影的人物之间,也都遵守着这一套隐秘而微妙的“团体性”——当然当然,其他导演的电影中也会有这样的设置,但没有人会像Anderson这样,把“团体的统一”显露得如此直接、彻底和绝对。

如果看得更用力一些,你甚至可以发现,《月升王国》中,道具般的那“三个弟弟”也一直是齐步换装的:红白蓝睡衣组、大地色听歌组。


01-02
《月升王国》中Suzy的三个弟弟

不过,这依旧不是Wes Anderson“团体性强迫症”最极致的表现……这位神奇的导演,很多时候连导戏都会遵守角色们的dress code!


01-02
Anderson在《穿越大吉岭》和《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片场

红与黄 RED / YELLOW

n. 两种总在电影中,以单独或组合形式频繁出现,附带增温、醒目、增强怀旧或超现实感等诸多神奇功能的暖色。


01-04
这两个颜色,也是Anderson用在电影题字中爱用的“签名色”喔

色彩是Wes Anderson无法复制的个人风格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他对所有颜色都有精准的把控力。或轻、或重、或合、或撞,总是信手拈来、自有节奏。

《布达佩斯大饭店》的色盘被深入讨论了多次,几乎要令大家误以为粉嫩的复古梦幻色系就约等于Wes Anderson了。不不不,导演心中的爱,可能分给鲜浓的更多。


01
《月升王国》中的红色
02
《月升王国》中的黄色

《月升王国》的色调饱和温暖,有着“夏末初秋”的腔调。这种温柔的色盘,尤其擅长唤起童年、回忆的怀旧情感。在12岁的Sam和Suzy的爱情里,红色的是懵懂的果断,黄色是超龄的成熟。


01-02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的红与黄

同样,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红与黄也是绝对的色盘主角。Mr.&Mrs Fox的正装、便服和睡衣(甚至室内装修),几乎没有出现别的配色。毕竟定格动画也是动画片,这两个暖色在这部电影中,甚至不止是正派角色的专属。邪恶的农场主和愚蠢的农场主儿子,也都是黄色的拥簇。


01-02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的“反派黄”

除了像以上两部电影这样,接近铺张浪费地放肆使用红与黄。Wes Anderson的电影中,还有列举不完的红色/黄色单品。而其中不得不提的,应该要数那件在《骑士酒店》和《穿越大吉岭》中都出现过的、绣着红色“Hotel Chevalier”字样的黄色浴袍。


01
《骑士酒店》剧照
02
《穿越大吉岭》剧照
03-04
Wes Anderson在2013年为PRADA拍的短片《Castello Cavalcanti》中,也一样充满了高温、高热的红与黄——意大利版

睡衣、浴袍、帽子 PAJAMA / BATHROBE / HAT

睡衣  n. 角色在睡前(或其他时间)使用的,棉质、成套、表达放松状态的服装;
浴袍  n. 角色在浴后(或其他时间)使用的,边缝绣字、手感毛绒、附带保暖功能的服装;
帽子  n. 放置于头顶、用于表达个性的装备。颜色、造型均无限制。

 


01-02
《穿越大吉岭》中的睡衣

Wes Anderson另一番强烈的执念,抒发在了对睡衣套装、绣字浴袍和特征极度明显的帽子三件物品的“频繁翻牌”上。睡衣在Anderson电影中的出现频率,可以说是很“超现实”了——虽说睡觉是一项占据我们大比例生命的重要活动,并且今天睡衣式的外穿服正在流行,但如此正式、标准、成套、全棉,“很睡衣”的睡衣,在现实中并不是一项普及率和使用率如此之高的装备。

 


01
《月升王国》中的睡衣
02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的睡衣

与睡衣一样总是无端端出现的,还有Anderson式的浴袍。它们几乎都长成了长款、毛绒绒、且离奇地绣着“某某酒店”的样子——好像主角们的集体癖好,就是在住酒店的时候顺手牵羊一件浴袍一样(?)如果再把印着医院名字、浴袍式的病号服也算在此项之内的话,光是《天才一族》中就有两件粉嫩的不同款。


01
《水中生活》中Steve Zissou的浴袍也是蓝色,还好不是“偷”的——绣着他的团队“Z”字样
02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的搬来暂住的表兄Kristofferson自带的浴袍
03-04
《天才一族》剧照

而另一项配饰帽子,在Anderson的电影中,仿佛把人物的所有怪癖浓缩其中(并表露无遗),让全世界都能通过他们头顶的奇怪物体,直视到这些角色的情感内核。

而说到Wes Anderson电影中的帽子,大家可能会立刻想到的是《水中生活》,不过,Zissou团队all-blue的工作服加小红帽并不是戏剧设置,而是角色原型Jacques Cousteau的真实装备——但我们不是还有《月升王国》中的同款小绿帽嘛!


01
《水中生活》剧照
02
《水中生活》的电影原型Jacques Cousteau

《月升王国》里,除了那个红衣绿帽的地理学家,主角Sam浮夸的浣熊尾巴帽,在整个童子军团的帽子中,绝对是个异类,虽然碍事、“戴着还很热”,但显眼特别——就像Sam一样。

同样,无论是《青春年少》中Max的红色贝雷帽,还是《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小狐狸Ash的袜子抢劫帽,甚至《天才一族》中Richie的网球头带……也许真的,也都代表了人物们所无法表达的、难以言喻的自己。


01-02
《月升王国》中的帽子们
03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剧照
04
《青春年少》剧照

🍿 ··· 🎪 ··· 🥁

Anderson的戏服,与他的整个电影世界是贯通的,它们没什么规则,自由且美丽。其中,总是有小小的(或大大的)细节冒出来,抖动着浑身的戏剧感,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这不是真的。

失落的旧时光,暧昧的人性,讽刺的故事……在被添上一份属于戏剧舞台的精巧和视觉诱饵之后,成了一个梦。而说得通的一场好梦,总在不停地吸引我们,去想要更接近这个虚构的世界✨

🎀

在Wes Anderson的电影中,

你还发现了什么别的「时装词条」吗?

  欢迎分享✨